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收益債 三招提高投資勝率

富蘭克林坦伯頓固定收益團隊資深副總裁 葛倫‧華勒(Glenn Voyles)

環顧全球經濟,歐洲等成熟經濟體成長出現放緩,然而美國經濟儘管出現減速,但仍舊高於潛在增長,現在就論斷全球增長放緩有點為時過早。

儘管聯準會已經多次升息、但資產負債表規模仍高達4兆美元以上,流動性仍然充沛,展望未來,我們認為高收益債仍舊具備投資吸引力,特別是美國經濟仍維持強勢,低失業率支撐消費支出強勁。另外,如果升息節奏開始放緩,將為消費者支出和房價提供更有利的支撐,有利延長此輪經濟周期。

隨著經濟循環來到後期,嚴守選債紀律,避開沒有提供足夠投資保護的交易、降低在經濟衰退時更容易出現違約的CCC級債、縮短存續期間是投資債市的重要法門。

投資人經歷了過去十年的牛市,對於風險性資產有利的背景之下,聯準會扮演賣權的角色在經濟仍未陷入衰退時提供預防性舉措,這些非傳統的政策激發了投資人風險偏好的情緒,這是有點危險的行為。未來十年也許不會像過去十年一樣,有許多事情將會有所不同,目前有許多的投資人及決策官員認為通膨壓力不復存在,但事情也許並未如想像。美國的反移民政策令勞動市場仍緊俏,反映在低失業率、高罷工率上,關稅更可能進一步推升通膨壓力,意味著投資人對於低通膨的假設或許不應如此理所當然。

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認為未來拉高投資全球高收益債投資勝率的三個方法為:

  1. 放空公債:美國公債目前的評價面大幅高估,以所需承擔的風險及可以獲得的絕對回報看起來相當不具吸引力,藉由放空美國公債分享殖利率低檔反彈的果實。
  2. 貨幣多空操作:2015年之後歐洲經濟轉佳,但因民粹主義興起,政治凝聚力明顯惡化。而今,德國成長動能減緩甚至瀕臨技術性衰退,但政治環境更糟,歐元的政治面隱憂令我們看見放空歐元的優勢。做多基本面強勁的美元,美國的消費動能強勁料將支撐美國經濟及貨幣。
  3. 納入新興債:墨西哥及巴西已於2018年大選完成,而印度、印尼也已經在2019年第二季完成大選,部分新興國家選舉不確定性降溫,而相對於成熟市場公債的低殖利率,新興債市具備較高債息以及匯價便宜的利基,特別是在拉丁美洲債市。團隊看好巴西政府退休金等改革題材、大規模的結構性改革將可帶動內需活絡。墨西哥債息高、匯價便宜,央行政策有積極作為,此外,墨西哥是美國產品的製造工廠,就業市場將會受惠於美國熱絡的經濟。

美國經濟依然穩健,關稅風險升溫以及身處在經濟循環週期後期,令由下而上紮實的選券能力將在未來扮演獲取超額報酬的重要原因。此外,美國經濟具有韌性加上聯準會態度偏向鴿派,有利全球高收益債的前景維持正面。(本文由外電組編輯整理)

了解更多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

 相關基金列表

查看更多基金排行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