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李錫奇對台灣的美術史演變影響甚鉅

隨著國民政府的轉進,渡海來台的書畫名家,在台開枝散葉,解嚴前後台灣當代智慧與力量的總彙整,勢不可擋,金門人台灣畫家李錫奇也在其中,生長和成長於其間,扮演恰得其份的角色,這就是1950年代後期以來李錫奇所處的社會和文化環境。嚴厲的戒嚴體制和繽紛的藝術思潮,構成一種既互相牽制互相激發的矛盾奇觀。藝術與現實之間的糾纏和角力,是當時台灣藝文界普遍存在的困惑,李錫奇日前因身體不適腦溢血住進北一加護病房。李錫奇一生對台灣的美術史演變,影響甚鉅。

在當時台灣受到西化的藝術浪潮中,台灣當時被尊稱的現代藝術精神導師李仲生,清醒地意識到面臨的矛盾和危機,特別強調現代藝術創造的「東方本位」。此一定調對後來視為弟子的李錫奇影響深遠。李錫奇於1962年在台南工兵連服役時,在倉庫裡找到廢舊的降落傘,讓他的「布拓」版畫漸入佳境,現代藝術的精神到了李錫奇手上又有了新的定義。現代藝術的精神是讓藝術家創造「規矩」,不是讓「規矩」來限定藝術家的創作。

在藝術領域永遠都在探尋的藝術家非李錫奇莫屬,從教師、畫家、策展人、大師到奔走兩岸的和平使者,李錫奇的藝術創作人生,標誌了一個時代的現代性發展,也是台灣現代藝術史具體而微的縮影。李錫奇畢業於台北師範學院,八二三炮戰爆發,李錫奇真的「回不去了」,滯留在台灣奮鬥幾十年,他趕上了現代藝術運動熱潮,曾接連開過四間畫廊,為台灣的美術發展做出貢獻,成為台灣藝術現代化的舵手之一,超過半世紀的創作與不斷的自我挑戰,被譽為「畫壇變調鳥」,於2010獲聘為國策顧問職務及 2012年獲國家文藝獎殊榮。

李錫奇靠著藝術的創作,他把自己的經歷和思緒情感付諸於各種媒材,認為書法、漆畫、水墨都是中國傳統的一種藝術型態,可說是一種對東方文化「本位」的堅持,李錫奇憑藉著這個不變的立場,也替自己帶來豐富的創意養份,以他豐富多變的創意與對創作媒介的驚人發現力,為「本位」及其後來的作品譜出了新篇章。李錫奇總是有獨到的靈感,可以在每個人眼中,發現異質性的變化關鍵,來進行多樣的嘗試和顛覆。李錫奇因而始終創作出與眾不同的作品。宋代禪宗大師青原行思曾提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這句話也能完好地用在李錫奇身上,其書法已非書法、漆畫已非漆畫,水墨已非水墨,但其實仍都在,這正是對媒材已經完全領悟透徹才能達到的境界,也正是他的創作獨特且成功的關鍵。也為後輩留身教的榜樣及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