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椿松|囤房稅對抑制房價是有效?無效?

最近這兩年房地產價格上升的速度,似乎比平常快了許多,各界在反映希望房價上漲的速度,除了物價波動的因素之外,盡量減少其他助長上漲的狀況,有所謂的「抑制房價上漲」,讓房價交易正常化的措施,政府分三部分,第一是央行,進行四波的「選擇性信用管制」,管制建商的土建融、及購屋者第二戶或第三戶房屋貸款的限制,減少投資客藉著房屋買賣炒作。

第二是財政部,稅法上提出「房地合一稅2.0」,對於短期內交易獲利課以45%、35%、20%的高所得稅率、及有些專家建議加課「囤房稅」;第三是內政部,實施「實價登錄2.0」,使交易價格透明化,包括最近提出希望預售屋禁止轉讓的措施,來遏阻短期用房屋炒作獲利的投資客。以上的做法,很清晰是針對短期交易買賣獲利的投資客、及讓交易程序可以透明化,但是,唯獨「囤房稅」,穆老師倒是想不通跟抑制房價有何關係?

主張囤房稅的理論,認為加重房屋的持有稅,會使得房屋持有人因為稅的增加,把自己多餘的房子拋售,來增加市場的供應量以抑制房價的上漲,這點,穆老師有不同的看法。用實際例子來看,假設一戶房屋1,000萬,目前房屋稅1.2萬,若實施囤房稅,房屋稅將增加3倍是3.6萬,如此每年房屋稅新增2.4萬,當然持有人會不開心這是必然的,但是否會因為一年新增2.4萬,就把房產拋售至市場呢?恐怕這種機率不高,如果出租市場的行情不錯,每月租金2萬元,新增2.4萬的稅金,試問房東會如何處理?

變相地,房東把租金調整2.2萬/月就可以回收,卻增加租客的負擔,若是小套房,原來租金6,000元/月,調漲7,000元/月,是否增加了學生或剛踏入社會新鮮人的負擔呢?這種作法能抑制房價的可能性是很低的,持有人增加了成本卻轉嫁給消費者,苦的是租房的人,本來房價太貴年輕人買不起,若租金再調漲更苦到租屋客,買不起已經很頭疼了,若租也很吃力的話,豈不是更影響到居住正義,穆老師不是很贊同用這樣的方法來抑制房價,方法有很多種,盼用更有效的方法來應對才是良策!

文/新業建設名譽董事長穆椿松


>>訂閱房市電子報,房市消息不漏接

新業建設榮譽董事長穆椿松
新業建設名譽董事長穆椿松

穆椿松

◎現職
新業建設名譽董事長(總裁)
居研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首席建築師
成功大學校友會-榮譽理事長
台灣省建築開發公會-榮譽理事長
台中市不動產開發商業同業公會-政策委員會委員

◎經歷
台中市建築師公會-第十屆主任
台灣省建築開發公會-第五屆理事長
台中市建築開發公會-第八、九屆理事長
國立成功大學校友會-第六屆理事長

◎學歷
國立成功大學建築研究所 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