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佳馨:共居起步之前的那些事

少了血緣間連帶要住在一個空間,說來簡單,執行起來並沒有那麼容易…

今年,國中會考作文首次把近期熱門的「青銀共居」入題,由於新穎又貼合時事,多數人頗為肯定命題老師的用心,認為在高齡化與少子化的台灣社會,確實可能是解決居住問題的一帖藥方。

不過,在談這事情之前,得先說說「青銀共居」到底是什麼。

字面上看,「青銀共居」是指年輕人與銀髮族共住一個屋簷下,以「年輕人住得起,年長者住得開心」為初衷,透過制度管理,除了透過房租讓年輕人在居住支出上減壓,也透過生活規範減少世代之間可能產生的摩擦,這模式在荷蘭、德國、日本流行已久,無論是透過年輕人陪伴長者,抑或是減少房租增加年輕人與長者共居的意願。近來新北市與台北市政府把這個概念引進,在三峽與陽明山均有示範區,希望跨世代經驗交流,營造共好生活,進而成為高齡台灣的新居住選項。

確實,少了血緣間連帶要住在一個空間,說來簡單,執行起來並沒有那麼容易,但要踏出第一步,關鍵在於彼此都要把對方當作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同時給予這獨立的個體應有的尊重,在生活公約規範下,各自過著分開又獨立的生活;目前在台灣,已經有北市府和新北市府推動的示範區,透過輔導管理機制與各式各樣的活動,讓共居處在一個順暢的運行狀態,也讓更多人對這個選項充滿信心。

不過,青銀共居的模式雖然美好,目前運作起來也頗有聲有色,可如果擴大運作之後,勢必會出現更多新挑戰,除了大量化、規模化之後是否有足夠的人力調解世代間可能的磨擦,最現實的房屋取得、因減少房租而促成共居行為的作法是否自己能夠達到財務平衡,都是一大挑戰。

在高房價、高齡化與少子化的「雙高一少」時代下,共居會是個未來不可逆的趨勢,可是在起步之時,主事者倒也要開始思考,共居若是進入商業模式,法規之外,是否有配套能夠引入更多投資者進場,創造規模也提升服務品質;至於營利相對比較困難的模式,例如青銀共居、弱勢團體等,也該提早規劃在政府補貼之外,轉型為具有自給能力「社會企業」的方向,或許是在人口金字塔逆轉之前,最該思考的事。

有些人說,「青銀共居」都已經列入考題,應該是可以押寶的方向吧。這年頭,只要牽涉到政治的事,先搬椅子吃瓜看戲,還是比較不傷身體的選項。

住商不動產徐佳馨

 

徐佳馨

◎現職
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經理

◎經歷
市場研究專員


延伸閱讀

徐佳馨:新零售‧新店面‧新邏輯

空店稅真能救東區?

新孝親時代來臨

2018房市兩好三壞 2019怎麼打?

空污帶來空屋潮?

凶宅連環爆的啟示

不好說的等房風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