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俄烏戰爭禍害無窮

俄烏戰爭延燒至今不僅造成上萬人喪命,

倖存者也因戰爭造成的環境污染而承擔癌症及其他疾病風險。

聯合國環境計畫災難衝突協調員史密斯(Stefan Smith)表示,烏克蘭「正面臨巨大的環境問題」,因為俄烏戰爭在當地造成的爆炸、火災及建築物倒坍嚴重污染空氣、水源及土壤,不僅污染一路擴散至烏克蘭境外,且未來要花上數年時間才能清除。

污染規模難以估計

烏克蘭環保及自然資源部次長史塔夫查克(Iryna Stavchuck)表示,政府已派出100名檢測員在疑似受到污染的地區進行土壤及水質採樣,但許多地區因戰亂阻礙聯外交通,因此很難估計環境污染的實際規模。

許多非政府組織也在烏克蘭調查戰爭造成的環境污染,例如烏克蘭當地環保團體Ecoaction、曾在敘利亞及其他戰亂地區調查環境污染的荷蘭非政府組織PAX,以及英國慈善團體「衝突與環境觀察站」。

這些組織收集當地民眾在社交媒體及即時通軟體上發表的現場影像,再參考衛星影像及Google Earth找出確切位置,一共定位出數百個污染地點,從發電廠、軍事基地到廢水處理場都有。史密斯表示:「我們正在進行一種群眾外包的環境偵查行動。」

Ecoaction氣候部門主管薩席亞科(Evgenia Zasiadko)表示,多數污染地點都在基輔、盧甘斯克(Luhansk)、哈爾科夫(Kharkiv)附近。隨著戰爭延燒至烏克蘭東部重工業區,他擔心當地化工廠、煤礦場及精煉廠被攻擊將造成更嚴重的環境污染。

史塔夫查克擔心煤礦場遭到攻擊將污染地下水,因為地下水是附近村莊的主要飲用水來源。他表示:「假設當地發生軍事活動,將對居民帶來嚴重風險及長期環境衝擊。」

塔夫茲大學醫學院公衛系兼職教授李維(Barry Levy)表示,重工業區遭受攻擊將使鉛、鎘等重金屬釋放到空氣及水源中,長期下來可能造成兒童發展遲緩。以烏克蘭西部城市捷爾諾波爾(Ternopil)為例,當地肥料場遭到飛彈攻擊後,河川下游水質採樣顯示氨含量高達正常值的163倍,硝酸鹽含量也高達正常值的50倍。

軍機、坦克車排碳量驚人

根據歐洲安全合作組織在2019年發表的調查報告,烏克蘭境內共有上百個大型蓄水池,用來存放礦場及工廠排放的60多億噸廢水。一旦這些蓄水池遭到攻擊,大量有毒物質將污染附近土壤及河川。

除了水污染之外,空污也是一大隱憂。波士頓大學政治科學系教授克勞福特(Neta Crawford)表示,假設戰爭遲遲不落幕,坦克車、軍機及軍用卡車的排碳量加起來相當於一個「小國或中型國家一整年排碳量」。

戰爭爆發至今,俄羅斯空襲鎖定多處燃料庫及精煉廠,而廠房爆炸釋放大量煤灰、甲烷及二氧化碳,這些污染物都會對環境造成深遠影響。

1990年代初期波斯灣戰爭造成科威特油井燃燒數月,排碳量占當年全球排碳量比重達2%,相當於加拿大一年排碳量。多年後專家在西藏冰河取得的冰核樣本顯示,當年科威特油井爆炸的煤灰一路被風吹到西藏。

即便是一般建築物遭空襲倒坍後產生的水泥粉塵,也可能嚴重危害當地居民健康。波士頓學院全球公衛計畫主任藍德瑞根(Philip Landrigan)表示,水泥粉塵內含強鹼會刺激呼吸道,長期吸入甚至可能刮傷肺部,簡直就像「吸入粉狀通樂」。

負責在烏克蘭調查環境污染的PAX計畫負責人斯維南柏格(Wim Zwijnenburg)表示,戰亂時大家往往忽略環境傷害,但應密切追蹤相關數據,因為「環保不只是植樹種花,而是攸關人類日常生活」。

精句選粹
Environmental damage is often ignored during wartime but should be closely tracked, according to Mr. Zwijnenburg of PAX.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