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超長途飛行挑戰身心

澳洲航空將提供飛往美歐的中途不停超長途航程,

不過專家擔心20小時的航程會影響心理和生理健康。

對許多人來說,13小時的飛航已經有夠累了,但一些航空公司如今規劃中途不停、超過20小時的超長途航班。

澳洲航空(Qantas Airways)訂購可由雪梨或墨爾本直接飛往紐約、倫敦的客機後,宣布擬於2025年底推出全球最長直飛商業航班。一些人可能會認為直飛航班非常方便,但有些人認為這趟航程壓力可能爆表。

長程直飛 民眾反應各異

人們可能會認為航程更長,情況就更糟,但飛行的影響對身心的影響各異,這取決於人們外向的程度。

就心理層面來看,倘若害怕飛行,就是所謂的飛行恐懼症(aviophobia)或高空恐懼症,那麼坐飛機就是令人沮喪的經驗。

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邁耐利(Richard McNally)指出,有兩種人害怕飛行,第一種是有恐慌症或高空恐懼症的人,害怕擁擠的空間,另一種人是擔心飛機失事。

他說:「第一種人通常對於在一個不方便或難以逃生的空間感到恐懼,像是地鐵、飛機和擁擠的商店。第二種人則是對墜機的機率有錯誤的認知。」

邁耐利表示,感到害怕的人們在登機後,隨著他們擔心的事並未發生,焦慮的情緒可能逐漸消退。此外,這些症狀都可以尋求醫師治療和藥物協助。

跨多時區 醫憂時差影響

至於超長途飛行對生理的主要副作用,就是時差。當旅客橫跨兩個以上的時區,這會打亂生理時鐘,導致難以入眠,或造成記憶力和專注的問題。

德國科隆醫科大學急症醫學教授辛克拜恩(Jochen Hinkelbein)提到,時區每相差一個小時,人們就需要一天的時間去調整,如果在很短的時間返程並跨越多個時區,那情況會更糟,「到時候你起床、睡眠會完全被打亂。」英國國民保健署(NHS)建議人們到新的時區就盡快調整睡覺時間,白天時盡量外出,因陽光有助於人們調整時差。

在飛機上的血氧量也相當重要。當人們在高空時,機艙內的氣壓會影響血液吸收的氧氣。對健康的人不會造成太大問題,但若有氣喘、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在飛航時血氧可能不斷下降。辛克拜恩說:「一些有COPD的患者在地面的血氧是92%,在飛機上降到70%。」

血氧過低可能會導致低氧血症,引起頭痛、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咳嗽,皮膚與指甲顏色轉至藍色。

澳洲航空強調,新推出的超長途飛行在經濟艙和優質經濟艙的座椅將更寬敞舒適,另擬於飛機中央設置「舒適區」(wellbeing zone),讓旅客伸展雙腳,避免久坐不適。

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指出,一個人若不活動愈久,血栓和深部靜脈栓塞(DVT)的風險愈高。

航空醫學專家辛克拜恩建議,人們預備搭機前應採取一些基本措施,以維持健康。

首先必須有健康的狀態,應該先詢問醫師,預先規劃服藥時間。其次,啟程前應培養每天走路兩小時的習慣,並且每小時喝100毫升的水,這有助於補充水分,還可促使人們常起身去上廁所。

精句選粹
Qantas will offer non-stop ultra-long-haul flights from Australia to the US and Europe. How will the 20-hour flights affect your mental and physical health?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