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昱奇:妝點我們的城市 讓公共藝術成為特色

公共藝術廣泛於我們的生活空間…

藝術是不能用物化的方式來衡量的,每一個人,一生中至少有一次,有與藝術相遇的難忘經驗,因此,改變了我們的深度。有些評論家說,是大都市活力的衝擊,造成作品力量可以對抗外在的環境,還有以各種速度瘋狂運轉的交通,但,這不一定是正確的,藝術品不需藉由哄抬它的外在形式來存在,關鍵在於它被理解的狀況、被納入與環境共存的複雜性,如果藝術品無法創造相遇的條件,就稱不上是藝術。

為何我們會需要公共藝術的存在呢?公共空間是建立在與他人能夠共同存在的可能性,無須感受團體的壓力、以及對陌生人的防範,讓我們能自在的面對公共空間,而有了公共藝術的存在,可以讓大眾在公共空間更輕鬆、也有更多的互動。

隨著藝術在歷史上的不斷演化,公共藝術廣泛於我們的生活空間,藝術時常讓人覺得難以理解,且與現實生活毫無關聯。然而事實上,往往是因為我們理解的方式不同而導致有所差距。

「藝術介入空間」此本書提到,在地域上,城市、鄉村、郊區,都足以探討當今社會所關注著永續發展概念,而衍生的複雜議題,因此,藝術不應該被屏除在外。更精確地來說,藝術(與藝術家)並不是來錦上添花,而是都市與土地分析和方法學的一環;而這,尤其體現在藝術家整合問題,連結重要議題,並和居民一起行動的計畫裡。

好的公共藝術作品,可以拉大了在時空中的表現,或是因為藉由新聲音的加入、或創造一個聲音的氣氛,激起傾聽的慾望,也可能在一個大樓,藝術品不以提升功能性為主,卻試著強化大樓的特色,或是提供一個開放的空間,讓人們能有相遇、互動的可能性。

所有作品都不是為了紀念一個人而產出,也不再以權力中心強調普遍性(例如皇宮雕像等等)。它們只是一種促成出現的行為。當它們與群眾互動的同時,也呈現了藝術價值的面貌。

透過自由的概念,將藝術和公眾結合在一起;人們應該免於束縛,以免對於品味的評判,受到左右。然而,大多數的當代藝術,並不是以藝術品的形式,等待我們有閒情逸致時才去觀賞,它的影響是融入到我們的生活中,即興地出現,或是讓觀者在作品中,加上自己獨特的想法,不太有意地去影響。

有些藝術介入計畫並不求立即性的判斷、思考,它們促進這些事件與人的思想的加入,不尋求親合感,而是要重新和世界接軌,讓身體和空氣、光線接觸。重點不再於作品的銓釋、或是事件的解讀,而是身體力行的去感受它。

哲學家亞里斯多德說過:「公眾透過具體生活而形成,但它的持續卻要靠好的生活來維持」。對於大家而言,藝術也許不是必需品,但它卻是能讓我們能擁有更廣闊視野的存在,讓人們理解各式各樣不同的思維,對於公共的環境,多了藝術能讓人與人有更多的記憶點與聯繫,這是公共藝術應該存在的重要。

 

王昱奇

◎現職
無框藝術空間創作者
百煉陶坊負責人
羊陶藝術空間負責人

◎經歷
「園冶獎」副獎獎座創作者
合心開發「虛懷若璞」公共藝術創作者
屏東鹽埔社區牆面馬賽克創作台南龍崗國小公共藝術創作
屏東美展 立體組 優選
壹計畫入選 參與藝博

◎學歷
台中教育大學碩士畢業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