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法斯預估 香港將面臨連續兩年的經濟萎縮

預測2020年香港GDP成長-0.5% 科法斯風險評估:A3 (良好)

香港GDP萎縮的勢頭將持續,在2019年第四季度,由於內外部均表現不佳,增長率較去年同期低-2.9%(與上季相比負成長-0.4%)。這使其2019年的總體增速僅為-1.2%,是金融危機以來首次陷入萎縮。外圍環境下,中美貿易戰導致商品再出口承壓。貿易及物流占香港就業及GDP的很大比例,與金融服務、旅遊及專業服務並列,被視為四大“支柱產業”之一。內部環境下,反政府抗議活動拖累商業及消費者信心,導致內部消費及投資轉弱。其結果是訪港旅客人數大幅下降。

雪上加霜的是,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進一步加劇了現有憂慮,我們預計疫情將導致至少多一個季度的經濟活動極度疲軟,在整個2020年上半年,香港仍將承受壓力。在缺乏大規模政策對應的情況下,這對2020年的前景來說不是好兆頭。我們已將GDP預測從0%調降至-0.5%,意味著香港將連續2年經濟萎縮。

原因

貿易萎縮:自2019年初以來,美中貿易戰一直在拖累再出口行業。2019年出口同比平均下降4.6%,第四季度同比-2.6%,低於第三季度的-6.9%,這得益於12月中期中美“第一階段”協議帶來的樂觀情緒,以及較為有利的基數效應。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的數據顯示,中國對美出口平均關稅仍維持在19%,高於貿易戰爆發前的3%。這意味著,儘管市場情緒出現了短暫改善,但外部市場目前的壓力將繼續存在。

投資萎縮:固定資本形成總值繼續大幅下降,第四季度年同比為-16.2%,相比第三季度-15.2%的年同比進一步下滑。貿易活動下滑和中美貿易戰不確定性的影響對商業信心造成了雙重打擊。2020年1月23日香港將COVID-19病毒重新分類為“乙類”疾病(與SARS的嚴重程度相同) 之後,恐慌情緒在香港蔓延開來,這使得自去年12月公布數據以來所觀察到的改善(商業信心指數從11月的38.5升至1月的46.8) 稍縱即逝。

私人消費仍受制於抗議活動:占GDP65%以上的民間消費在第四季度同比下降3.0%,與上一季度同比下降3.3%基本持平。基本可歸咎於抗議活動造成的破壞,零售銷售額在下半年年同比驟降20%(2019全年降幅-11.34%)。訪港遊客—旅遊業占服務出口總額的32%,其中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占此項消費的大多數,但這一比例在2019年大幅下降,同比下降了14.2%,這一趨勢還將繼續,原因是受制於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帶來的旅遊限制。初步數據顯示,1月來自中國大陸的訪港遊客數量大降54%,為252萬人,這是自SARS疫情以來的最低值。跨境列車服務已暫停,每月影響近900萬旅客,航班班次減少了一半。珠寶和手錶等受遊客歡迎的行業 (占零售總額的17%) 大受衝擊,12月份銷售額同比下降36.7%。儘管最近幾周抗議活動已經暫停,但鑒於最近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限制了旅遊業,令國內消費者選擇留在家中,我們預計零售額仍將延續收縮勢頭。

貨幣和財政刺激: 香港設有貨幣發行局,因此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 無法實施主權貨幣政策。不過,由於銀行間市場流動性過剩,以致美國聯準會降息也未能發揮剌激作用,進而限制了經濟增長的上行空間。財政政策方面,特首林鄭月娥宣布了250億港元的財政刺激方案 (32億美元,占GDP的0.9%) 。這些財政措施針對的是受抗議衝擊最大的行業,但力度可能尚不足以抵消日益增大的壓力。

風險

增長放緩,通縮局面:在缺乏更有效的財政刺激措施的情況下,我們預計香港經濟增長將連續第二年萎縮,尤其是如果經濟活動疲軟導致通縮預期,將加速四大支柱產業的企業撤離香港。香港由一個高通膨的經濟體,轉變為2003年平均通膨率為-2.6%,2002年為-3.1%的局面。然而,與2003年不同的是,香港將更難從迄今為止持續時間最長的衰退中復甦,因為中國經濟增速結構性趨緩,導致其上行動能更加不足。

目前未見緩解:過去6個月受抗議活動影響的行業,其狀況到2020年上半年將不會得到緩解。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進一步抑制了市場情緒和需求,因為許多家庭會盡量減少外出時間,避免在商業區等擁擠區域停留。基於這個原因,我們預計運輸 (航空、貨運) 、零售 (消費品、奢侈品) 和服務 (餐飲、酒店) 等行業的財務表現會更加疲弱。在2019年前11個月裡,相比2018年同期,企業破產數增長了10%,在3月達到20,646例的峰值。

預算壓力平添主權風險:本財政年度香港宣布預算報收3%赤字,這是2009年以來首次出現。不過政府仍有回旋餘地,因為外匯儲備規模依然龐大,超過20個月的支出。但是,政府不願透過額外的財政刺激措施,表明其擔心此舉可能會引發評級機構的進一步行動。惠譽在2019年9月抗議活動最激烈的時候下調了香港的評級,穆迪在2020年1月亦步亦趨。在正常情況下,考慮到外部衝擊的規模,暫時擴大財政赤字不太可能導致嚴重的混亂。而政府未能採取行動反映了人們對政府無力解決問題的擔憂(抗議活動突顯了這一點),這些問題已經挫傷了投資者情緒,更表明林鄭月娥可能沒有足夠的政治資本來推動更大規模的刺激方案。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