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印度要做世界藥房

全球第三大藥品生產國印度立志成為「世界藥房」,

但首要任務是減低對中國大陸上游供應鏈的依賴。

早在疫情爆發前,印度已憑著超低製造成本優勢成為全球第三大藥品生產國。美國平均每三顆藥丸當中就有一顆是印度製造。以愛滋病治療所使用的抗反轉錄病毒藥為例,全球供應量有超過80%來自印度。

疫情為印度製藥業開拓新市場後,印度政府更加看好製藥業前景,立志成為「世界藥房」,但規模420億美元的印度製藥業長久以來依靠中國大陸生產的活性藥物成分(API),因此提高自給率是印度製藥業拓展全球版圖的第一步。

印對陸製API有高依賴

印度官方資料顯示,印度製藥業使用的API有68%自大陸進口,因為進口成本比印度本地製造成本還低。但民間統計指出印度製藥業對陸製API的依賴度高達70%至85%。以青黴素、頭孢子菌素、阿奇黴素這類特定「救命抗生素」為例,印度對中國大陸API的依賴度高達90%。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資料顯示,1991年印度製藥業使用的API只有1%來自中國大陸,但自從1990年代中方開始大力投資基礎建設並擴大API產能後,製造成本大幅下滑,逐漸成為印度製藥業不可或缺的API供應國。

2020年適逢中印軍事關係緊繃,印度政府決心擴大本土製造,鼓勵各大產業降低對中國大陸上游供應鏈依賴度。以製藥業為例,印度政府前前後後一共推動規模超過20億美元的補助計畫,鼓勵本土及外資藥廠在印度製造53種先前靠中國大陸進口的API。

截至今年3月為止,印度已有32座藥廠生產其中35種API,且計畫參與者包括Sun Pharmaceutical、Aurobindo Pharma、Dr. Reddy’s Laboratories、Lupin、Cipla等本土大廠。ICRA Limited副總裁喬瓦尼(Deepak Jotwani)表示:「政府計畫實施的第一階段將讓印度製藥業對中國依賴度在2029年前降低25%至35%。」

印度政府目標讓製藥業產值在2024年前達到650億美元,並在2030年前達到1,200億至1,300億美元。

但新加坡國立大學南亞研究學院研究員帕里特(Amitendu Palit)認為,印度製藥業要達到百分百自給率還須「很長一段時間」,在那之前仍須仰賴中國大陸進口API。

專門投資健保產業的孟買投資機構Somerset Indus Capital Partners認為,印度政府應鎖定利基市場的特定API,集中火力發展這類API的本土製造,而非追求全面性衝高API產量。

改變是漫漫長路

但無論如何,業界專家都同意印度應減少依賴中國大陸。印度醫學技術協會秘書長喬達利(Pavan Choudary)表示,印度逐漸從「盲目離岸製造」走向「友邦離岸製造」,意即選擇相似政治環境與友好歷史的友邦做為委外製造據點。

只是印度製藥業與中國大陸關係緊密也非短時間能改變。喬達利表示除了API之外,印度醫療器材也高度仰賴中國大陸,每年從中國大陸進口的醫療影像、核磁共振及其他精密掃描設備總額約15億美元。他認為醫療器材比API更難擺脫中國大陸影響力。

精句選粹
India has embarked on an ambitious plan to cut dependence on China for key raw materials as it seeks to become self-sufficient in its quest to be the “pharmacy of the world.”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