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雜誌

就是內向 I am not Alone, I Just don’t like to talk.

不是我冷漠孤僻或不合群,我也想出門認識新朋友,但外面的世界真的太危險,還是待在家裡最安全,不僅舒服又省錢,至於朋友嘛⋯⋯沒關係我有一隻狗還有一隻貓。 I am rarely bored alone; I am often bored in groups and crowds.獨處的時候我很少感到無聊,我經常在一群人之中感到無聊。 My first instinct when I see an animal is to say

「行事很硬派」英文怎麼說:Hardcore

道地英文怎麼講?在對話中加一點slang(俗語),表現你的不拘小節,成功拉近彼此距離。想表達「很死忠」或是「令人目瞪口呆」、「行事很硬派」居然是用同一個英文字?請看本月接地氣英文。 Hardcore單字念三次:哈扣 \\ˈhärd-ˈkȯr\\ 定義 :可用來形容人放蕩不羈、對某事過分死忠,或是死硬派、做事走極端的意思;而hardcore連在一起當名詞時也是一種搖滾樂風,被視為龐克(punk)的一支,通常被譯為「硬蕊」。

贅字贅詞令人分心 ──請教瑪德蓮

親愛的瑪德蓮: 我負責監督一群教育專業人員,他們需要向一個團隊(包括家長)報告評量結果。最近我們有個新進員工,在這一行已經有二十五年以上的經驗,在向團隊報告評量結果時,經常會過度使用「呃」、「你知道的」這類贅字贅詞。最近在一次會議中,我光是在三分鐘內,就數到超過四十五個以上的實例。我覺得這些用語很容易讓人分心,而且對我們的部門而言,面子上也不好看。 妳建議我可以怎麼做呢?他是我上司找來的,所以我不太敢說甚麼。 分心的人 ==========…

不要拖延本身的成長發展

我擔任顧問的很多領導者都深知,培養新技巧對他們有益,但卻不知該如何在原本緊湊的時間表裡,再加入學習的項目。我鼓勵他們把職場當成在職的學習實驗室或遊樂場,可以用來實驗新技巧,或者練習新行為。我會運用這種說法,是因為我覺得最好不要把培養新技巧,看成某種巨大而嚴肅的任務。學習者可以透過放鬆的態度來學習,從各種不同的角度來進行嘗試。 你呢?你是不是會拖延學習新事物,一直要等到感覺時機對了才開始?以下五個策略可以幫助你盡早開始:…

管理壞脾氣的七個教練步驟

我在擔任組織教練的過程中,偶而會有人要求我輔導無法控管自己的憤怒、經常情緒暴走的主管。令人驚訝的是,他們往往不了解主管不該在員工會議上滔滔不絕地痛罵、或在同事面前嚴厲指責直屬下屬,這些都是不適當的行為。事實上,無法控制自己的怒氣,可能會成為生涯發展的絆腳石──而且這對領導成效絕對會有影響。此外,無論在職場內外,這對個人的健康與人際關係,也都會產生不良的影響。…

成功進行直接對話的四個要訣

我們面對現實吧!誰會想要進行、或者喜歡進行直接的對話?我們通常都需要一個十分迫切的理由,才會願意進行這種十分可能引發大難的事情,對不對? 當我以十分難得的後見之明回顧過去時,會發現過去有好幾個狀況,其實是因為我不願意(而且沒有能力)進行直接對話,所以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期待不明確、成果令人失望、缺乏肯定、產生誤解、甚至人際關係因此破裂──所有這一切,大半都是因為我沒有(而且不知道該如何)說該說的話。…

疫外之財

文/黃俊超 新冠病毒疫情持續延燒,並從中國向全球擴散,勢必對總體經濟帶來衝擊,不過股市在寬鬆政策與熱錢加持下表現似是脫鉤,仍可留意趨勢性個股與績優股的布局機會。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向外擴散,全球八萬餘人確診,除了發源地的中國之外,亞洲的日本、韓國以及歐洲的義大利,都已經超過百例,美國疾病管理局(CDC)將中國、香港、日本、新加坡、南韓、泰國、越南與台灣列入社區傳播,接著面臨中國復工與台灣開學,台灣防疫至今頗有成效,期望持續堅守。…

台積電下一個戰場 GaN

文/馮欣仁 因應5G、電動車時代來臨,對於高頻、高壓功率元件需求大增,帶動氮化鎵(GaN)、碳化矽(SiC)等寬能隙半導體材料興起,日前全球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宣布與意法半導體合作開發GaN,瞄準未來電動車之應用。目前國際大廠包括英飛凌、Navitas、GaN Systems、Transphorm等均積極部署GaN,國內除了台積電之外,世界先進、嘉晶、漢磊、茂矽等也投入發展,相關商機備受期待。…

關懷228受難者》他高中坐牢與重刑犯同監 假釋後考上醫學院 楊振隆:做錯事就要承擔 個人或國家都一樣

文/白宜君 個子不高、長相斯文的楊振隆,擔任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執行長前後已近十年。 花畢生力氣投入轉型正義工作的他相信,不論是個人還是國家,「做錯事,就要承擔」……。 楊振隆清楚記得60多年前,祖父楊阿壽主持、位在基隆的「長壽牙醫診所」前,那條由日本人整治的旭川河。「河多清,我們小時候都直接跳下去抓魚蟹。」他陷入回憶:「國民政府來了之後,先是填平部分河床;到了1970年代,河川裡都是垃圾,當時的基隆市長乾脆把河填平蓋大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