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森山從畫匠變藝師

不放棄,是面對時代變遷不被淘汰的關鍵

「我的一切、我的家,都是從電影彩繪而來的。」台灣碩果僅存的手繪電影看板畫師謝森山說,沒想到一畫就是60年,歷經傳統戲院沒落、原料美術漆停產,到電腦輸出海報取代手繪看板,但現年73歲的他說,只要體力可以,會繼續畫下去,因為這是他的興趣,「也希望技藝傳承,這些都是四、五年級生共同的時代記憶。」

現在想看謝森山的手繪電影看板,只能到桃園中源戲院,在戲院老闆堅持下,謝森山仍替戲院手繪、安裝大型看板,成為當地文化景點、打卡熱點,許多知名電影看板或海報還沒下片已被餐廳、遊樂場預訂,用來打造復古場景。

今年中,桃園市土地公文化館還替謝森山辦展,從畫匠變藝師,未來他計畫開補習班,傳授與累積彩繪技藝。

謝森山1946年生於台中,後遷至桃園,身為家中長子,為幫助家中經濟,15歲進入東方廣告社做手繪電影看板學徒,17歲時已學成一身技法,可獨立排版做畫出師,20歲退伍後自立門戶,一路堅持手繪電影看板,也目睹台灣電影產業快速變遷。

回憶來時路,謝森山感性地說,當初與父親的一個約定,是日後支撐他再苦也不放棄,要成為一位好的電影看板畫師的力量。

少時,他常經過俗稱桃園大廟的景福宮,廟後都是戲院,走到戲院邊看人家掛看板,心想如果這些看板是他畫的該有多好,就跟父親說,想學看板畫畫。

他先進入廣告社做手繪電影看板學徒,一進門師傅就說薪水、伙食、住宿通通沒有,要學就趁空檔,在旁邊看師傅畫,他記下師傅的用色搭配,等下班收工具時,把當天老師傅配的顏色一筆一筆畫在筆記本,時常學到半夜,才騎著腳踏車回家。

為了觀摩他人繪製的電影看板,謝森山和師兄下班後,從桃園騎著腳踏車到西門町,三更半夜自備手電筒,照著巨大電影看板觀察他人的用色與技法,或鑲在電影院走廊上的相框畫報,臨帖字體、紀錄海報配色。

20歲退伍後,謝森山自行開業,在1960~1980年代台灣戲院與電影全盛期,他同時與7家戲院配合,不僅畫首輪戲院看板,還有巨幅海報,從二樓掛到四、五樓,都是用180平方公分畫布拼接,光一個人的臉就要10片畫布組合,不僅顏色拼接要一致,也講究光的明暗層次與立體感,五官神韻也要栩栩如生,持續逾10年。

如今,隨著電腦科技進步,手繪式微,手繪電影看板成了復刻珍貴記憶。謝森山說,在時代變遷下,他沒有被淘汰,是因為持續畫,讓外界看到,期許未來這項技藝用不同形式傳承下去。

不放棄 挺過時代變遷

謝森山手繪電影看板的好手藝受肯定,被文化總會列為台灣百工匠人之一。謝森山說,近年陸續有人跟他學藝,但許多人學一天就放棄,因為要抓到精髓不容易,他的經驗是:持續畫、不放棄,堅持是他面對時代變遷不被淘汰的關鍵。

謝森山早年為了學習技藝,曾放下畫師的高薪,到西門町學習電影看板繪製不同的表現風格,甘願和十幾個同事一起吃大鍋飯,沒日沒夜的畫,只為了畫出電影人物的立體神韻及氣勢磅礡的場景。

早年一部電影看板面積很大,由一塊塊180平方公分看板組合而成,最大會到20片。要手繪電影看板,首先要在180平方公分的看板上打格子、畫鉛筆輪廓、上底色,再依圖檔等比例縮放,將圖像繪出,組成一部電影的看板,僅需使用白、黃、紅、藍、黑5種顏色水泥漆,謝森山師傅就可調出各種色彩,利用光影折射效果,掌握劇中角色的眼神與神韻。

2000年後,科技發達,電腦輸出逐漸取代手工彩繪,促使懸掛手繪看板的戲院和師父逐漸消失,間接影響原料美術漆停產,謝森山轉而使用水泥漆繼續畫,他說只要想畫,總是有辦法。

作為一個以光影創作的人,謝森山堅持每個細節都不能馬虎,無論是動畫人物還是真人明星,都希望立體呈現人物神韻與電影場景,他說少了光影,連衣服都會看起來軟趴趴,連色彩也不在鮮豔,他希望透過手繪呈現不一樣的溫度與視覺感受。

謝森山

⊙年齡
73歲

⊙現職
手繪電影看板畫師

⊙經歷
5歲進入東方廣告社做手繪電影看板學徒,17歲時學成一身技法出師,20歲退伍後自立門戶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