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價維持高檔 航運業獲利穩

展望2022年,航運仍維持需求大於供給格局,支撐現貨價不墜,並有利貨櫃船公司調漲長約合約價,缺櫃塞港問題下半年有望緩解,提升乘載量,也是利多。

貨櫃海運2021年經歷百年一遇史詩級奇航,疫情年全球商品消費需求戲劇化大增,帶動海運貿易量激增,引起塞港、供應鏈中斷危機,在一艙難求下支撐運價一路飆,讓航運業賺到超高獲利。據國際海運機構Alphaliner推估,前十大貨櫃船公司2021年獲利將達1,150億~1,200億美元的天文數字。

進入2022年,疫情、塞港夢魘仍揮之不去,在歐美需求仍然殷切下,第一季不僅將追趕遞延訂單,擔憂美西碼頭勞資談判不成恐罷工,零售商也可能提前下單搶運,加上RCEP生效,有利推升多邊貿易進出口貨量,都將加劇艙位供不應求,支撐運價維持高檔,讓貨櫃船公司榮景延續。

國內貨櫃三雄2021年繳出漂亮業績,第三季合計大賺1,665.2億元,其中長榮EPS為15.15元,為當季獲利王,陽明EPS為14.66元居次,萬海EPS為14.57元;累計前三季EPS,陽明32.73元居首,贏過長榮的30.27元、萬海的28.37元。三雄法說會都釋出,第四季歐美線淡季不淡、亞洲線旺季更旺的訊息,2021年全年獲利大爆發,賺進過去10年以上的總和,無懸念。

近期航運界、法人圈逐漸形成的共識,是2022年美國線整體艙位仍將吃緊,主要是持續塞港去化運力,還有陸上運輸與倉庫瓶頸,導致碼頭塞港無法短期改善,甚至可能演變成新常態,不僅讓海運現貨價維持高檔,也有利貨櫃船公司調漲長約合約價。有些航商估計,2022年歐洲線長約價較2021年看漲三到五倍,衡量客戶需求量與忠誠度,平均每40呎櫃合約價從7,000美元到萬美元起跳。意味運價看漲、航商獲利也將維持高檔。

據航運龍頭馬士基預測,2022年第一季港口壅堵和船期延誤仍將造成運力減少,預計農曆春節期間艙位十分緊張。展望全年貨櫃需求增長可能放緩,但庫存補貨持續支撐貨物貿易量,美國需求可能仍將保持強勁,跨境電商蓬勃發展也將帶動跨境海運物流需求。

陽明引用Drewry、Clarksons等海運研究機構預估資料,正向樂觀看待2022年仍是需求大於供給的格局。缺櫃塞港問題可能在下半年開始有所改善,可望紓解並漸次恢復,貨櫃船公司乘載量看增大約10%~15%。

航運界新思考‧轉投資供應鏈

供應鏈中斷,也讓全球航運界重新思考整個供應鏈布局,將獲利轉投資碼頭和鐵道、拖車等內陸運輸,以及第四方物流,亦即集成物流、資訊流、金流等資源的供應鏈方案,一面降低成本、一面提高效益,航運業未來幾年將大有可為。對海運業來說,疫情與供應鏈紛擾,支撐海運現貨價維持高檔震盪;再者,2022年歐洲線、美洲線長約陸續展開換約,合約價倍數調漲幾成定局,也可望挹注航商穩定獲利表現。

萬海預估,碼頭塞港情形可能到2022上半年和緩,若疫情無法緩解,運費很難下修。但就算運價有機會回落,仍會維持在相對高檔,進一步刺激客戶出貨需求,價跌量增,對於海運市場而言是好事,航商獲利仍將不錯。

航運業做的是全球生意,看重的是國際貿易量,歸納來看,除了受到疫情、塞港影響,貿易保護主義、貿易戰、各國財政措施等,更是影響深遠。疫情仍是影響海運市場頭號變數,引發全球塞港至今難解,粗估造成12%~15%運力無法正常投入,尤其美西主要港口壅堵嚴重,業界擔憂2022年春天開始的美國碼頭工會薪資談判,若勞資雙方談不攏,按照往例,勢將引發怠工、罷工,再度衝擊港口營運。

再者,高運價引發客戶抱怨、通膨疑慮,引來主要國家主管機關加大監管力道,也讓業者小心掌舵。2021下半年幾乎所有航線運價都站上歷史高點,UNCTAD按照目前運價水平推估,到2023年全球進口商品價格可能比現在增加11%,消費者物價指數攀升1.5%,會不會抑制消費、進出口貨物流通,業界關注。

三是貿易戰、貿易協定正在改變貨源流動與物流供應鏈結構,包括從長鏈變短鏈,增加在地、周邊國家生產和採購等。

因應RCEP生效‧貨櫃三雄部署

2022年生效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有15個成員國,堪稱世界最大自由貿易經濟體系,有22億人口、生產總額逾26兆美元,未來經濟體內貨源移動勢將增加,貨櫃三雄已積極超前部署。還有兩岸都申請加入的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目前有11國、5億人口、生產總額11兆美元,也值得關注。

按照船公司造船造櫃計畫,將在2023、2024年達交船下水高峰,航運市場供給逐漸提升。高雄科技大學教授戴輝煌指出,新船運能投入將帶來五項挑戰與機會,包括穩固大型航商聯盟、提高小型航商進入市場門檻、大型船舶挑戰攬貨獲利能力、運輸單位成本低抑制運價、重啟深水貨櫃港埠競爭力。

據聯合國貿易與發展會議(UNCTAD)發布《2021年世界海運發展報告》,點出全球海運高運價,短期主要由疫情衝擊供應鏈和航運需求意外激增所推動;長期看,是港口基礎設施、規模經濟、貿易失衡、航運連動等結構性因素連鎖反應。業界認為,將帶動新一波投資碼頭、物流業的熱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