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安聯全球老年年金報告》台灣排第19名

安聯依據其專有的年金係數-安聯年金指標(API),針對全世界的退休制度進行分析,發表了首期《全球老年年金報告》。此指標使用簡單的邏輯:從人口和財政等先決條件開始分析,再沿循兩個決定性方向 (即永續性和適足性),進而研究各個退休制度。也就是說,此項指標是以三個基本要素為基礎,運用共計30個參數,評分範圍從1到7,其中1分為最高分數。API將70個被分析的國家,各別評予1至7分,得分數即顯示各國的退休制度全貌。

「近年來人口與退休政策均被其他的政策所排擠,首先是氣候變遷,再來就是現在的新冠肺炎。」安聯首席經濟學家Ludovic Subran表示,「然而,若放任人口問題不管,所引發的後續變化則很快就會浮現。化解迫在眉睫的老年年金危機、維護世代的傳承與公平性,對於建設一個兼具包容與彈性的社會,至關重要。」

人口結構最顯著的急遽變化就是全球高齡人口扶養比 的飆升:至2050年將攀高77%至25%,這是自1950年以來,近70年中最快的速度。在許多新興經濟體中,此一比率在未來三十年內,將暴增一倍以上;也就是說,不用一半的時間就會「超歐趕美」發展至此高點。這狀況在中國尤其明顯,此比例可望從17%高漲到44%。對於工業化國家而言,此比例的絕對水平,則是引發關切的主要原因,例如,西歐升至51%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API的第一個支撐點,亦稱之為起點,結合了人口變化和公共財務狀況 (財務盈餘) ,便反映出了這種現象。毫不意外的,許多非洲新興國家得分頗高,原因即在於人口年輕,財政赤字和債務也相對較低。另一方面,許多歐洲國家如義大利和葡萄牙,則表現不佳:人口老化加上負債累累。「對於大多數工業化國家而言,蘇格蘭的諷刺笑話倒是頗為適用:若要建立一個穩定的退休制度,絕對不能從咱們這裡開始。」本報告作者 Michaela Grimm 說:「何況上述還是新冠病毒、以及其所引爆的新債務海嘯之前的情況。面對現今危機的各種後遺症,我們必須加倍努力改革年金制度。以往的財務盈餘永遠不再可期。」

API的第二個支撐點是永續性,用來衡量退休制度如何應對人口的變化:穩定機制是否存在?或者當貢獻人數減少而受益人數不斷增加時,系統是否崩潰?在這種框架下,退休年齡便成為一個重要的槓桿因素。在1950年代,生活於亞洲平均65歲的男性,退休後可望續活8.9年(女性10.3年)。現在,平均65歲退休的享壽年限,女性為17.8年,男性為15.2年,此數字預計於2050年將分別增長至19.9年(女性)和17.5年(男性)。可想而知,工作壽命與退休時間的相對比率會顯著下降。因此,一些包括荷蘭在內的國家,便以調整法定的退休年齡、或增加年金福利,因應預期的壽命延長。比起那些延遲退休仍屬禁忌的國家而言,當然這些國家的退休制度更可永續。

API的第三個支撐點則是針對退休制度的適足性進行評估,質疑其能否提供適足的老年生活水平。重要的槓桿因素為一、覆蓋率-即退休制度所涵蓋的工作年齡人口,與退休年齡人口的比重是多少?二、福利比率-即退休金請領者平均可以領取多少錢 (以平均收入計算)?三、基金提存制的老年保障 (capital-funded old age provision),和其他收入來源是否存在。總體來說,適足性支撐點(3.7)的平均分數略優於永續性支撐點(4.0)。這代表大多數的制度,仍然重視當前退休金請領者的福利,多過未來世代的納稅人和社會貢獻者。適足性排名前面的國家,則多是擁有優渥的國民年金體系(如奧地利或義大利),或有雄厚基金提存制的第二和第三項支撐因素 (如紐西蘭或荷蘭)。

然而,在利率持續走低的時刻,提存制的退休方案面臨著越來越大的壓力。 新冠肺炎疫情不但重創殖利率也加劇了此一趨勢。「低收益環境迫使退休基金和壽險公司尋求非傳統性的資產類別。」安聯集團的環球退休解決方案 (global retirement proposition at Allianz SE) 負責人Cameron Jovanovic表示,此等另類方案可令福利提供者獲得與其投資組合期限匹配的流動性溢價。另一個策略是已減少風險取代追逐收益,這就是為什麼長年期交換合約、年金風險轉移和創意性的再保險設置,成為優化退休基金和保險公司承擔風險的手段。

將API三個支撐點的得分加總,結果顯示:瑞典、比利時和丹麥的退休制度為全球最佳。台灣排名第19,是中國以外唯一進入前20名的亞洲國家。以永續性和適足性來說,在20個最佳地區裡,台灣也是少數幾個於這兩項子類別都表現優異的市場之一,名列15。若退休制度能夠更具廣泛的覆蓋性、退休年齡與預期壽命的發展連結,將有助於使年金體系更具備人口統計學上的意義。台灣無法名列前茅就是因為人口快速老化,令它在總體排名之起點名列倒數第10。台灣已經沒有多少餘裕推延年金的改革了。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