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旅讀中國

古城裡,只屬於西安冬日的小幸運:吃泡饃、喝羊湯

文/黃采薇 「春寒料峭,陽光燦然。此時的長安城上空萬里無雲,今日應該是個好天氣。」中國當代青年作家馬伯庸在《長安十二時辰》中,描繪了天寶三年,元宵前夕,隆冬中的長安城…… 我在西京,天氣晴,但凡一點沉鬱之氣也被風吹散──或許這是正小說家慣用手法,清風朗月之後肅殺詭譎的權謀,一章章看下去,表面的和平,遮蓋不住城安城內的翻雲覆雨手。…

南漢山城:朝鮮王朝的民族氣節

文/妮可魯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看唐朝去日本,看明朝去韓國」,日本平安時代派出大批遣唐使到唐朝取經,朝鮮王朝則因奉明朝為宗主國,文武制度、衣飾禮樂無不沿襲自明朝,甚至在明朝滅亡後堅持反清復明,表面上改用清朝年號,私底下仍繼續沿用明朝最後一任皇帝崇禎的年號長達二百多年。…

論語是最早的國際禮儀教科書?柏拉圖 vs. 孔子都講禮

文/朱玉鳳、黃愉婷 「禮」是什麼呢?「禮」就像空氣一樣,平時不覺得它存在,但若因為他人失禮的行為而被冒犯時,就會像呼吸不到新鮮空氣一樣──難受。 如果讓父母選擇要先送小孩去學習什麼科目,「禮儀」鐵定不在大家的腦海裡面。但說也奇怪,西元前五世紀,東西方璀燦文明曙光之始,東方的孔子與西方的柏拉圖就不約而同強調「禮」的重要。在他們的眼中,「禮」就如同陽光、空氣、水,是「學做人」的至關要素。 柏拉圖開學院教禮,孔子更是有禮走遍天下…

在西南邊地守望自然

文/吳歆宜 彩雲之南,一個能感受到萬物生的地方。潮濕溫暖的雨林深處、層層疊疊的梯田盡頭,無處不充滿生命的躍動。大地賦予雲南多變地貌與氣候,孕育出繽紛多彩的生物類型,跌宕起伏的地表褶皺,並肩奔騰的三江活水,伴隨生活其間的少數民族:哈尼、獨龍、僳、納西、彝、白、傣、藏,交織出驚奇萬狀的生態樂章!…

江山有待:探秘高句麗三部曲

文/甘炤文 據史料所載,西元三年左右,高句麗王朝將首都由紇升骨城(今遼寧省境內的五女山城)遷往今通化市下轄的集安一地—國內城及其衛城丸都山城的設置不僅強化軍防功能,無疑也開啟了民族文化的新頁。如今的集安,雖然已然卸下首府地位,卻仍舊是中、朝邊貿往來的重要口岸;而境內散布的高句麗歷史遺址,亦泰半以古蹟保護的形式存留著。 一部曲 丸都山城…

都是火鍋惹的禍!? 盤點川菜危機與歷史

文/林盈孜 川菜目前是中國大陸民間最大的菜系,也是最受歡迎的外出就餐選擇,以其麻辣的標誌口味走向世界,幾乎有華人的地方就有川菜館,然而這看似繁華的表象,是否亦非川菜之福?…

過上最美蘇州小日子:茶點「鄰雅堂」

文/林欣婕 花開時節,芸娘曾故雇用餛飩擔子,伴隨沈復與友人上山,眾友因而有熱茶與熱點心佐美景。〈夜上海〉的作詞人、蘇州文人范煙橋也曾如法炮製,聘請餛飩擔子一同郊遊。如今他的後人把他的音樂帶進一幢老宅裡,賣起道地的蘇式茶點。…

幽而不冽,啜之淡然:西湖龍井茶田見儷影

文/當小時 「頭採龍井沁心靜,依然笑秋月春風。綠意濃濃難盈籠,嫩質鮮香齒流芳。」──〈西湖龍井〉清‧劉波清 西湖景區周邊幾乎都相連著,除了雲棲、十里琅璫、梅家塢之外,還可以散步到其他很多地方。龍井茶田全是整片的綠植,除了綠意、茶香之外,比較沒有別的景致,卻很適合喜愛品茶的人,來此感受品味龍井獨有的「色、香、味、形」,並且還可以了解、參觀採茶製茶的過程。…

用雙腳丈量世界:平壤馬拉松賽

文/甘炤文 平壤馬拉松的正式全稱為「國際萬景臺獎馬拉松賽」,儘管賽事舉辦的地點坐落在神秘的三八線以北之地,然而卻通過國際田徑總會(InternationalAssociation of Athlet icsFederations)的考核,和蘇黎世馬拉松、愛丁堡馬拉松等共同獲得銅標籤路跑賽事的認證;復加上朝鮮本身予外界的印象,使得這場國際賽事始終經久而未衰,迄今已然邁入第三十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