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法斯信用風險快訊

中國:新利率祈降低企業融資壓力,但銀行業風險倍增

8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PBOC)宣布了關鍵利率改革措施,期望降低企業借貸成本以提振經濟。儘管中國人民銀行過去一直努力降低匯率,但由於採用利率傳導機制的技術障礙,導致借貸成本居高不下,企業在償債方面面臨壓力,逾期付款天數不斷延長,現金流風險不斷增加。是次措施也針對銀行體系的脆弱性,以解決中國人民銀行對小型國內銀行償付能力的擔憂,導致小額借款人融資困難的問題。

原因

一年期貸款基礎利率(LPR)將根據18家國內獨立銀行提供的一年期和五年期貸款利率計算。這些銀行將在中國人民銀行的一年期中期貸款機制(MLF)之上以每日息差的形式提交其利率。其目的是將新LPR 3.3%與MLF掛鉤,而一年期基準利率為4.25%。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的說法,將LPR和MLF利率掛鉤可以“達到降低貸款實際利率的效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貨幣政策寬鬆的一種形式,事實上,首個LPR設定為低於中國人民銀行基準貸款利率10個基點。大幅下調基準利率將發出一個過於強烈的信號,有可能導致房地產市場再次出現通貨膨脹,並可能導致資本不良國有資產的進一步錯配。

此舉使得中國人民銀行在考慮到特定行業的同時,可以逐步降低利率。這一決定也是朝著利率自由化方向邁出的一步,為中國人民銀行爭取了時間來改善利率傳導機制。中國在2019年兩次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00個基點,並為金融體系注入大量流動資金,以支撐經濟增長並引導短期利率下行。儘管中國人民銀行做了大量工作,但貸款需求和投資仍然受到抑制。向銀行提供更多且利率更低的資金應有助於降低銀行同業拆款利率,從而降低企業和家庭的貸款成本。但是,該傳導鏈上的最後一個環節尚未發生,部分原因是之前的雙軌制阻礙了有效的貨幣政策傳導,此外,國內消費信心仍然薄弱,加上國內銀行慣於向國有企業融資的背景下,銀行對信貸類型投資的彈性一直在下降。

決策者也可能擔心銀行體系的系統脆弱性。2019年的三次國內銀行收購表明,中國銀行體系存在危險且實際的系統脆弱性。本月早些時候,中央匯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宣布將收購恒豐銀行,這是今年的第三次救助計劃。風險與日俱增 – 在資產方面,恒豐銀行的規模是包商銀行和錦州銀行的兩倍多,使得小型銀行融資成本更高。根據萬德數據,通過大額可轉讓定期存單(NCD)為評級為AAA的大型銀行和評級為A的小型銀行融資的成本在5月份分別約為2.9%和3.2%。6月份政府收購包商銀行後,評級為AAA的銀行其大額可轉讓定期存單收益率在7月底降至2.6%,但評級為A的銀行其大額可轉讓定期存單收益率上升至3.5%,差距擴大了60個基點。

這給中小型企業(SME)帶來了問題,因為這些企業通常更依賴小型銀行機構來滿足其融資需求。根據《科法斯2019中國企業付款調查》,受訪的1,500家中國企業中,49%的受訪企業表示“客戶財務困難”是2018年逾期付款天數增加至101天的原因。銀監會的數據顯示,近年來對中小企業的貸款有所放緩,只占2018年底貸款總額的20%。

風險

一、太少,太晚:經濟活動指標顯示第三季度經濟異常疲軟。7月份工業生產較去年同期增長4.8%,而6月份為6.3%,這是自2002年以來的最低增速;7月份零售銷售較去年同期放緩至7.6%,而6月份為9.8%。7月份固定資產投資增長也從6月份的6.3%下降至5.1%。8月的初步數據證實了這一疲軟趨勢。由於出口和就業下降,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進一步萎縮,7月份為49.5,而6月份為49.7。下調10個基點不足以保護企業免受下行風險。

二、在漫長旅程中邁出了一步:此舉將使中國人民銀行在貨幣政策方面有更多發言權。在之前的銀行體系下,國務院和中國人民銀行制定的一年期基準利率對降低銀行借貸利率的過程影響很小。因此,是次措施是邁向利率自由化的一步,儘管不會解決與政策傳導相關的問題,但這是因為只要中國繼續奉行“窗口引導”政策,資產錯配現象就會繼續存在。此外,雖然較低的貨幣利率將使借款人受益,但銀行的利潤率將會下降,從而導致與大型銀行相比,小型銀行面對的困難將更加嚴重。預計2020年銀行業將進行更多整合,以適應更具競爭性的環境。

三、資本外流難題:貨幣政策寬鬆可能加劇已經陷入困境的人民幣貶值壓力,重新引發資本外流。2016年,人民幣貶值3%導致長期資本外流、流動性緊縮以及企業付款趨勢急劇惡化。我們預計到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達到7.1,但如果中國人民銀行不時刻提高警惕,引導人民幣走低於該水平可能會帶來嚴重後果。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