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駿利亨德森健護產業觀點》新的藥價改革 有利健康護理產業

美國健康與人民服務部希望消除製藥商於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中的回扣,這個舉動可能改善消費者的藥品負擔能力。駿利亨德森環球生命科技團隊投資組合經理人Ethan Lovell和研究分析師Rich Carney解釋了為何此一改變相當重要,以及長期它將如何有利健康護理產業。

關鍵要點

*美國監管機構在一項新提案中,希望要求製藥商於聯邦醫療保險的回扣轉給消費者,而非藥品福利管理商(PBM)與保險計劃資助者,PBM與保險計畫資助商通常將這些省下的錢放入自己荷包中。
*這項改革相當重大,因為它改革了醫療保險處方藥品利益談判的關鍵方式,並移除了PBM和保險計劃資助者的一項收入來源。
*但同時,我們相信這可能會改善消費者藥品負擔能力,因而潛在推升藥商的銷量。此外,我們認為PBM和計畫資助者已漸漸不再將回扣視為重要收入來源,並已有調整業務模式的方法。
美國持續的藥價爭論近期來到一個重要關頭。最近美國健康與人民服務部(HHS) 提出了以改革包括醫療保險(Medicare)在內的聯邦健康保險計劃藥品回扣的提案。
在一份新聞稿中,HHS描述此一提案具有“成為有史以來美國藥品如何在藥局櫃台定價最廣泛改變”的潛力。我們同意此一改革極為重大,從長遠來看,也認為它對整個行業可能是正面的一步。

為何存在回扣?

美國處方藥藥價持續走高,根據Kaiser家庭基金會的一份報告,醫療保險D計畫每位參與者的花費-D計畫處方藥福利花費,預計到2027年平均每年將增加4.6%,大約是2010至2017年間的兩倍。HHS認為對藥價飆升貢獻來源是回扣。

回扣的運作方式是:PBM在藥商和保險計畫資助者間就管理醫療保險福利進行談判。而為了贏得處方集(formulary),製藥商通常會向PBM與相關單位提供回扣,為按藥品定價百分比計算。HHS認為這會產生不正當的誘因,因為藥價越高,PBM所賺取的回扣將越大。更重要的是,這些省下的錢不會直接流向消費者。由於在藥局,消費者是依據定價,而非回扣後的價格收費;其定價與回扣後價格的差異可能很大,根據HHS計算,平均回扣範圍從26%到30%。

因此,HHS希望改變此種動態的權力。監管機構提議將回扣以在藥局提供折扣的形式轉給消費者。透過此做法,HHS認為製藥公司將較不需要定期提高定價;此外HHS也為更多學名藥(如果有任何的回扣也相對較少)加入保險計畫處方集開了大門。最終結果是消費者的錢包付出較少。

對健護公司的影響

為什麼這項改革可能是正面的呢?首先,病患能負擔得起的藥物越多,他們就越有可能使用他們的處方藥,這可能會推升製藥商的銷量。此外,規定並未要求藥價定價如何設定。
即使是PBM也可能認為改革可行。於醫療保險(Medicare)中,大多數的回扣已從PBM轉移到計畫資助者,他們通常使用省下來的錢來抵消其他成本。因此,如果取消回扣,醫療保險的保費可能會溫和上升。儘管HHS希望改革於2020年1月1日生效,但生效日期可能會被延遲,因為醫療保險計畫的資助商需要足夠的時間來調整定價。

此外,HHS還提議對PBM為製造商提供服務而收取的某些固定費用提供安全保護(例如傳達有關藥物副作用的數據)。我們認為這種收入對PBM的獲利變得更重要,甚至比回扣更為重要。並且,HHS的提案反映了商業市場中已發生的趨勢,因為一些PBM已擺脫拿回扣的做法,而選擇將大部分省下來的錢轉移給計劃贊助商和雇主。

毫無疑問的,藥物定價的壓力可能仍然存在,特別在2020年總統大選競選活動升溫時。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參議員Bernie Sanders與其他幾十位參議員提出了三項直接影響處方藥價格的法案,其中包括將美國的藥價與其他已開發國家(如:加拿大)的藥價連結,這些發展值得關注。

不過我們也已認為,雖然監管機構希望改善藥物的可負擔性,但他們還有另一個同樣重要的重點:即確保今日的醫療突破能迅速傳遞給病患。我們相信在這種雙重重點下,改善照護標準並降低成本,將成為健護產業未來幾年的驅動力,而同樣關注這些目標的公司也可能將處於有利地位。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