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負擔與分級醫療串連後的下⼀步呢

看到報章報導政府終於著手將「使用者付費」之原則運用於部分負擔收費調漲,這雖然只是一小小地邁前一步,卻也是不容忽視的好起頭。記得以前衛福部某位全民健康保險會委員曾大聲疾呼應儘速落實健保使用者付費之原則,調整健保「自行負擔」費用,此委員之想法概念全然合乎健保永續經營之長遠目標,如今能在陳時中部長深謀遠慮的領導,以及李伯璋署長的睿智作為之下,健保制度之維繫終現一絲曙光。要知道,在現今的社會氛圍之下,去 更動大家以習以為常的制度根本自討苦吃還可能遭致罵名,但兩位其實是一心為全民福祉而承擔此重任,為了突破重圍捍衛健保的「使用者付費」原則而挺身而出,筆者以一位小市民之心聲由衷感謝,並期許眾人皆能體諒,並予其支持及鼓勵,一同讓制度步步導回正軌。

幾年前開始,我們啟動了落實分級醫療與推動轉診制度之相關措施,其實初期成效並未理想,也接收到許多大型醫院的推托之詞,把問題導向民眾方,然而去年由於新冠肺炎的侵襲,讓整體就醫人次減少了1000多萬人次,這多少也反映出真實醫療需求,又何嘗不是一個契機,健保署應好好掌握此數據為基礎,作為分級醫制度之管理依據。不過,這些大型醫院的經營者個個也都老謀深算不是傻蛋,商業理論用得可精,既然服務量變少了,就乾脆想辦法拉高個別單價,於是算盡院內大大小小新的舊的儀器設備,大量檢查檢驗開立給病人執行,這些高級套餐當中不可或缺、名列前茅的,又屬CT與MRI了,尤其看到去年一整年的執行成長率卻是不減反增,CT多了2.6%,MRI則多了3.4%。至於重複檢查檢驗的部分,去年光是1-11月就已經達1190萬件、16.49億元,早就超過108年整年的1136萬件、16.46億,可說無所不用其極。不過李署長可以說是公認健保開辦以來膽子最大,最有擔當的一任署長,對於濫用浮報之事,絕對揪出真相予以處置。

分級醫療制度是建立在醫療層級之別,由於醫療機構設置標準本就對應醫療服務供給的程度差異,因此對於本次部分負擔與分級醫療制度進行連結的方向,筆者予以肯定,並有一點想法,即是除了依層級分群以外,也因考量機構規模做出區隔,故地區醫院應再分作50床以上與49床以下,49床以下者與基層診所設備規模大同小異,且此類院所多面臨檢查檢驗委外經營,藥品採購價遠高於大型醫院,辛酸眼淚往肚裡吞,如依現行規劃之方案執行,可能來不及遏止浪費者,就已先重傷此類無辜小院所,故建議此族群另設他案來管理之。

健保永續經營的希望已邁出第一步,如能走得正確有效率,更能感受到明顯功效,此外,對於貧窮與弱勢族群之輔助配套應明定,才是真正實現社會之公義。如今有李署長與陳部長兩位台灣醫療的希望與力量,只要繼續堅定步伐,相信當年呼喚改變的那位健保會委員心中一定也是充滿喜悅與欣慰。( 本文由:社團法人台灣醫務管理學會名譽理事長 謝武吉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