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智利新憲法前途未卜

智利9月初將針對新憲草案舉行公投,

但民調顯示新憲法的反對者日多,與贊成者幾乎不相上下。

若新憲遭到否決,對3月上台的年輕總統柏瑞克是一大挫敗。

智利新總統柏瑞克(Gabriel Boric)矢言推動講求人權和平等的新憲法,取代獨裁者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時代制定的新自由主義憲法,9月將公投決定新憲命運。但最新民調顯示,贊成與反對呈五五波,尚未決定的選民仍占大多數。

智利新憲法的內容包括:賦予原住民祖先領地的自治權、允許他們建立自己的司法體系、採礦公司不收歸國有、央行繼續保有自主權、政府機構的男女人數須相當、墮胎合法化等。

政治內鬥 讓制憲蒙塵

2020年10月智利舉辦公投,來決定是否重新制憲,取代1980年代獨裁者皮諾契特當政時期制定的憲法,結果獲將近80%選民支持。但隨著制憲提案紛爭不斷加上政治內鬥,讓選民對新憲法益發戒慎恐懼,導致支持率大幅滑落。

根據民調機構Cadem 5月22日公布的調查,46%的受訪選民在9月公投將投下反對票,37%贊成,17%還沒決定。萬一新憲法遭否決,現行憲法會繼續保留,對力主修憲的總統柏瑞克是一大挫敗。

而智利公共研究中心(CEP)6月9日發布的民調, 25%受訪者表示會在9月公投批准新憲法,27%否決,37%尚未決定。

CEP民意部門負責協調的弗隆(Carmen Le Foulon)指出,有意批准和否決新憲法的比例,在統計上並無顯著差異。

2019年智利調漲地鐵票價格,引爆積壓已久的民怨,演變成全國性抗爭,直到2020年公投決定重新制憲。去年選出155名制憲會議代表,負責起草新憲法工作,今年7月初之前必須提交最終版本,9月4日舉行強制性公投決定批准或否決新憲法。

不過智利草擬新憲的過程充滿爭議。保守派抱怨他們的想法未受制憲會議正視;商業團體則聲稱,新憲的政策方向傷害礦業和林業利益,智利正是仰賴這些利益成為拉美富國。

制憲專家也警告,政府功能去中心化,下放更多權力給地方政府,可能會步上其他拉美國家貪腐的後塵。

礦業法修正 爭議最大

制定新憲讓智利未來治理國家的基本規則蒙上不確定性,美國銅礦巨擘自由港麥克墨倫(Freeport-McMoRan)等公司,將投資計畫暫時擱置一旁,加上智利通膨率飆升到10%,分析師指出,這加劇該國今年陷入衰退的風險。

智利財長馬塞爾(Mario Marcel)指出,在制憲過程中最激進的經濟提案,像是礦業國有化,在制憲會議中遭到否決,他預期應能紓緩投資人疑慮。

但另有經濟學家認為,新憲法一旦施行恐讓民間投資卻步。拿被視為智利經濟命脈的採礦業來說,雖面臨日趨嚴格的環保監督,現行憲法提供礦業公司強有力的司法保障。然而新憲法賦予原住民更多權力,他們對於領地附近的投資計畫有更大的發言權。智利礦業諮詢公司Plusmining執行董事瓜哈爾多(Juan Carlos Guajardo)說:「毫無疑問,往後幾年要在智利採礦會更加困難。」

精句選粹
Citizens planning to vote in favor of or against adopting Chile’s new constitution are neck and neck while a larger percentage of the electorate remains undecided.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