【投書】華映上市19項承諾 利益輸送?財報不實?

(林亮宇 ■真亮法律事務所所長暨主持律師)

2020年8月21日臺北地檢署以財報不實罪起訴了華映公司董事等人。據報載,檢察官主張華映公司為了借中國公司閩東電機之名在陸股上市(後更名為華映科技集團,下稱CPTTG),在中國政府要求下,簽下19項承諾事項,包括CPTTG必須每年獲利10%,若有不足則由華映公司以現金補足,但這項資訊,大同、華映公司在2010年到2018年間卻隱匿未完整揭露於財報上,因此以財報不實罪起訴華映公司的董事、總經理等人。

然而,首應說明者,華映公司投資CPTTG,依當地證券監理機關要求,進行承諾事項,此等承諾事項本係依當地證券監理機關要求所作成,屬當地合規之交易條款;另因華映公司係以4家轉投資公司股權作價投資CPTTG,為避免CPTTG與持股高達75.71%之華映公司密切進行關係人交易,致華映公司同時身兼CPTTG之控制股東並控制損益,故始依當地證券監理機關要求,承諾於雙方關係人交易未降至30%以下時,即CPTTG超過70%交易皆來自華映公司時,華映公司需確保(僅限於)該4家轉投資公司之淨資產收益率不低於10%,此舉係當地證券監理機關為促使CPTTG之經營不得過度依賴華映公司,對集團公司治理之要求。且衡諸華映公司作價之4家轉投資公司,過去平均3年獲利率皆超過10%,因此訂定該10%之獲利成數已低於4家轉投資公司平均獲利率,並無過高,且該10%之獲利成數僅限於對該4家轉投資公司之淨資產要求,並不算入CPTTG嗣後取得之其他資產。甚者,本項交易完成迄2018年度止,各年度CPTTG淨資產收益率均有達標,華映公司沒有違反承諾情事,亦無任何現金補償。據報載,檢察官針對上述交易安排,並未認定華映公司有人涉及背信或非常規交易等罪,故若僅因臺北地檢署起訴林郭文艷等人,即指控其等掏空云云,顯然是錯解檢方起訴意旨,而有誤導社會大眾之嫌。

至於就所謂財報不實部分,檢察官雖以華映公司未將10%獲利率等承諾於財報揭露,作為其起訴華映公司財報不實之理由。然而,究竟公司對什麼事項有義務於財報揭露,實非單純之法律問題,而涉及會計準則,屬於會計師專業判斷之範疇。就承諾CPTTG淨資產收益率10%,未達標由華映公司以現金補足乙事(下稱業績承諾),對華映公司而言,屬或有事項。依財務會計準則公報第9號「或有事項及期後事項之處理準則」,或有損失符合下列情況之一者,公司始應於財務報表中揭露:(1)相關事項之發展「很有可能」確定在資產負債表日資產已經受損或負債已經發生者;(2)相關事項之發展「有可能」確定在資產負債表日資產已經受損或負債已經發生者。是以,若非屬「很有可能」、「有可能」發生,僅屬「極少可能」者,公司即無揭露義務。至於何謂「極少可能」,依該公報之定義為,未來事項發生或不發生之可能性非常小。國際會計準則第37號(IAS37)「負債準備、或有負債及或有資產」亦規定,「具經濟效益資源流出之可能性甚低」者非屬應予揭露之範疇。

若依上開二個會計準則建構之標準檢視華映公司之業績承諾,因華映公司作價之4家轉投資公司,過去平均3年獲利率皆超過10%,故未來獲利率低於10%之可能性可謂非常小,復以,該等公司自2009年為此交易迄至2018年止,獲利率均有達標而無負債發生,顯見會計師依其專業判斷,應該是認為該或有事項屬「極少可能」、「資源流出之可能性甚低」,故依上開會計準則規定,非屬法定應揭露事項,故未於華映公司財報揭露業績承諾等,應該是符合財務會計準則公報、國際會計準則等規定,並無任何違法,更不因此構成財報不實。 然檢察官似乎未深究上開會計準則之規定,即遽然起訴,本案重點在於上開承諾是否需揭露於財報,而有關此命題完全繫於會計準則規定,以及會計師專業判斷,除非證明華映公司董事要求會計師不得予以揭露,否則又如何追究董事之責呢?更何況,會有四大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願意做這種事,而承受與簽證公費顯然不相當的風險嗎?目前檢察官雖將華映公司董事等人起訴,然上開疑點似未能充分予以釐清,猶待將來法院審理時,能本於公正之立場辨正釐清,以免冤枉無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