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和義大利的企業已做好應對新冠疫情衝擊的準備嗎?

2020年第二季度有可能迎來前所未有的挑戰,而科法斯(Coface)現在有充分的理由認為,經濟復甦之路也將是漫長而艱難的。儘管當前已實行延期收稅、流動性擔保等緩解措施,許多企業仍然難以擺脫困境。

根據科法斯的預測,西班牙和義大利將進入受新冠疫情 (COVID-19) 影響最嚴重的經濟體之列,預計2020年經濟增長率將分別下滑12.8%和13.6%。預計到2021年,西班牙和義大利的企業破產數量將在2019年的基礎上分別增加22%和37%。科法斯預測,2021年西班牙和義大利的GDP分別會有10.2%和8.9%的反彈,但仍比2019 年的水準低3.9%和5.9%。

義大利瀕臨破產的僵屍企業日益增多

為了評估GDP下滑對企業資產負債表的潛在影響,科法斯利用西班牙和義大利的央行資料類比了企業償債能力的發展演變,這些資料反映了不同行業和企業規模間的差異。

利率已經降至極低的水準,而企業依舊陷入過度負債的困境,這與私人投資的低迷脫不開關係。因此,新冠疫情可能會對一個國家的經濟增長潛力造成持久的下行壓力,從而加速歐元區的“日本化”。

考慮到這一點,應該更細緻地分析西班牙企業和義大利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審視南歐企業在債務和流動性方面的分配情況應有助於確定企業運營的薄弱之處。

西班牙企業和義大利企業當前的財務狀況比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前夕的狀況要好。自上述危機以後,西班牙企業已經將自身債務比例大幅削減了20個百分點,並在2019年第三季度降至其資產的37%。義大利企業的改善程度不如西班牙,但與 2011年第四季度59%的峰值相比,其財務狀況也有所好轉。義大利企業的負債率高達50%,是目前歐洲主要經濟體中負債最多的國家。

融資和投資之間日益失衡的關係或可為義大利普遍存在的“僵屍”企業作出註解,這些企業負債累累,而且難以為繼。

風險行業:汽車、建築和零售

科法斯認為,企業的抗風險能力因其所在行業和自身規模而異,不僅要考慮所受衝擊的強度,還要考慮其在疫情爆發前資產負債表的脆弱程度。

主要汽車製造商可能會因習慣性的低流動性陷入困境:截至2018年底,義大利汽車製造商的現金儲備僅占銷售額的2.7%,西班牙的同期數據僅為0.5%。

槓桿率高、預期利息覆蓋率低的零售業和建築業似乎尤為脆弱,義大利的小型紡織企業亦是如此。

科法斯發現,未來可能有越來越多的義大利企業面臨破產的風險。形成這一局面的原因主要是初始現金流較低、盈利能力較低以及成本調整較慢。在這種情況下,許多企業只能依靠不斷舉債來維持生存。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