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也是轉機 油金蓄勢待發

2020全球經濟展望好轉,有望帶動石油需求,推升油價;另中美貿易談判的不按牌理出牌,加上脫歐等政局變數,也讓市場資金轉進黃金避險,金價有望挑戰1,600美元大關。

2019年中美貿易爭端起伏與全球經濟成長減速威脅,令新興市場在2019年遭受波及,隨著兩大風險在2019年稍晚曙光乍現,加上央行寬鬆貨幣刺激,2020年新興市場與全球經濟可望持續走在復甦軌道。專家審慎樂觀預期2020年油價將溫和上揚,而金價可望挑戰每盎司1,600美元大關。

新興市場領軍‧巴西印度看旺

貿易前景不確定性緩和與寬鬆貨幣政策,將是影響2020年經濟的關鍵因素。摩根大通全球研究預估,2020年新興市場國內生產毛額(GDP)將擴張4.2%。大陸以及與大陸供應鏈密切相關的經濟體,將率先帶動經濟上揚,不過2020年新興市場的主要成長力道,將來自巴西、印度、土耳其與墨西哥等國家。

摩根大通經濟學家佛洛里(Michael Feroli)指出:「消費者持續打開荷包,將繼續成為2020年需求成長的主力部隊。」

印度過去的政策可望創造良性成長循環,摩根士丹利預測印度2020年經濟可望成長6.3%,2021年再擴張6.8%,表現將明顯較2019年好轉;預期印度2019年經濟僅上升5%。專家預期2020年巴西經濟將加速成長,依據歷史經驗,低利率通常能刺激消費和投資。摩根士丹利將巴西2020年的GDP成長率上修至2.2%,2021年可望加速至3.1%。

貿易緊張與關稅讓許多新興市場資產在2019年遭遇逆風,隨著2020年全球經濟展望好轉,新興市場投資前景可期。摩根大通全球股票策略師馬蒂卡(Mislav Matejka)指出,全球製造業復甦、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新興市場股市受惠最大。

油價緩步爬升‧黃金續綻光芒

2019年油市走勢先揚後挫,中美貿易戰引發全球經濟衰退憂慮,抵消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和非OPEC產油國的減產效力。隨著2020年全球經濟展望逐漸好轉,可望帶動石油需求上揚,並給予油價支撐。

專家預期2020年上半年油價可望維持上升格局,但下半年可能進入修正。激勵上半年油價上漲的因素包括全球經濟展望轉趨明朗、原油供給緊俏,以及地緣政治風險。自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後,市場便樂觀預期2020年全球經濟將回復穩定,進而提振全球石油需求,和拉抬油價。

OPEC與俄羅斯等產油大國(合稱OPEC+)在2019年12月初同意擴大減產,2020年第一季每日再減產50萬桶,加上原先同意的每日減產120萬桶,減產幅度擴大至每日170萬桶。

而且OPEC最大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將維持每日40萬桶的自願減產幅度。若其他OPEC會員國遵守減產協議,實際減產量將在每日210萬桶。2020年油價下行風險的因素包括大陸石油需求降低、中美貿易緊張升溫,和全球原油庫存攀升。

大陸積極充實戰略儲油(SPR),加上煉油產能大幅提升,使得2019年的原油進口量大增。分析師預期大陸可能在2020年下半年減緩購油速度。再者,若是全球經濟展望惡化,皆不利油價走勢。

國際能源總署(IEA)在報告中預測,2020年第一季全球原油庫存將攀升。倘若原油庫存攀升在下半年加速,可能抵消OPEC擴大減產對油價的提振力道。在OPEC擴大減產後,投行紛紛上修國際原油均價預測。摩根大通預估2020年西德州原油的均價為每桶60美元,布蘭特原油為每桶64.5美元。

高盛亦認為OPEC擴大減產有助平衡油市供需,故將2020年西德州與布蘭特原油的均價,分別上修至每桶58.5美元與63美元。

2019年中美貿易戰和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推升黃金避險需求。金價一度在2019年9月攀升至每盎司1,555美元的6年高點,直到年末貿易戰與脫歐情勢轉趨明朗,才稍見拉回。2019年金價全年勁升18.9%,寫下2010年以來最佳表現。

展望2020年金價走勢,隨著美元走軟和全球央行寬鬆政策延續,金價將繼續綻放光芒。高盛預期,金價可望在2020年挑戰每盎司1,600美元大關。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