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主管機關在大同案的作為是定紛止爭?還是治絲益棼?

(吳盈德   ■ 中國文化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大同公司經營權之爭在今年股東會改選董事,因公司派引用企業併購法之規定,剔除市場派表決權,引發爭議。之後,金管會以證券交易法特別背信罪移送大同負責人,並收回大同公司自辦股務之處分。經濟部在駁回大同公司的董事變更申請案後,亦核准大同市場派申請召集臨時股東會案。對於經濟部以特例作出處分,論述大同公司董事會不為召集或不能召集股東會的解釋,也引發「以惡制惡」的質疑。

持平而論,公司經營權爭奪的案件在國內外並非少見,而公司派在面對經營權爭奪時,往往會採取各種攻防措施,來化解市場派的挑戰。以大同案來看,大同公司派史無前例地以市場派股東未依企業併購法第27條第14項規定向主管機關申報持股,進而依同條第15項規定,剝奪其表決權。市場派雖表示其已依證交法第43條之1第1項向主管機關申報,但金管會公布的「證券交易法第43條之1第1項及企業併購法第27條第14項取得股權申報制度疑義問答」第1點明白指出:「任何人單獨或與其他人共同取得任一公開發行公司已發行股份總額超過10%之股份時,單獨或共同取得人均應依證交法第43條之1第1項及證交法第43條之1第1項取得股份申報辦法之規定,向主管機關申報及公告其取得股份之目的、資金來源及主管機關所規定應行申報之事項;單獨或共同取得人取得股份之目的若為併購,則應同時依企併法第27條第14項規定向主管機關申報」。

又「證券交易法第43條之1第1項及企業併購法第27條第14項初次取得股份應行申報事項申報書說明」第一點亦規定:「一、本申報係依據證券交易法第43條之1第1項及『證券交易法第43條之1第1項取得股份申報辦法』規定辦理;為併購目的而取得者,依企業併購法第27條第14項規定辦理(主旨欄應勾選依企業併購法規定辦理)。」由上述規定可知,證交法第43條之1及企併法第27條第14項係屬不同的申報義務,縱然使用同一表格,「主旨欄應勾選依企業併購法規定辦理」。從而,若市場派未依企併法第27條第14項規定向主管機關申報,則依同條第15項規定,其表決權當然受到限制。有疑問者在於,此「無表決權」究竟應由公司本身、企併法的主管機關經濟部、申報受理機關金管會或是由法院來認定,上開規定卻付之闕如。在法令無明文規定的情況下,市場派對於公司派剔除其表決權的做法如有疑義,理應透過司法途徑解決。

其次,依公司法第189條之規定,股東會之召集程序或其決議方法,違反法令或章程時,股東得自決議之日起三十日內,訴請法院撤銷其決議。基本上,若大同市場派認為6月30日召開之股東會有違法情事,即應依公司法第189條規定,於股東會決議後30日內訴請法院進行審理認定。然而,市場派卻捨棄公司法所賦予之救濟權利,逕依公司法第173條第4項規定申請自行召集股東會。由於大同公司今年6月30日的股東常會,並無任何股東依本條規定於法定期間內,提起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訴。因此,本次股東會決議即應屬有效,從而該日所選任的新任董事與大同公司間理應具有合法的委任關係。

再者,就經濟部依公司法第173條第4項核准大同市場派申請召集臨時股東會而言,公司法第173條第4項明定:「董事因股份轉讓或其他理由,致董事會不為召集或不能召集股東會時,得由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百分之三以上股份之股東,報經主管機關許可,自行召集」。依上開規定之構成要件可知,倘若股東欲以此規定向主管機關申請許可自行召集股東會,必須「董事因股份轉讓或其他理由,致董事會不為召集或不能召集股東會」,主管機關才能依法許可股東自行召集股東會。依經濟部以往的函釋,一再重申公司法第173條第4項「係從董事發生特殊重大事由之考量,以『董事因股份轉讓或其他事由』為前提要件,其意指全體董事將其持有股份全數轉讓而解任之特殊重大事由,至所稱『其他事由』亦須與本句前段『董事因股份轉讓』情形相當之事由,如董事全體辭職、全體董事經法院假處分裁定不得行使董事職權、僅剩餘一名董事無法召開董事會等情形,始有適用。」「倘公司與董事、監察人之委任關係,仍然存在,且董事會仍可行使職權時,自無公司法第173條第4項之適用」。大同公司股東會既已選出新任董事,則大同公司的董事會理應能行使職務,且客觀上亦無不能行使職務之情形,故並不符合公司法第173條第4項之要件。沒想到,此次主管機關竟以申請人公司代表人林郭文艶執行業務有重大違反法令、違法濫權,已無法期待董事會依法召集股東會等理由,核准市場派股東之申請,顯然已擴大解釋公司法第173條第4項之適用範圍。此次經濟部以特例針對公司法第173條第4項採取擴大解釋,大開方便之門的做法,是否會導致未來案例層出不窮,實在令人憂心。

從本次大同公司股東會所產生的爭議,到主管機關特例核准大同市場派申請召集臨時股東會案,可以暴露出除了我國現行公司法制仍存有不少缺失外,主管機關似乎也無法堅持中立客觀、依法行政的立場,這樣不但不能定紛止爭,只會治絲益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