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關鍵防疫 看看過去錯過的先機

此次的新冠疫情,自去年元月底到今日已是一年多,我們衛福部陳部長幾乎是每天帶領著疫情指揮中心團隊向全台同胞報告整體狀況,精神相當可佩,縱使目前我們面臨了社區感染可能擴大的風險,防疫團隊仍舊表現傑出,努力抗戰,相信大家都是很感激與感動的。但其實提到疾病與感染之控制,可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有所完美成就的,而是經過長期抗戰,猶如上海的八百壯士的精神達成艱困的任務。依照台灣的衛生主管機關編制,設置有疾病管制署,可是我們疾病管制署到底有多少作為?真是問號多多,不管是如今的疫情或是過去 每一次遇到的傳染疾病之感染控制,全民都有義務共同維護,不該只是靠特定單位或醫療機構來努力,不過,疾管署為主管機關,是否有認真行事呢?

本人從長年作為醫療、衛生政策的觀察者來看,猶記得在民國106年5月份時,就曾有健保會委員於會議中提出三項政府應作之課題:
一、在醫院整個候診看診流程中之感染率。
⼆、以住院病房的感染率分為⼆類別。
(一)是病室感染率,指同一床室有一人、二人、三人、四人、六人等等的多人感染率之分析類別。
(二)是病房感染率,以護理站管理下20-40床為一區域之群聚感染率作監測。
三、應有設置以整個院內為整體監測之全院感染率。
該委員也清楚提出計算之公式設計,以利疾管機關執行有據,然而他們全然把這重要課題推到三千里之外,以各種瞠目結舌之自大理由拒絕採用,實在讓人感到失望。

看看今日部立桃園醫院之封院,及某桃園南部醫院之問題,其實完全可從到當年主事者給予該委員之回答看出端倪。當時疾病管制署官員首先指出委員的公式過於粗率,又以「國際間並未有類似的相關指標」、「無法確定感染源」為理由,明顯有意拖延面對,而後依決議籌組的「專案小組」,更彷彿「蕭規曹隨」般地延續論調,拒絕執行,回覆完全制式化之千篇一律之理由推三阻四,面對全院感染率之問題,強硬地回覆「國際間通常不建議進⾏全院性感控監測」之詞,否定相關之良善建議與「院際間比較」的效用,甚至自詡TNIS系統已滿足,反向要求委員應依循該系統「提供意見」。只能說,僵化頑固的腦袋才是讓人失敗、失誤的最大禍首,這些當初信心滿滿,還「引經據典」的官員們,不知您們看到現今同樣也是「國際間前所未見」的疫情局勢,心中有沒有一絲對不起全體人民的想法呢?

本人認為,這些自大的官員,可以說是抹殺了台灣在院內感染控制追求進步的機會,也是導致這次疫情擴散加重,不為人知的罪魁禍首,是否應將相關當事人送監察院好好調查一下,到底當初那些無動於衷、視若無睹的決策,其中是否有官僚與利益之控制呢?

此次疫情眼看越來越難控制,關乎人民之生命安全,可其實在五年前就應當可以著⼿建構完善之防護機制的,到目前也沒人提出討論及改善,真教人深感遺憾,此真非國家之福呀!俗話說不經一事不長一事,但是防範於未然,究竟什麼時候這些疾管署官員才能學會真實面對應作之事,不當衛生防疫老鼠屎,愧對你們疾病管制署的官位頭銜啊?(本文由台灣醫務管理學會榮譽理事長 謝武吉 提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