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法斯信用風險快訊

香港:貿易戰削弱經濟增長,抗議活動進一步拖累經濟增長 科法斯下調香港2019本地生產總值(GDP)預測至0.8%

背景

2019年第二季度,香港本地生產總值(GDP)較去年同期溫和增長0.5%,低於預期水平;受貿易戰的影響,較上一季下降0.4%。香港經濟表現低迷的原因是內需不足、私人消費增長乏力、境內投資萎縮。美中貿易戰對香港轉口貿易造成了重要影響 ,導致消費萎縮及投資信心低迷,抑制了經濟增長。此外,惡化情況尚未充分反映香港持續抗議活動對零售業的影響。商業信心不足,加上零售業疲軟,很可能會繼續拖累第三季度的經濟增長。因此,科法斯對香港2019年本地生產總值(GDP)的預測由 1.8%調整為0.8%,並對其2020年的預測由2.5%調整為1.8%。

原因

香港在中國與世界的貨物轉運中起著重要作用。香港轉口貿易約占其總出口的99%,其中流向美國的轉口貿易約占其出口總額的9%。因此,美國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對經香港的轉口貿易造成了不利影響。從而,香港第二季度商品出口較去年同期下降5.4%,大於第一季度降幅的3.7%。與此同時,商品進口下降幅度更大:其第二季度下降7.0%,第一季度下降4.2%。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公布的數據,2018年,香港進出口貿易行業就業人員占全市總勞動力的12.5%,其進出口貿易行業為本地生產總值貢獻17%。香港轉口貿易的收縮使得從事貿易和物流行業的人員面臨著失業和收入不穩定的風險。然而,由於香港進口下降幅度大於出口,服務貿易為順差,淨出口對其本地生產總值起了支撐作用。

香港境內投資疲軟也制約了2019年上半年(H1)的經濟增長。香港固定資產投資形成總值繼第一季度同比下降7.0%後,第二季度同比又下降了12.1%。隨著美中貿易戰對出口領域的影響,這一下降趨勢與商業信心受挫有關。科法斯《2019年亞太地區企業付款調查》表明,近60%的香港受訪者預期經濟增長將會進一步下降,而7月份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跌至43.7,為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香港持續的境內緊張局勢(由一項不受歡迎的引渡法案引發其他香港社會議題,加劇有關的抗議活動)肯定將會影響市場信心。但我們預計,這些因素主要在第三季度的消費數字浮現,拖低香港今年的境內生產總值(GDP)。

香港私人消費增長緩慢:2019年上半年同比增長0.8%,而2018年上半年同比增長7.5%。這主要是由於全球貿易摩擦和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導致需求下降。香港第二季度零售總額同比下降4.2%(第一季度下降1.1%),這主是由於6月份同比大幅下降7.6%所致。第二季度的數據尚未完全反映抗議活動的影響。香港抗議活動始於6月,並在7月底出現升級。這一趨勢將在7月和8月進一步加劇,這將導致第三季度經濟表現更加低迷。截至7月底,赴港旅遊人數同比也下降了26%,這一情況在第三季度可能會進一步加劇。廣受遊客歡迎的零售商品會受到最大衝擊,珠寶和手錶(占零售總額的17%)6月份同比下滑17.1%,電子產品(占總銷售額的9%)同比下滑6.1%。

風險

科法斯已下調香港的GDP增長預測值。上半年經濟疲軟的現象主要反映了貿易中斷後的市場活動蕭條,因為美國已對中國的轉口商品徵收25%的關稅。我們預計第三季度增長將進一步萎縮,標誌著實際GDP連續兩個季度下降-這是一場技術性衰退。這是因為對外方面的逆風並沒有減弱,而7月和8月抗議活動對國內消費的影響只有在第三季度才能完全體現出來。8月15日,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也宣布將官方目標從此前的2-3%下調至0-1%。然而,如果政治局面進一步惡化,風險仍可能繼續加劇。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公布修訂後的增長數字的同一天,宣布了191億港幣(約35億美元)的財政刺激方案。這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1%。在經濟表現低迷的背景下,這一舉措備受期待;將有助於從第四季度開始提振國內生產總值。然而,此類舉措的影響不會持久-主要是一次性退稅和針對受抗議影響的商業補貼,效果與2014年佔中事件後的措施同樣短暫。在沒有大型基礎建設計畫的情況下,且考慮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明日大嶼計畫」仍不得人心,任何未來財政開支都可能集中於增加福利。利用香港的財政緩衝為中國國有企業提供建築合約,也加劇了香港的社會緊張局勢。

寬鬆貨幣政策仍於事無補。在2018年加息周期中,基準利率和銀行同業拆息率(HIBOR)之間的差距擴大。這反映出香港金融體系流動資產充裕,導致港幣承受貶值壓力。由於香港金融管理局未能吸收過多流動資金,即使美國聯準會進一步降息,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也依然有可能面臨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