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前景擔憂與美股重挫 資金流出風險性資產

受到全球經濟放緩擔憂、美國政府關門危機與美國聯準會態度不如市場預期鴿派等多重因素影響,美股重挫、投資情緒保守,資金流出整體股債基金,股市主要流出歐美等成熟市場,新興股票型基金持續獲資金淨流入,依據研究機構EPFR統計2018/12/13-2018/12/19基金資金流向顯示,股票型基金遭資金淨流出83億美元、資金流出幅度放緩,美國股票型基金資金淨流出44億美元,日本股票型基金獲資金淨流入17億美元,歐洲股票型基金為資金淨流出54億美元;整體新興市場股票型基金獲資金淨流入45億美元,尤以新興亞洲流入金額最大。(附表一)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分析,利空籠罩加上假期交投清淡,美國股市近期出現恐慌性修正,短線信心不足下美股波動難免,但隨著股市急跌後已出現跟基本面背離跡象,評價面修正後也轉趨合理,預期將逐漸開始吸引低接買盤進場,有利元月行情展開。另一方面,觀察美股本波修正期間,新興當地債匯市已出現逆勢上漲的強勁表現,新興股市走勢趨穩,伴隨資金回流與中國政策做多,有利新興市場延續反彈氣勢;建議投資人值此歲末年終之際檢視並調整資產配置,核心配置首選全球政府債券型基金及新興當地貨幣債券型基金,積極型投資人則可留意美股及大中華股票型基金震盪買點。

富蘭克林坦伯頓股票團隊投資長史蒂芬‧多佛指出,過去一段時間不受青睞的新興市場投資價值已逐漸顯現,展望2019年新興市場基本面仍佳,評價面亦回落至相當具吸引力的水準,因此即便美國經濟成長動能放緩以及政治與貿易議題變數仍在,導致大好行情不再,然而利率上揚環境下,過去不被青睞的股票可能重獲投資人關注。

新興市場基金警語:本基金之主要投資風險除包含一般股票型基金之投資組合跌價與匯率風險外,與成熟市場相比須承受較高之政治與金融管理風險,而因市值及制度性因素,流動性風險也相對較高,新興市場投資組合波動性普遍高於成熟市場。基金投資均涉及風險且不負任何抵抗投資虧損之擔保。投資風險之詳細資料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高收益債券基金警語: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本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本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本基金較適合投資屬性中風險承受度較高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投資人應審慎評估。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