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惠利率失光環 轉抱高獲利人民幣商品

今年以來肺炎疫情肆虐,加上中美貿易衝突沒完沒了,人民幣首當其衝,對美元匯率續走貶,反觀新台幣相對強勢,一來一往,使得新台幣對人民幣交叉匯率來到逾13年低點,現在兌回新台幣,最多將面臨逾二成的巨大匯損,加上大陸人行放錢救經濟,並不缺資金,影響所及,銀行人民幣優惠存款利率直直落,失去吸引力,資金持續流向獲利較高的人民幣計價基金及ETF。

根據中央銀行我國與主要貿易對手通貨之匯率統計,人民幣對新台幣交叉匯率,6月以來仍位在人民幣1元對新台幣4.2元上下的逾13年低位區間,若進場時間在人民幣高點位置的新台幣5.2228元,現在換回新台幣,匯損將高達二成以上。統計從央行在2013年2月開放人民幣業務以來,人民幣最高價為2015年9月25日的人民幣1元對新台幣5.2228元。

匯銀主管指出,3月國際美元飆高效應,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3月17日跌破人民幣7元大關,至6月中旬也尚未回到人民幣6元以下,今年以來貶值1.5%。反觀這波全球金融崩跌,新台幣卻因為本國企業海外投資資金回流台灣的支撐,新台幣對美元仍升值逾1.1%,一來一往,人民幣對新台幣交叉匯率貶幅超過2.7%。

觀察逾13年來,人民幣對新台幣交叉匯率震盪幅度大,從央行2013年2月開放外匯指定銀行(DBU)承作人民幣業務以來,期間人民幣對新台幣交叉匯率,數度漲破新台幣5元大關,最高在2015年9月25日創下人民幣1元對新台幣5.2228元。

但近年來隨大陸經濟成長放緩,加上中美貿易大戰開打,肺炎疫情爆發,人民幣快速走貶,尤其今年又有疫情衝擊,目前人民幣對新台幣交叉匯率來到逾13年低點,代表過去13年來,不論何時進場,現在換回新台幣再轉換其他外幣,全部都將面對不同程度的匯損。

根據央行公布的銀行人民幣存款餘額統計,3月全球金融市場受疫情衝擊崩跌,國際美元走強,部分法人戶及個人戶,甚至決定認賠(匯損),將人民幣轉換為新台幣或其他外幣。匯銀主管認為,近年來銀行人民幣存款餘額持續呈現下滑趨勢,原本是因為存款利率持續下調,吸引力大減,紛紛在到期後不續存,轉進其他較高收益的人民幣計價商品。現在進一步選擇退場,不顧匯損轉換至其他外幣,反應疫情引發的短期恐慌心理擴大發酵的結果。

但匯銀主管指出,「有人賣也有人買」,許多原本持有較多人民幣資產部位者,選擇停損進行減碼,調整資產配置的組合。但原本為空手者,由於人民幣目前是13年來最便宜的好價格,反而有利順勢進場進行資產多元幣別布局,掌握逢低進場的時機,畢竟人民幣長期以往朝向國際化的方向不變,勢必會成為全球最重要幣別資產之一。

央行統計至2020年4月底,外匯指定銀行(DBU)存款餘額為人民幣(下同)2,135.09億元,當月減幅創14個月最大,國際金融業分行(OBU)存款餘額325.04億元,DBU加OBU月減幅度為11個月最大。

央行官員分析,DBU存款餘額大減主要原因是保險公司匯出投資海外人民幣計價債券、電子業支付三角貿易貨款、新發行一檔人民幣債券(無到期債券)、投信發行三檔人民幣計價基金(目標到期型基金包裝為投資型保單銷售),法人及個人存款均轉進其他投資商品。OBU小幅增加,主要是台商匯回股利收入。

4月份新發行人民幣債有2.8億元,但並無債券到期,一來一往,法人戶存款淨減少,至於個人戶申購投信人民幣計價基金,金額也有8.6億元。央行官員表示,隨肺炎疫情稍緩,金融市場情勢反轉,刺激資金從存款流出,轉投入人民幣投資商品,主要還是因為人民幣存款利率持續調降的結果。

由於中國人民銀行持續擴大寬鬆放錢救經濟,人民幣資金更充裕,連帶影響國內各銀行人民幣資金需求,偏向調降優惠存款利率。央行官員強調,5月中旬銀行1、3、6、9個月及1年期定存優惠利率,最高水準各為1.5%、1.9%、2.48%、1.9%、2.0%,與4月同期相比,調降天期的幅度15~45個基本點(1個基本點是0.01個百分點),吸金力進一步弱化。

近一年銀行人民幣款餘額

但目前台灣人民幣存款餘額在離岸市場還是居第二位,僅次於香港至3月底的6,642億元,高於新加坡(每季公告)至去年底的1,180億元,以及韓國至3月底的98億元。其實近一年來國內存款餘額僅減少210億多元,代表大多數存款還是續留帳戶中,並沒有巨量移出。

群益人民幣貨幣市場基金經理人呂鴻德認為,先前中美因疫情而針鋒相對,加上貿易關係一度緊繃,且大陸在「兩會」期間,宣布通過港版國安法,一度使人民幣中間價在5月下旬創下2008年3月來新低,帶動離岸人民幣同步走貶。後市來看,隨大陸疫情趨緩,對人民幣有一定支撐作用,隨各國重啟經濟樂觀預期,美元避險情緒降溫,預料人民幣匯率將維持在一定的區間波動。

日盛中國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林邦傑指出,觀察美歐疫情趨緩,歐日提出大額財政刺激措施,強化市場對衰退高峰或已經度過之樂觀預期,大陸「兩會」雖未設定經濟成長目標,但提高預算赤字目標與貨幣供給增速而有利經濟復甦。

展望後勢,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延續與美國反制措施溫和,將避免衝擊擴散,提高通膨目標令定向寬鬆仍有進一步實施空間,有利大陸高收益債信用風險維穩,且殖利率與信用利差仍居高檔將持續吸引資金回流。

此外,根據高頻資料顯示,外資大幅增持人民幣債券,5月外資淨買入人民幣債券1,117億元,其中包括國債548億元、政策性銀行債597億元。隨美元荒緩解、美歐復工後全球風險偏好逐步恢復正常,大陸相對其他經濟體較高的利率水準,將成外資流入的重要吸引力。

台新優先順位資產抵押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尹晟龢分析,國內人民幣計價的基金,提供一般投資人更多樣化的選擇。在投資時機方面,當人民幣匯率走貶時期,對於人民幣計價基金相對有利,因為投資其他幣別的海外資產轉換成人民幣計價,可以獲取匯兌收益,進而提升人民幣計價基金的績效。

近一個多月以來,在中美貿易衝突加大下,人民幣面臨走貶壓力,人民幣計價的基金績效反而有較佳的表現。尹晟龢強調,但仍需提醒投資人的是,當人民幣匯率走升時,反應在人民幣計價的基金,也會面臨匯損壓力,所以若要投資以人民幣計價的基金,應在人民幣匯率貶值時布局,避開人民幣升值段進場,目前就屬於人民幣偏弱的好時機。

文/呂清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