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港地主現身 最高身價2250億!

集眾多公共建設於一身的南港,在工廠進駐之前,早在五十年前,其實是一大片農田。當時在這裡種田農耕的家族,現在搖身一變成為黃金地段大地主,除了最大家族闕家外,還有在中研院附近的前立法委員李彥秀李家、南港舊火車站的陳家,都各據一方。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群聚南港路二段上的闕氏家族。來到即將完工的台北流行音樂中心斜對角,十幾戶不起眼的店面錯落聚集,有的開設修車業,有的經營檳榔攤,甚至還有一座土地公廟「新福宮」,這一整排平房地權,就掌握在南港最大闕姓地主家族手中。

走過產業消長 闕家人不賣地、加碼買進

不忘本 守得一片好江山,闕家首度曝光百年族譜。 圖/今周刊提供

出身南港闕家的知名建築師闕河彬,兒時就住在南港路二段上的街屋,「我小時候就聽阿公說,很多公有地以前都是我們闕家的,除了政府徵收,我們很少賣土地,就算有賣,有錢還是再買進南港土地。」另一位南港地主、專營大型科技廠房、公共工程鋼骨吊裝工程的奇羽公司董事長闕興旺這麼說,子孫謹記家族每次開會長輩的諄諄告誡,「有土地要留著,只要撐得住,不要隨便賣掉。」

土地「只進不出」的邏輯,幾乎是南港闕家固守著祖先財產的不二法則。闕興旺在三年前,與友人在南港重陽路完工一棟鵝卵石造型商辦「砳建築」,有趣的是,這棟商辦的土地早期並非他持有,是幾年前整合買進,儘管當時南港地價已有一波漲幅,他還是勇於出手,「因為我看好南港前景,未來將向信義計畫區看齊。」

活用人地資產 進軍建築業、政治圈

如今闕家在南港土地究竟還有多少?數字眾說紛紜,但根據闕家人粗略估算,至少還有6萬坪跑不掉,不少是登記在祭祀公業法人闕月晏名下。這6萬坪土地若以工業區價格保守估計,市值約1200億元,若以今年創下每坪376萬元的「大南港」土地交易紀錄計算,市值更高達約2250億元。

看好南港未來前景,闕家地主乾脆自己成立建設公司進軍建築業,例如由在地南港人闕進益成立的京岡建設,就看準南港眾多老舊房屋已達都市更新階段,開始陸續整合住戶推案。

闕家不僅土地資產在南港雄霸一方,早年也掌握地方政治經濟勢力,曾經擔任過闕氏宗親會理事長的闕進益說,日治時代,南港有50%的人都姓闕,除鎮長姓闕,當時地方上曾有人形容,「闕家人出來選舉,基本盤至少就有5000票。」因此,近60年來闕家人當過鎮長、區長、市議員、里長,光是台北市議員就有4位來自闕家。

圖/今周刊提供

昔日鋼鐵、汽車囤料倉庫 現在他們緊握不敢放

有別於闕家在南港的土地皆來自祖先務農所留下,南港還有另一類大地主是早期在當地發展鋼鐵、汽車傳產業的企業,例如台灣製鋼礦業甘建福家族、北都汽車周欽賢家族。

「早期南港土地很便宜,根本沒人要。」甘建福兒子甘智文說,早年父親經營的東光鋼鐵,為了放置鋼材,陸續在重陽路買地,遷廠後,土地曾經租給高爾夫練習場、電視台或旅館業者,目前包括東森新聞雲總部、探索汽車旅館以及後方空地都是他們持有的土地。

另一個南港大地主、北都汽車名譽董事長周欽賢家族,則是地方上的隱形大地主。

商仲業者指出,周家早期因需要擺放輪胎、汽車維修材料空間,陸續在重陽路周邊買地,大面積透過公司持有,小面積以周家個人名義掌握,雖然家族資產雄厚,沒有資金需求,但隨著世代傳承,土地開始繼承給子女,面積愈分愈小,為了增加開發價值,近年才有處分動機。一九年,周家將南港軟體園區內的一塊住宅區土地賣給新美齊建設,是周家歷年少數釋出的土地之一。

文章來源:今周刊


延伸閱讀

為什麼全世界那麼多人靠房地產致富?地產建商點出關鍵:10元生意,8元是借來的

如果你以為麥當勞只靠漢堡和房地產賺錢,就太天真了…麥當勞的賺錢模式比你想得聰明多了

不畏疫情,永大機電逆勢調薪5%,看好中國房地產「下半年有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