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護人力不足?家天使:期待共享經濟成為解方

照護本身不可怕,是社會觀感讓事情變得很可怕、很複雜!家天使技術服務部經理曾鼎傑用自身視野描述臺灣照護市場的情況,為此也觸發輔大醫學畢業的曾鼎傑與出身物聯網產業的龔文凱一同投入照護服務平台的開發,只因看見社會需求,期待科技、專業照護、共享經濟等能量,讓臺灣照護環境機制更加友善、健全。

走在馬路上,不難發現陪伴老人身邊多以女性、中年長者、外籍看護居多,尤以看護工作是臺灣目前最欠缺的照護者。曾鼎傑指出,在醫院實習時,我常看見同一位外籍照護者,每天拖著行李箱走入不同的病房照護病患,這些外籍工作者是否合法我不知道,但照護過程不專業是肯定,這是我積極投入照護媒合市場的契機,剛開始我的父母、朋友都不認同我從事的職業,單純認為我在做看護仲介的角色,隨著時間、自身需求的延伸,他們終於理解臺灣照護人力的急迫性與照護舒適的需求性。

家天使的起源 龔文凱:老人照護市場是一個產業痛點

龔文凱指出,家天使的創立希望以科技力快速媒合專業服務進入家庭,以人性、科技化的配對機制,讓照護者在短時間獲得良好的照護。(圖/程婷攝)
龔文凱指出,家天使的創立希望以科技力快速媒合專業服務進入家庭,以人性、科技化的配對機制,讓照護者在短時間獲得良好的照護。(圖/程婷攝)

「有邏輯和曾有照護痛點的人,才能理解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家天使執行長龔文凱指出,每年失能人口有3、4萬人,目前已攀升至87萬人,這只是老年人,不包含因職災、車禍短期失能的人口,回頭看看,每年政府培訓7000至8000照護員,目前已累積14萬人,但實際投入照護市場僅3萬多人,政府鼓勵青年投入照護市場,但我們認為退休者、家庭主婦也可成為照護市場的生力軍,一方面可解決退休者恐慌自己可能是下流老人的問題,另一方面解決婦女因家庭因素退出職場的問題,而且家天使服務員是可以彈性善用自身破碎的時間,讓槓桿人生的哲學得以實踐,在照護過程中,也獲得人際交流、生活補貼,相對減少社會問題與帶動消費市場的活絡。

曾鼎傑表示,家天使的照服員是有專業認證與培訓,照護員必須有三道關卡需要通過,有執照、參加說明會、學習使用APP,這些都可提升照護員的地位及價值,讓照護員不是單純的勞動工作。目前家天使提供兩種服務機制模式,其一醫院或居家看護是針對醫院看護或居家看護的多天長時數需求(最少需預約五天),其二臨時看護可幫助有突發狀況的需求者得到妥善安置。曾鼎傑自豪的指出,公司內部同仁都有當照護員的經驗,包含凱哥(龔文凱)在內,因一家照護平台媒合的主管有照護經驗,更有利於公司決策及後台開發,讓每個家庭的需求得到真正「妥善」的照護。

曾鼎傑指出,電商模組與醫療模式相互搭配,有利於醫病照護的延續性、可追蹤紀錄,以及個別化的照護,這是家天使與其他媒合服務平台最大的差別。(圖/家天使提供)
曾鼎傑指出,電商模組與醫療模式相互搭配,有利於醫病照護的延續性、可追蹤紀錄,以及個別化的照護,這是家天使與其他媒合服務平台最大的差別。(圖/家天使提供)

看護日記 家天使:看護模式不設限,照護也可以是一種陪伴

家天使一年平均服務個案約2000至2500左右,服務對象從0歲到99歲的需求者。龔文凱表示,家天使有一項特殊的服務機制,讓不同年齡層的照護員能發揮所長以及個人特質,藉著服務平台可事前雙向交流的過程(傳統照護協定多以仲介形式出現,雇主與受雇者是相互不理解),需求者可從照護員的資歷、服務評價等資訊選擇照護員,而照護員在設定的服務區域,依需求者提供資訊做自我能力評估抉擇是否接單。

家天使照護員平均年齡是55歲,在眾多反饋意見中,發現年歲較高的照護員有不凡的人生閱歷與特長,讓照護以「陪伴」的形式出現。曾鼎傑表示,曾輔導過一位退役老兵如何使用APP長達三個月之久,但七十多歲的爺爺接單不是很理想,因爺爺年紀大無法勝任體力活,可他會廣東話、四川話等地方方言,建議他將長處寫在介紹內,現在不少退役的將軍、老兵都指名要他服務,因為這些年長者奢求的照護者要能話家常,陪伴他一起憶當年,這案例顯示「照護方式」的多元性與發展潛能,照護可以是失能、疾病的照護,也可是單純心靈照護,這也體現臺灣照護環境更加友善的一面。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