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齟齬 新興債避風險

貿易緊張局勢導致資金持續大幅流出風險性資產,依據研究機構EPFR統計2019/05/09~2019/05/15基金資金流向顯示,股票型基金遭大幅資金淨流出195億美元:美國股票型基金遭資金淨流出81億美元,整體新興市場股票型基金遭資金淨流出16億美元,亞洲與全球新興市場為主要資金淨流出區域。債券型基金獲資金淨流入51億美元,資金主要流入投資等級債與政府機構債,新興市場債券型基金遭資金淨流出29億美元。

富蘭克林坦伯頓穩定月收益基金經理人愛德華.波克指出,近期美中雙方在貿易攻防激烈交鋒,伴隨著美國加徵關稅,中國施以報復性關稅,金融市場不確定性再度上揚,這也彰顯了波動控管的重要性;美國經濟基本面仍良好,就業市場活絡、薪資溫和成長持續支撐消費者的可支配所得,有利美國的消費動能及企業獲利。目前平衡配置股債,降低短中長期的投資組合波動度,並於去年公債殖利率上彈時趁勢增加公債及投資級債券部位,這也有利於基金在近期市場波動展現良好的下檔控制力。

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經理人麥可‧哈森泰博指出,美國數據顯示經濟持續保持韌性,相對來看歐洲的風險仍被市場低估,民粹風氣導致國家和政府的分裂、體制的弱化,繼而引發經濟政策的風險,歐元後續仍有貶值的壓力;反觀新興市場投資機會多元,如於投資級信評國家中,墨西哥、印尼和印度的兩年期公債實質殖利率攀至近幾年高檔,為難見的投資機會。

富蘭克林坦伯頓亞洲小型企業基金經理人伽坦‧賽加爾指出,許多新興國家和地區的人口變化與老齡化增加了醫療保健系統的壓力,這些因素將繼續有利於醫院、保健品、醫療設備和製藥行業;此外,在勞動人口增加及家庭收入提高的背景下,新興市場對商品和服務的需求將加速增長,這種趨勢將為提供高端消費與服務的企業帶來商機,而收入成長也推動了對更複雜金融產品和服務的需求,比如財富管理和資產管理。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