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裕自創砍劈編織技法作品 12月4日至15日中正紀念堂1樓藝廊展出

藝術家林吉裕自創砍劈編織技法創作的作品,在兩岸三地及日本展出均深受歡迎。其將自12月4日至15日於國立中正紀念堂1樓藝廊展出 「添祿、游鯉、森林、無極」等系列作品。

台灣、日本美術協會新任理事長林吉裕說:「個展是一位創作者意志的挑戰也是心靈鍛鍊的修行結果」。多年來秉持一個信念「以畫傳誼、社會真美好」,並表示用文化藝術拉近人與人間的距離,是一種最容易讓社會和諧的方法。林吉裕自創砍劈編織技法,用利落的刀法代替流暢的筆韻與飽和色彩,喚醒賞析者內心幽暗的角落,散發著平靜勵志與安定的力量,其作品令人感受新鮮又溫暖,也使國際藝壇注意到一個亮點,在藝術市場,又多了一個宗派在東方呥呥升起。該技法是跳脫傳統繪畫堆疊的繪畫方法,以獨創一格的(刀工)創作,繽紛有活力,畫面生機盎然,將為藝術生態固化的藝術市場注入新鮮的流動血液。

林吉裕作品「種源」。圖/林吉裕提供
林吉裕作品「種源」。圖/林吉裕提供

「添祿系列」展現林吉裕對於中華文化之讚嘆與歸屬,發想自中華民族好善、從善如流、善用圖文聯想。「祿」字有福、善之意,所謂「得榮祿」便是添福、晉爵、得子、升官厚祿、功成名就,「福祿」亦表示祈禱生活幸福,事業發達的意義。而「鹿」與「祿」同音,古代「四靈」中龍和麒麟都有鹿的特徵,可見鹿在古代吉祥文化中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鹿不僅是長壽的象徵,在古代還代表政權和帝位,這樣自古溯今討喜的祥獸,在林吉裕眼裡,是精神力的象徵。神采奕奕、俊秀挺拔的姿態,漫遊於林間的優雅,彷如紳士般瀟灑。系列作品展示由鹿作為主角所展現的各樣英姿,將自然界的祥和氛圍與中華文化的深蘊內涵融洽結合在一筆一畫當中。

林吉裕作品「伴 」。圖/林吉裕提供
林吉裕作品「伴 」。圖/林吉裕提供

「游鯉系列」以象徵豐收與富貴的鯉魚展現其丰采。傳統有著「鯉魚躍龍門」俗諺,龍門的位置就在黃河上游,據說能夠抵達龍門的鯉魚就會變成龍,因為龍門的水流甚急,所以要逆流到上游是非常困難的事,是萬中選一之人的殊榮,表現由底層變為顯貴的意涵。林吉裕以「鯉魚」作為自我化身,在系列作品當中表達出突破重圍、把握良機、蓄勢待發、全力以赴的堅定態度與決心、毅力。

「森林系列」捕捉並呈現出動物、植物的情緒和動作,林吉裕對於大樹總懷有特別的感覺,常常駐足凝視她們、感受她們的情緒。快樂的樹、伸展的樹、發呆的樹,儘管大多都沒有表情,林吉裕依然深受吸引,停下目光、駐足欣賞,感受她們伸展的快活,隨風搖曳渾身舒爽,心情也跟著放鬆了。林吉裕認為大自然的生物與我們的生活是緊密連結的,自然界的一切也能投射反應到人生當中,像是人們常說的「土生土長」,呈現出與「在地」連結的情感,土地給予我們的是豐沃與源源不絕的滋養,植物如此、動物如此、人亦如此。系列作品展現自然界令人悸動的樸實面貌:種子隨風飄移落地生根、大樹成長茁壯、糾結的樹根彷彿啟動心跳,以及隨著暖和的春風搖擺起舞的小鴨與昆蟲,讓你我一同徜徉於大自然的幸福脈動當中。

「無極系列」當中反映出人生常態的哲學問題,林吉裕有感於人在遇到問題時,常常都有腦袋不清楚、想不通的時候;遇到不如意時,有時甚至於會想逃避;思考事務的時候,魚與熊掌都想兼得,捨不得放棄任一方,躊躇不前的徬徨;選擇事物的時候,深怕損失而不能確定選擇哪一方,左考慮、右思索,經常擠不出一個好答案,深深被綑綁於自我牽絆當中。在系列作品當中,便利用千絲萬縷漩渦的昇華、左旋與右旋的牽絆交融,以及補足空缺、避免遺漏的圓滿,林吉裕將抽象、深奧的人生哲學道理,以「砍劈編織法」體現思路的躍動、以具體形狀勾勒出思緒的波動與發展,林吉裕透過繪畫展現「對話」,期待以此互動的方式給眾人帶來共鳴,並且在繪畫中為觀賞者提供一個思索的方向。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