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動物糞肥爆紅變黃金

俄烏戰爭導致全球商業化學肥料出現短缺,

也讓原本乏人問津的動物糞肥意外爆紅,

成為炙手可熱的熱門商品。

過去20年來,來自中西部的桑奎斯特(Abe Sandquist)用盡各種行銷手法,企圖向農民兜售動物糞肥,但所獲反應卻相當冷淡。不過俄烏爆發戰爭後,情況卻出現改觀,由於全球化學肥料陷入短缺,現在反而是農民主動找上桑奎斯特,向他搶購這些古早時代所用的糞肥。

天然肥料服務公司創辦人桑奎斯特說,他真希望自己能有更多糞肥能賣給這些農民。他表示最近幾個月下訂數量太多,讓他忙到分身乏術。至於以往必須付錢給他人,代為處理牛羊糞便的畜牧業者,也搶在此時投入糞肥市場,趁機發展這個錢景看好的副業。另外製造糞肥撒肥機(honeywagon)的業者當然也受惠這波商機而大發利市。

如今已有愈來愈多農民轉買糞肥來進行今春的播種,這也使得這些天然肥料成為格外搶手的商品。在Nutrient顧問公司任職的坎許奈德(Allen Kampschnieder)表示:「糞肥顯然已成為炙手可熱的熱銷商品」,目前還有許多人列在候補名單等著要買。

俄烏戰催化糞肥需求

根據美國農業部資料顯示,由於化肥價格不斷飆高,迫使美國農民必須減少今春玉米與小麥的播種數量。美國境內小麥庫存現今已經降至14年最低水位,加上俄烏戰爭擾亂穀物生產大國的出口,使得全球的糧食供應面臨威脅。

農業專家指出,糞肥雖然不是萬靈藥,但多少可以填補部份化肥的短缺。由於動物糞肥數量有限,無法完全取代在美國所使用的商業肥料。此外運輸成本高加上受到嚴格環保與衛生法規管制,也讓這些糞肥價格並不便宜。愛荷華大學水質專家瓊斯(Chris Jones)解釋,如果這些糞肥處理不當,汙染附近的溪流、湖泊與地下水,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問題。畜牧業者也坦承,要符合政府規定與追蹤糞肥如何使用,的確是很大的工程。

雖然存在這些問題,不過糞肥需求相當強勁,也令業者願意排除萬難。威斯康辛州的三名畜牧業者表示,由於訂購的數量太多,他們已經拒絕透過簡訊與推特管道,欲向他們購買糞肥的要求。位於北卡羅萊納州、專門製造糞肥乾燥系統的Phinite公司則說,它先前還收到遠自明尼蘇達、伊利諾、愛荷華與印第安那州的訂單。

糞肥之所以再度受到青睞,主要是受到天然氣以及煤炭的價格狂漲,導致肥料製造商減少產能。至於極端氣候與疫情爆發也使得全球供應鏈受到阻礙。

不過真正讓糞肥成為名符其實的「黃金」,主要是受到俄烏戰爭爆發,使得從俄國與白俄羅斯的肥料進口銳減。根據倫敦顧問公司CRU指出,到今年3月化肥價格已升抵紀錄新高,氮肥價格自2020年來已翻了四倍、磷肥與鉀肥也漲了兩倍。

然而高品質的糞肥也價格不斐,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的優質固態糞肥,每噸就要價達11~14美元,遠高於平時的5~8美元。

機具製造商受惠大賺

該榮景也連帶讓機具製造商跟著大賺一筆。像是Husky Farm Equipmen的糞肥處理設備就已全面售罄,該公司董事長葛洛斯(Walter Grose)表示,由於大家想要盡快拿到機器,使得未來半年的機器早就銷售一空。

然而這類機具售價大約在7萬美元。至於另一家農業設備公司CNH工業的糞肥處理機雖然已經漲價一成,但至今仍供不應求。

精句選粹
“Manure is absolutely a hot commodity,” said Kampschnieder, who works for Nebraska-based Nutrient Advisor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