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美角力與新台商

中美貿易戰從2018年一路打了一年多都還未完,2020年庚子年甫一開場,全球又爆出新冠肺炎的百年疫災,世界瞬間大亂,全球受到重創的產業不計可數,人心惶惶不安。身居疫情爆發中心的中國大陸,雖然率先邁出復甦步伐,但前有提振經濟的壓力,後有中美角力升溫及二次疫情的壓力,巨龍騰飛何易?台商值此未知時刻,或許是最壞年代,也可能是最好年代。

2019年底,武漢出現幾例不明肺炎,誰都未能料到,竟至成為2020年影響全球的黑天鵝事件。

病例發現之初,即便當地眼科醫生李文亮警覺病症並不單純,但時值湖北的地方「兩會」召開期間,當地公安部門與官僚以「維穩」為名,怠職並瞞報。原本可控的疫情,隨著打工群眾春運返鄉迅速蔓延,不僅大陸各地淪陷,更進一步擴散到全球。

1月23日,農曆除夕前一日的深夜,疫情爆發核心的武漢宣布當日10點起封城,受影響的不僅是城內1,100萬的武漢市民,汽車重鎮、電子製造業重點城市的武漢一停擺,大陸經濟引擎幾乎熄火。

2月疫情快速爆發期間,除湖北外尚有多省宣布「封省」,另有80多個城市提高防疫級別,宣告進入「封城」狀態,貨出不去、人也進不來。不過武漢的封城「犧牲」,換來大陸疫情擴散漸止。進入3月,多個省市逐步解封,而武漢在歷76天的封城之後,4月8日也正式解封。

然在大陸疫情趨緩之際,疫情卻轉向美國、義大利、西班牙等歐美各國,幾乎全球經濟活動都宣告暫停。截至6月中旬本文截稿時,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匯總的數據,全球確診數升至820萬人,逾44萬人染疫身故。不僅如此,中美兩國恐還將爆發二次疫情,「防疫常態化」成為全球接下來共譜的新篇章。

疫情再度撕裂中美關係

疫情掀起的另一個蝴蝶效應,就是中美關係再度惡化。中國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總統川普在1月15日簽署中美首階段經貿協議,並在2月15日生效。不料疫情突襲G2重創經濟,美國加大力度抨擊大陸,且這回更將矛頭直指大陸當前發展重心的科技產業,兩國關係劍拔弩張。

美國打擊首要標的仍是大陸5G指標企業華為,美國自2018年以來陸續在市場、司法、國際、供應鏈等層面上重擊華為,雖有效掐住其咽喉,包括2019年5月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等,卻也導致美企在內的全球供應體大亂。

將華為列入黑名單一年之後,美國再出殺招,2020年5月15日公告,要升級禁令阻斷華為藉由海外企業使用美國技術,欲以當前的技術優勢徹底封死華為供應鏈裡難以替代的晶片領域。此外,川普同時施壓美企,強調要用新稅收等方式,讓美企供應鏈全面從大陸撤回美國,持續高舉「去中國化」的大旗。

升級版禁令一出再度讓全球半導體、電子產業格局驟變,對台企影響巨大。除了華為晶片設計廠海思恐將因美國禁令而勢微,聯發科等業者渴望迎來更上一層樓的機會。另一方面,中美壁壘分明,台灣的電子產業布局也可能得做出切割,台灣半導體龍頭台積電「被迫」赴美設5奈米晶圓廠正是一例。

而中美間的爭執除了甩鍋疫情起源、升級華為禁令之外,大陸全國人大在5月28日表決通過「港版國安法」決定草案,更讓兩國關係雪上加霜。川普宣稱這代表的是「一國一制」,揚言取消香港特殊優惠地位。更有甚者,川普還繼續上綱到「人員禁令」,表示不排除對大陸和香港官員祭出金融制裁或取消其赴美簽證,並禁止具解放軍背景的大陸學生和研究人員入境等。

突如其來的疫情,也打亂台商在內所有企業的布局計畫。外貿協會上海代表處首席代表張企申表示,疫情剛發生的2、3月間,由於訂單大幅縮減,民眾出行減少與消費滑落,台商多半以輪休、無薪假、減薪應對。4月後疫情擴散至海外,情況仍未好轉,台商只好降低成本支出,部分企業開始裁員或減少招工。

疫情之初,多數業者都採取「軟性裁員」方式,因為工廠根本沒訂單、直接裁員又怕當地政府關切,就給員工人民幣(下同)1,600元最低月薪,要求員工每天進公司打卡上班。但1,600元月薪根本及不上江浙一帶的物價,員工每天綁在工廠也無法去找尋其他工作機會,多數員工因此自動選擇離職。

張企申分析,服裝、製鞋業者等外銷型台商受疫情影響最重,遠超過電子業。因為歐美市場奢侈品、運動品牌大戶消費大跌,訂單大幅減少,業者無工可做,甚至還有工廠一周是「做一休四」。

不同業別 不同景況

疫情與中美貿易戰帶來的加乘衝擊,讓台商經營面臨更大難題。但不同業別各自迥異的生態背景,有的飽受打擊、生存維艱,也有的企業反而逆勢突起。

製造業:

專營定製化模具開發的台商「隱形冠軍」-勛龍汽車輕量化應用有限公司來說,非但未受疫情影響,反而農曆年後訂單應接不暇、產線不減反增,幾乎每天24小時加班趕工。勛龍行政總裁林萬益稱,生意之所以未受影響,主要是諸多競爭對手勞力短缺? 備料不足,產能無法回到正軌,勛龍意外賺到「轉單財」,訂單較上年同期暴增約五成。

林萬益稱,該公司核心理念就是「差異化競爭」,他在技術門檻相對較高的熱壓模具領域投入多年,現在從前端的分析設計,到檢測、生產已能形成一條龍獨立完成,其專業核心技術和完整的供應鏈合作廠家,也成為該公司在疫情下突圍的關鍵。

傳產業:

台灣的扣件產業在全球擁有重要地位,經濟部統計,2019年光是螺絲螺帽的出口金額就高達新台幣1,456億元,為台灣賺進大量外匯。金屬工業研究發展中心資深產業分析師紀翔瀛表示,事實上2019年下半年起,全球景氣下滑影響歐美客戶訂單,已對扣件產業造成衝擊。未料2020年再加上疫情,「歐美根本沒訂單」,產業幾乎全線停擺。他表示,雖然扣件業還沒有到倒閉關廠的地步,但多數都在苦撐,部分也在採取無薪假。至於訂單何時回籠,誰也說不清。

新創業:

擁有美國學歷、大陸創業背景的零一零科技總經理黃適文表示,自己在2015年「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雙創」熱潮時,抱持憧憬前往。不過隨著雙創熱潮消退,近兩年包含他在內,已有愈來愈多台青選擇回台灣。他認為,疫情爆發後,將激化新創公司愈加艱困,台灣青年要在人才濟濟的大陸市場脫穎而出更不容易,再加上兩岸價值觀不同等因素影響,恐有更多大陸台青將面臨轉業挑戰,甚至是失業打擊。

世界危局下 台商如何因應變通

中美紛爭的後續影響可能遠較疫情深遠。張企申表示,歐美業者開始要求中下游供應商轉移到第三地,目前越南是首選。歐盟2019年與越南簽署自由貿易協定(EVFTA),未來協議全面生效後,歐盟將消除對越南進口商品99.2%的關稅,相當於越南對歐盟出口金額的99.7%,幾乎等於是全面零關稅。加上越南出口美國亦有關稅優惠,也讓越南更具吸引力。

工業總會祕書長蔡練生表示,面對疫情與中美紛爭,台商過去大陸生產再出口到美國的道路,因美方對陸產品加徵高關稅,走不通了。因此台商台企必須因應變局做出調整,不是鮭魚返鄉回到台灣,不然就是往「新南向」發展。

蔡練生稱,目前大陸仍是台商最大的製造生產基地,不少台商還在觀望,撤回台灣的仍屬少數。尤其台商大企業撤離大陸的更是相對較少,因為這些業者本就有全球化布局,因此只需調整大陸廠的訂單,做好轉單就可。譬如過去從大陸出口到美國的,如今改由台灣廠或越南廠出口到美國,大陸廠可以改為出口到其他地方,不需要全面撤離。

至於中小企業,不少業者是依附大廠,大廠若是仍在觀望或是未提出遷廠要求,這些中小業者也選擇維持現狀。蔡練生指出,若與其他新南向國家相比,大陸的投資環境仍略勝一籌。雖然近年台商常抱怨中國經營成本攀升,加上「五險一金」、環保要求提高等問題,但總體來看,大陸的基礎建設相對完善、行政效率較高,政策方面也能靈活調整。若非不得已,大陸廠無須全數遷離。

風險一:選邊站

隨著中美角力進入延長賽,另一項隱然成形的危機,則是企業在多個市場通吃布局的空間遭到限縮,被迫要選邊站隊。台灣半導體龍頭台積電「被迫」赴美設立5奈米晶圓廠正是一例。這情況並非限於台商,凡是所有想在大陸市場發展的企業都面臨此等壓力。

譬如,前香港特首、現任大陸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2020年5月底曾公開發文,直接點名「提醒」在香港起家的英商滙豐銀行,還未表態支持「港版國安法」。梁振英講的明白,滙豐的利潤主要來自大陸,「不能一邊賺中國的錢,一邊做傷害中國主權和人民感情的事」。這背後的意涵很清楚,企業在「市場」和「價值觀」中能擇其一,沒有模糊空間。

中經院經濟法制研究中心副主任顏慧欣分析,之所以出現這種壁壘分明的情況,和中美間從貿易戰打到金融戰、科技戰有關。從美國對華為全面圍堵可發現,美國從前端的設計,到後端的生產與封裝測試雙面夾攻。就連軟體應用上,美國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後,亦無法使用谷歌(Google)的應用系統,幾乎等於封死華為手機在海外市場的道路。

顏慧欣表示,對大陸來說,此刻無法利用美國技術又還未能自主研發之前,台廠和韓廠自然成為重要的替代與支援對象。但大陸在建立自身戰略核心產業的同時,又要避免關鍵技術被他人把持,本地化、「去美化」成趨勢。

在此脈絡下,產業反映已感受到「落籍」大陸的壓力,也就是過往研發放在台灣、僅在大陸生產的模式恐將行不通,必須「在地化」、「成為自己人」才能確保安全可控。顏慧欣強調,中美間的防火牆愈築愈高,產業鏈一旦選邊押寶任何一方,「就很難回頭了」,必須及早思考因應之道。

風險二:留下來或走出去?

岳豐集團董事長、大陸台企聯常務副會長葉春榮表示,目前有八成的業務都在美國,未來勢必要調整業務重點和生產基地,分散到歐洲、中國大陸、東南亞。不僅如此,他還加速回台步伐,未來台灣將有兩個工廠。

研華執行董事何春盛則認為,過去台商在成本考量下,把太多的生產工廠放在大陸,如今國際與兩岸情勢丕變,必須適當分散市場和生產基地。以台商赴美設廠來說,對戰略性敏感高的業者來講,這不僅是企業風險問題,甚至攸關企業生命。他認為,在疫情與中美紛爭下,未來供應鏈、市場都將走向碎片化,即便生產成本增加,也必須走向生產分散、市場分散一途。

但也有業者選擇保留資源,守成為上。紀翔瀛表示,以扣件業者來說,此時前往第三地投資的反而是少數。再者,「發生事情的時候,還是家裡最可靠」,即便不少產業先後前進越南,「但當你訂單不穩時,當地政府不會和你同舟共濟」,企業反而立刻面臨存亡危機。

中美、疫情干擾常態化的下一步

張企申直言:「我看壞未來三年。」除了中美貿易戰,全球這次疫情衝擊太大,勢必會激化保護主義。和2008年金融海嘯不同的是,當時全球還可依賴大陸灑錢4兆元,如今時空轉變,大陸同樣因內外壓力焦頭爛額,各國只能謹慎行事、自求多福。

何春勝則稱,過去台商以代工、成本為考量的經營模式已出現瓶頸,必須有所轉變。這次危機正好也可讓台商思考,如何提升附加價值與創新能力。

文/黃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