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構性崩壞 台商千大逆風下的巨大挑戰

2019年美中貿易戰不停歇,使得大陸GDP成長率下滑至6.1%,對台商千大來說,更是沉重的一年,不僅交出一張難堪的成績單,同時在其中我們也嗅到一股台商千大不尋常的氣氛。這一年可能也是大型台商由多走空的開始。

整體台商千大總營收僅人民幣(下同)4兆7,903億元,較2018年的4兆8,706億元小幅衰退1.64%,不僅為2014年以來的首次營收衰退,也是台商千大排名16年來的第二次營收衰退。

千大台商營收與獲利雙重衰退

由營收取決點來看,第1千名台商的取決點由2018年的3.83億元下滑至2.60億元;第500大台商的取決點,由11.16億元下滑到10.68億元;第100大台商取決點,由76.96億元下滑到75.81億元。這三個取決點下降的數據還不是最可怕的。

更令人擔憂的是,台商千大的營收成長家數由2018年的623家,下滑到487家,創下16年以來首次營收成長家數低於五成以下新低紀錄。而再往前看,2017年台商千大成長家數高達697家,兩年的時間台商千大營收成長家數減少了210家,這意味著台商千大多數企業在中美貿易戰中失去成長的動能。

同時,本版台商千大的新增台商樣本多達1千家,然而經過濾篩選後潛在符合資格者僅剩192家,最終新進榜台商僅為49家,較2019年版的99家減少一半。這也反映出,大型台商已面臨後繼無人的窘境。

另外,若由整體台商千大的獲利總額來看,2019年稅前純益總額為1,159.37億元,較2018年的1,468.86億元大幅衰退21.07%,衰退幅度創歷年來新高,稅前純益總額則為九年來新低。有獲利的台商雖然有837家,仍然維持在八成以上,但仍低於2018年的851家;稅前純益超過1億元的僅有301家,2018年則為314家。

另值得注意的是,這不僅是2015年以來台商千大稅前純益總額第二度低於1,200億元,更是台商千大排名16年以來,首次出現稅前純益總額連續兩年衰退。這都透露出台商千大可能正面臨前所未有的結構性崩壞。我們以為這是在中美貿易戰後首要提防的台商趨勢。

在這個結構性的崩壞中,竟然發現電子業的營運風險最高。由台商千大中的電子產業、傳產製造及服務業來比較,電子製造業的入榜家數由2015年的473家,呈現連續四年的小幅下降,2019年已下降至450家,四年來減少了23家。

雖然電子製造產業營收總額占整體台商千大的比重仍然維持在最高的80.44%,顯示電子製造產業的平均營收規模持續增加;但是稅前純益總額卻由2017年的955.06億元,連續兩年下滑到2019年的494.58億元,衰退幅度達48.21%,可說是幾近腰斬。

稅前純益總額占整體台商千大的比重則由2015年的70.35%,一路下跌到42.66%,為近十年來首次電子製造產業的稅前純益總額比重滑落至五成以下。純益率則由2012年的2.98%下探至2019年的1.28%,同樣呈現腰斬。顯示大規模的電子代工量產經濟模式,在大陸的獲利性越來越差。

陸企電子業崛起 搶食台商市占

由於電子製造產業純益率的下降已經長達七年,顯示這並非中美貿易戰所造成的影響,而與大型電子業台商為大陸品牌代工有關。因為大陸品牌的代工利潤遠不及歐美品牌,從而我們相信,電子製造產業獲利率的降低與中美貿易戰最終會掛鉤在一起,必須留心這將是壓倒大型電子業台商大舉外移的最後一根稻草。

值得注意的是,陸企電子業正是在電子製造產業獲利率降低的環境下崛起,當大型台商電子業選擇離開大陸市場時,陸企電子業也會鯨吞蠶食整個市場,因此在中美貿易戰火下,大型電子製造產業台商的選擇只剩下再升級或是外移。如果什麼都不做,終將被淘汰,這是很現實的結果。

因為大陸本土電子業供應鏈,在中美貿易戰下並不會倒下反而會升級得更快。所以若選擇留在大陸市場,電子製造產業台商必須優先思考本身在產業供應鏈中所占的位置在哪裡?

傳產經考驗後表現反轉向上

不過困頓的環境中,也不會完全沒有生機。長期來看,傳產製造業由2004年入榜628家台商,在經歷與陸企競爭淘汰賽中,一路下降到2015年的422家,入榜家數達到谷底後開始反轉向上,因為存留下來的都是禁得起考驗的傳產台商。

2017年傳產製造業入榜家數回升到437家,2019年雖只有429家入榜,營收總額僅6,660.59億元,僅占台商千大營收總額的13.90%,為16年來傳產製造業占台商千大營收比重的新低。但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是,傳產製造業的稅前純益總額卻由2015年的293.86億元連續三年上升到2018年的559.20億元,2019年在中美貿易戰打擊下,稅前純益仍達509.29億元,占整體台千大稅前純益總額比重由2018年的38.28%上升到43.93%,為2011年以來的占比新高。

不僅如此,純益率更高達7.65%,創下歷史次高,僅次於200年所創下的8.08%,而2010年的高純益率完全是因2009年金融海嘯影響基期太低所形成的結果。比較電子製造業的稅前純益占比與純益率雙創42.66%、1.28%的歷史新低,傳產製造業大型台商顯然更有它的獲利方程式。

例如,台商百強前20名,傳產製造業占有16家,大勝電子製造業的四家。其中水泥建材業就占七家,再加上台塑集團旗下的福建特殊鋼也入榜,加上三家化工材料業,更合計占了11家,顯然是2019年的大贏家。其中台泥集團和遠東集團旗下又各有三家水泥子公司入榜,印證傳產製造業若適時搭上大陸「基建列車」,就有發展機會。

漳州天福茶業、克麗緹娜(中國)貿易、金蘋果(中國)、杭州頂益食品各自為茶葉、美容及保健、傳統製鞋、綜合食品,沒有一家是門檻高的產業,這四家大型台商稅前純益都超過1億元,甚至漳州天福茶業、杭州頂益食品稅前純益都超過6.4億元(約當新台幣28億元以上);且這四家台商純益率都達10%以上,獲利能力遠超過多數電子製造產業。

本版服務業台商共有121家入榜,雖然服務業台商所占比率不高,但卻是逐年增加入榜家數。尤其是121家大型服務業台商營收總額2,708.15億元,僅占整體台商千大比重5.65%;但是稅前純益總額155.50億元,卻占整體台商千大稅前純益總額比重的13.41%,顯示獲利效率高於電子製造及傳產製造。

2020台商千大營收前十大行業

回歸區域製造 成貿易戰下顯學

簡而言之,中美貿易戰最大的殺傷力,在於瓦解大陸的「世界工廠」地位,並且間接逼迫大型台商在中美兩強之間選邊站。而在2020年「後疫情時代」揭開序幕,大陸本身的經濟形勢更為惡劣,總體情勢值得留意兩岸產業共榮時代已經結束,陸、台產業的競爭將更為激烈,2019年台商千大的出現的結構性崩壞,也可說是台商千大未來榮枯的一個分水嶺。

總體形勢上或不利於大型台商發展,但個別產業上傳產製造強於電子製造,「基建型」產業和服務產業台商抬頭,也可以解讀為內需型產業比出產業更吃香。這個基本態勢,是大型台商必須正視且須面對的趨勢。

受制中美貿易戰,美國品牌客戶要求輸美產品外移到其他第三地,對大型台商來說「回歸區域製造」,是一項顯學。但是要生產外移的比例,尺度需要審慎拿捏。我們必須提醒,一旦選擇撤離中國大陸,那麼就再沒有回到大陸市場的機會。因為除了在晶圓代工領域,大陸本土半導體企業還沒有和台灣競爭的能力外,其他電子製造產業大陸企業處處都有台商的勁敵。只要大型電子製造業台商退出大陸市場,必有陸企隨時取而代之。

若要繼續留在大陸發展,則需要優先認清自身在整體產業價值鏈的位置,如果價值鏈所在的位階夠高,大陸仍然是很好的標的市場;反之,移動到東協地區製造成本的美好光景也有限。對電子製造業而言,顯然要對「高科技」重新定義,因為你所擁有的能力,如果競爭者眾,那麼就不算是什麼電子高科技能力了。

文/劉任(中華徵信所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