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自主研發卵巢癌新藥將進入人體試驗階段

莊其穆:「北榮婦癌團隊讓復發性卵巢癌病患仍保有治癒的機會」

台灣每年平均新增約1,400例的卵巢癌個案,依據國民健康署的資料中顯示1990年全台灣的新個案為334例,直至2010年時則已攀升為1,113例,由此可見,台灣卵巢癌發生率正在持續上升中,另外經國內外研究發現,卵巢癌一旦復發,幾乎沒有治癒的機會,然而國內婦癌權威莊其穆已成功治癒多例卵巢癌復發患者,並追蹤長達超過5年皆無復發的情況產生。

莊其穆為跨領域學者,除專精於婦癌醫學,同時也是生物統計以及臨床試驗專家,許多病況嚴重複雜的婦癌患者,都常被轉介到台北榮總由莊醫師進行手術。此外也經常受邀協助生醫產業或創投業者,進行試驗設計、數據分析、以及生醫投資建議,也在台灣醫界發表多篇生物統計專文,指導年輕醫師學習生物統計的知識。圖/賴麗如
莊其穆為跨領域學者,除專精於婦癌醫學,同時也是生物統計以及臨床試驗專家,許多病況嚴重複雜的婦癌患者,都常被轉介到台北榮總由莊醫師進行手術。此外也經常受邀協助生醫產業或創投業者,進行試驗設計、數據分析、以及生醫投資建議,也在台灣醫界發表多篇生物統計專文,指導年輕醫師學習生物統計的知識。圖/賴麗如

莊其穆醫師於受訪時指出: 全世界婦癌醫師一致公認卵巢癌在首次治療時,對於疾病的命運具有決定性的影響,因為卵巢癌患者通常發現時多數已屬晚期,而第三期或第四期的卵巢癌復發率又高,約為70-80%,一旦復發,幾乎就意味著很難擺脫癌細胞的糾纏,因此卵巢癌素有沉默殺手之稱,原因是早期幾乎沒症狀,而一旦症狀產生,例如:腹脹或腹水生成,則多屬晚期,治癒機會明顯下降。另外復發時,絕大多數病患已面臨生命倒數的壓力,雖然聽起來駭人,卻是必須面對的真相!因為過去傳統的太平洋紫杉醇癌症藥物需要使用酒精與cremophor®做為溶劑,其缺點是病患容易產生神經毒性以及過敏反應,因此自主研發新藥,將傳統藥物奈米化,能大大降低上述副作用之外,研究團隊更發現如果經由腹膜腔灌注途徑給予新藥,在動物實驗上呈現出比現今世界標準用藥有更為優異的腫瘤毒殺效果。(關於此項研究論文發表於2015年國外知名奈米藥物期刊,主題為:Bypassing the EPR effect with a nanomedicine harboring a sustained-release function confers better tumor control),而這項新研發的新藥,目前正進行毒理測試,同時藥物製備也已符合cGMP標準,未來有機會成為復發性卵巢癌病患的用藥選項之一。

莊其穆創建「莊其穆醫師婦癌專業醫學網」是為了讓民眾更佳了解婦癌專業醫療並提供線上諮詢,其中許多醫療專業內容讓許多婦癌患者能更佳解何謂「次世代卵巢癌腹腔灌注療程」,以利跟專業醫師討論出最佳的治癒方法。圖/賴麗如
莊其穆創建「莊其穆醫師婦癌專業醫學網」是為了讓民眾更佳了解婦癌專業醫療並提供線上諮詢,其中許多醫療專業內容讓許多婦癌患者能更佳解何謂「次世代卵巢癌腹腔灌注療程」,以利跟專業醫師討論出最佳的治癒方法。圖/賴麗如

綜觀整體,現今台灣的藥物、醫材絕大多數都自國外引進,對此,莊其穆期驥「台灣醫界與生醫產業應共同合作,強化自主研發的能量」,建立產官學合作平台,以提升國家整體醫療研發水準,同時也戮力指導年輕醫師,期許他們未來成為醫師科學家,並在臨床服務之外也致力於基礎研究,協助台灣在未來的世界生醫舞台佔有一席之地。莊其穆於記者採訪後感性的說出: 「過去10年來輔導國內生醫產業合作研發的卵巢癌新藥,預計於民國109年申請美國以及台灣新藥的臨床試驗,此舉將打破卵巢癌藥物皆由外國藥廠研發的傳統,為台灣自主生醫產業樹立標竿,也許在我身上不見得會成功,但是只要持續有熱情的臨床醫師願意投身基礎的藥物或醫材研發,終有一天,台灣的生醫產業會發光發熱,終結婦癌患者的噩夢」。
註:cGMP標準全名為「Good Manufacture Practice」(我國譯做:現行藥品優良製造規範),這項規範要求原料來源品質到產品純度、製程及監控製程中所用的儀器、廠房設計、產品純度分析等都要符合這規範內,所以是藥品品質保證的標準,要得到GMP 認證是需經衛生單位申報且經衛生單位查驗確認才取得,而若需出口至美國更需向美國衛生食品管理部門FDA申請,FDA派員來台驗證則通常是以cGMP 標準,簡意來說cGMP的意義是表示GMP能保持與最新標準趨勢同步的狀態。

莊其穆專業醫學網:https://www.women-cancer.com/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