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先蹲後跳 緊盯政局風險

國際貨幣組織對2020經濟展望樂觀,預期有3.4%成長率,惟多位專家提醒貿易戰懸而未決、美總統大選以及英脫歐後的衝擊,都將牽動全球神經。

2019年在貿易戰升溫與英國脫歐不確定性懸而未決下,全球經濟明顯走疲,不過在各國央行適時貨幣政策轉向寬鬆護航下,全球金融市場熱呼呼,尤其股市迭創新高。展望2020年,專家預估全球經濟成長可望回穩,但在美國總統大選等政治烏雲籠罩、地緣政治因素、氣候變遷與數位轉型挑戰升高的情況下,全球財經前景依然詭譎多變。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報告中較為樂觀,預估2020年全球經濟可望成長3.4%,但該機構仍警告須留意「同步放緩與復甦不確定」的風險。

金融影響降低‧政治衝擊擴大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甚至預估,全球2020年經濟成長將降至2.9%,增速恐創下2009年金融危機以來最低。OECD指出,各國必須針對數位經濟等挑戰做出有效回應,僅依賴央行一味寬鬆無法全面拉抬經濟。

儘管中美貿易大戰暫時休兵,雙方宣布達成首階段貿易協議,但美國先前加徵關稅依然存在,而這些衝擊需要一些時間才能消化。

正當全球各地民粹主義崛起與抗議動盪加劇之際,政治局勢變化仍是牽動2020年經濟的最大變數,包括美國總統川普能否從彈劾案全身而退、美國總統由誰當選,以及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能否帶領該國順利脫歐等。

保險業者安聯集團(Allianz)首席經濟學家蘇布蘭(Ludovoic Subran)表示:「2020年經濟最大系統風險無關乎金融,反而可能來自於其他領域,像是氣候變遷衝擊或是政府監管個資不力等。」

美元續走貶勢‧歐元欲振乏力

繼2019年全球央行大吹降息風後,外界普遍認定歐美等主要國家央行今年繼續寬鬆貨幣,但各央行面對問題互有不同,即使整體貨幣政策方向一致,其政策取向對匯市也會產生不同影響。目前華爾街幾乎全預期美元走貶,歐元繼續有氣無力,這將有利新興市場貨幣表現。

聯準會(Fed)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去年底說,只要美國經濟或通膨情況沒出現持續重大變化,即保持貨幣政策立場不變。但專家擔心Fed今年面對首要挑戰,是近期商品與服務等價格持續上漲造成通膨壓力。

目前市場預期Fed按兵不動,但接下來要有所行動時,其可能是降息救經濟而不是升息對抗通膨。歐日等多國央行堅持負利率政策,但始終無法達成振興經濟效果。全球首推負利率政策的瑞典央行12月宣布,把主要附買回利率從負0.25%調升至0.00%,放棄5年來負利率實驗。

瑞典央行堅持通膨率必須達2%目標後才結束負利率,但瑞典11月通膨年率從10月1.6%上升至1.8%,外界認為未來2年內也無法達標。結果央行仍決定在12月放棄負利率。

投資銀行界幾乎預期今年美元走貶。因為全球經濟憂慮減緩降低美元等避險資產需求,增加投資人尋求像新興市場資產等報酬較高的風險性資產。去年歐元兌美元匯率區間波動幅度創歐元1999年面世來最低。在歐洲經濟積弱與政治紛亂下,今年區間波幅會繼續狹窄而顯得無力。

路孚特調查預估年底歐元匯率預測均值僅1.15美元,跟去年底相較,歐元升值空間不大。

全球股市在2019年展翅高飛,寫下2009年以來最大漲幅,其中牛氣沖天的美股是帶動全球響起「漲聲」的最大功臣,為投資人帶來歡呼慶祝的一年。專家預料,這波美股史上最長牛市應可延續至2020年,但不會重演去年驚人漲幅。

高盛預期標普500指數2020年將站上3,400點,較2019年封關上揚近6%,花旗預估2020年該指數走升約5%,站上3,375點。美國合眾銀行財富管理首席股市策略師桑德文預估,年底前標普500將上升約3%至3,325點。LPL Financial首席投資策略師林區預測今年該指數勁揚至3,250~3,300點,漲幅約0.9~2.5%。

值得注意的是,美總統大選是可能打斷多頭的最大風險之一。再者,美股價值飆高,促使投資人轉向其他股市尋找機會。投資人另也關注一些潛在利空因素,例如利率上揚、油價走高或是美經濟最長擴張期劃下句號。

新興市場與商品展望部份,中美貿易戰與全球經濟成長減速威脅,令新興市場在2019年遭受波及,隨著兩大風險在2019年稍晚曙光乍現,加上央行寬鬆貨幣刺激,2020年新興市場與全球經濟可望持續走在復甦軌道。專家審慎樂觀預期2020年油價將溫和上揚,而金價可望挑戰每盎司1,600美元大關。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