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70年-會計師產業回顧與展望

總統蔡英文曾經出席會計師節晚會時指出「臺灣投資大爆發時,會計師的專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的確,「會計師」是國家經濟發展重要的倚靠,也因為受到國家倚重,各界總會以鞭駑策蹇態度,要求會計師遵守應有專業和職業操守。

臺灣省會計師公會自民國39年籌組成立至今70年,隨著臺灣產業發展,會計師肩負的任務也不斷演進,在演進過程中,公會忠實扮演與政府、各界溝通橋樑,對內敦促會員遵守職業規範及辦理各項進修課程;對外則建立與政府各部會、媒體的良好溝通平台,攜手全體會計師會員迎戰各階段挑戰,樹立良好執業環境。
 
臺灣省會計師公會走過70年,特別籌劃「會計師產業回顧與展望」專題,從營運、法規、酬金制度、考試制度等面向檢視會計師產業過去、現在與未來。

會計師業榮景年代 一家財簽公費買一棟房

總統蔡英文相當重視會計師對國家的重要性,曾多次親自出席「會計師節同歡晚會」,圖為2019年總統蔡英文出席「第62屆會計師節慶祝聯晚會餐敘」。圖/臺灣省會計師公會提供(禁止酒駕,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民國75~89年代早期農業社會轉型成工商業社會,加速產業與企業蓬勃發展,為台灣創造了許多就業機會及財富,上市上櫃公司也由100多家成長到500多家;中小型企業更是由約10萬家成長到百萬家,創造出台灣錢淹腳目的榮景盛世。

然而,對會計師產業而言,繁榮的年代反而是經濟起飛前,當時會計師高考錄取率極低,甚至每年僅有一人錄取,資深會計師陳坤煌回想民國69年時,全國的會計師入籍人數僅有10人左右,一直到民國72年才升至100人,也促成會計師這塊招牌含金量極高。進入會計業30年的李純真會計師也表示,曾經聽資深前輩談到,相較於經濟起飛的年代,雖然簽證業務少,但設立工商登記動輒5~10萬,加上當時的物價,幾乎一件工商登記就可在台北市東區五、六段買一間公寓。

臺灣經濟起飛的年代為會計師業務帶來了最美好的時代,李純真會計師說,當年幾乎每家事務所都有加不完的班,事務所一開張就自動有業務進來,甚至每逢五月報稅季,半夜還有客人上門洽詢記帳或簽證辦理。

弊案引發對會計師信任危機

一片榮景下暗藏波濤,民國70年代出現多件大型弊案,弊案的發生也悄悄改變會計業的生態。民國72年間爆發中信、丸億兩案,均涉及會計師簽證不實弊端,嚴重影響投資人信心也對審計業務造成不利影響。為了杜絕弊案連環爆,台灣證管會於民國72年推動雙簽制度,除規定公開發行公司財務報告必須由聯合事務所查核簽證外,且需由二位執業會計師共同擔任簽證會計師。

李純真會計師指出,在會計師雙簽制度下,簽證會計師需背負較重的法律及簽證責任,可使會計師提升對其出具的報告負有責任感。不過,雙簽制度也出現執行與法律責任上之爭議,他以「力霸案」之判決為例,兩位力霸簽證會計師負有相同的法律責任,然而於實務上兩位會計師的工作有輕重之分,且事務所的分紅以主簽會計師為主,副簽會計師只領取有限津貼,就法律責任上之承擔也該有輕重之區分。

李純真會計師針對這項爭議,她分析,主簽會計師才是影響審計品質的關鍵角色,應負起較大法侓責任,當時的「雙簽制度」卻讓主副簽會計師負相同責任,引發會計師界主張廢除雙簽制度聲浪。不過,雙簽制度改革涉及到會計師簽證費是否調整等議題,也讓這項改革至今懸而未決。

民國90年代,美國安隆案及博達案發生,讓會計師成為眾矢之的,當時臺灣又面臨產業外移,許多臺灣製造業將工廠移往中國大陸、東南亞,台商選擇香港、新加坡作為第一上市、上櫃的資本市場,在產業逐漸空洞化下,大企業出走,中小企業變成微小企業,臺灣的會計師執業環境更加困難。

產業外移空洞化 壓縮生存空間  

90年代後至今近20年,隨著臺商佈局全球,大型會計師事務所走向全球化,業務範圍不斷擴大,原本大小所業務分工情況也隨之改變,大所可以攘括各項業務,也讓小所生存空間再壓縮。李純真會計師感嘆:「過去大小所和樂的情況也不再,從原本的送客戶變成搶客戶」。這段期間,國內四大會計師事務所成立各種顧問公司,形成一條龍的作業模式,吃下所有的業務,壓縮了中小所的生存空間。面對目前的執業環境,李純真會計師建議,會計師公會應該扮演整合平台,讓大小所能夠進行業務分工,利用公會資源鏈結大小所之間的關係。

臺灣面臨老年化社會及ESG的全球趨勢,執業43年的會計師金世朋提議,會計師們可以將眼光朝向非營利組職市場,尤其在長照政策實施後,非營利組職市場龐大,國內擁有相當多財團法人組織,社會未來勢必對該類型組織加大監督力道與要求,而會計師則可發揮優勢,參與建構非營利組職財報揭露制度,藉此擴大會計師多元業務,為會計師產業的未來未雨綢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