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溫和走貶 歐元難甩頹勢

市場普遍預期全球央行持續寬鬆,但在歐洲央行及英國央行換上新總裁後,其政策方向也成關注焦點;另外甫開年就造成全球緊張的中東局勢,意外推升疲弱的日幣轉強。

繼2019年全球央行大吹降息風後,外界普遍認定歐美等主要國家央行今年繼續寬鬆貨幣,但各央行面對問題互有不同,即使整體貨幣政策方向一致,其政策取向對匯市也會產生不同影響。目前華爾街幾乎全預期美元走貶,歐元繼續有氣無力,這將有利新興市場貨幣表現。

通膨主導決策‧歐英換新舵手

聯準會(Fed)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去年底說,只要美國經濟或通膨情況沒出現持續重大變化,即保持貨幣政策立場不變。但專家擔心Fed今年面對首要挑戰,是近期商品與服務等價格持續上漲造成通膨壓力。

Bannockburn首席市場策略師錢德勒(Marc Chandler)預期,美國今年CPI將年增2.5%或2.6%,超過Fed通膨率2%目標。儘管Fed有意以長期平均通膨率為目標,不再以2%為絕對值做為貨幣政策決議的依據,但他認為市場對此根本不在乎,並繼續對Fed政策預期做過度反應。

目前市場預期Fed按兵不動,但接下來要有所行動時,其可能是降息救經濟而不是升息對抗通膨。對於決定Fed貨幣政策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裡有4位委員今年將被更換,市場認為從更替的新舊委員立場來看,FOMC立場可能更傾向鴿派。

歐洲央行(ECB)去年底已由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擔任新總裁,英國央行新總裁貝利(Andrew Bailey)將於3月上任。目前市場極想知道這兩位新總裁的立場是鷹派還是鴿派,以了解歐英央行會否改變政策方向。

拉加德一直強調自己不屬鴿也不屬鷹,而希望是貓頭鷹,因為牠在動物界中相當聰明靈活。向來最愛戴圍巾出席公共場會的她強調有自己行事風格。她講話方式跟前任德拉吉(Mario Draghi)不同。外界認為也許以後大家要透過觀察其圍巾花紋與顏色的變化,來揣測其政策態度是否有轉變。

拉加德去年底說,希望元月開始全盤檢討ECB政策,然後年底完成。這是ECB自2003年來首次檢討。她強調ECB已準備好調整「其所有政策工具」。目前市場普遍預期ECB今年會繼續維持負利率政策。

英國脫歐後成為BOE自2016年公投脫歐以來所面對重要挑戰。但部份BOE高層近期以物價溫和,與英國經濟展望疲弱為由提出有降息需要。BOE在2018年8月升息1碼至0.75%後即按兵不動到現在。

瑞典放棄負利‧避險轉進日圓

歐日等多國央行堅持負利率政策,但始終無法達成振興經濟效果。全球首推負利率政策的瑞典央行12月宣布,把主要附買回利率從負0.25%調升至0.00%,放棄5年來負利率實驗。瑞典央行堅持通膨率必須達2%目標後才結束負利率,但瑞典11月通膨年率從10月1.6%上升至1.8%,外界認為未來2年內也無法達標。結果央行仍決定在12月放棄負利率。

投資銀行界幾乎預期今年美元走貶。因為全球經濟憂慮減緩降低美元等避險資產需求,增加投資人尋求像新興市場資產等報酬較高的風險性資產。鋒裕匯理全球外匯部負責人柯因(Andreas Koenig)指出,投資界對美元走貶持相同看法情況讓他非常意外。因為Fed目前基準利率仍達1.75%而遠勝許多主要國家。

去年歐元兌美元匯率區間波動幅度創歐元1999年面世來最低。在歐洲經濟積弱與政治紛亂下,今年區間波幅會繼續狹窄而顯得有氣無力。路孚特調查預估年底歐元匯率預測均值僅1.15美元,跟去年低相較,歐元升值空間不大。

英國元月底脫歐後被視為利空出盡,市場開始看好英鎊將走強。CNBC報導,Cribstone創辦人哈利斯(Michael Harris)認為投資人會對英國長期經濟潛能重新估值,讓英鎊兌美元可能升值至1.55美元到1.75美元之間。

馬特切夫認為美元轉弱讓新興市場成最大受惠者。只要新興市場尤其亞洲股匯拉回,都是投資人進場時機。去年底日圓匯率走弱,主要是市場預期全球景氣復甦而降低避險需求。但中東局勢才剛踏入2020年即因美軍空襲伊拉克機場而緊張起來,日圓立即轉強。今年面對中東與美國大選等各種政經風險,外界認為日圓仍會發揮其避險功能。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