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食用油飆漲重創非洲

新冠疫情已令數千萬計非洲人陷入極貧窮境地,

當包括燃料等物價不斷高漲,

尤其棕櫚油價飆升只會令窮人生活更困苦。

俄烏戰爭刺激油價飆漲,增加以棕櫚油等提煉生質燃料的替代性需求,加上全球最大棕櫚油出口國印尼禁止出口,令非洲主要煮食用的棕櫚油價格飆漲而嚴重衝擊民生,專家以「完美風暴」形容非洲困境。

全球食用油價格自COVID-19疫情爆發就開始大漲,原因不外南美農作物歉收、疫情造成勞力短缺、生質燃料業對穀物的需求日增,如今俄烏戰爭與印尼限制部分棕櫚油品出口,進一步衝高食用油價格。
全球近半的葵花油靠烏克蘭供應,俄羅斯以25%占比居次,俄烏交戰打斷葵花油輸出。

2月起植物油價續創高

據聯合國糧農組織資料,植物油價格在2月觸及歷史新高,3月又再漲23%。世界銀行則指出,2019年黃豆油價格每噸765美元,今年3月均價漲到1,957美元。棕櫚油價格已漲200%,世界最大生產國印尼的出口禁令已於4月28日生效,將使價格再往上飆。

食用油荒引爆搶購潮,土耳其超市祭出限購措施,肯亞電力公司最近推文警告,有竊賊偷取變壓器油,當成是食用油轉賣給餐館。

自俄烏戰爭開打後,辛巴威的植物油價格漲了近1倍。奈歐尼(Glaudina Nyoni)在超市看了看價格後說:「我們現在只能煮東西,用煎鍋的日子不再。」

葵花油價格雖大漲,土耳其第一大城伊斯坦堡餐廳Tarihi Balikca,這幾個月來還是試著自行吸收成本,但4月初葵花油價格比起2019年貴了近4倍,該餐廳吃不消終究還是漲價,有老主顧看了菜單價格後便轉身離開。

俄烏戰爭影響供應令農糧價格飆升,許多國家開始採取農作物保護主義來穩定國內供應,令糧價進一步大漲。

全球最大棕櫚油出口國印尼要禁止部分已加工棕櫚油出口來穩定其國內物價,知情者透露禁止出口範圍可能擴大。

貧窮人口首當其衝

專家憂慮非洲食物成本進一步大漲,令糧食價格問題惡化而使窮人生活更難過。農業諮詢公司LMC International創辦人弗依(James Fry)強調「這近乎是一場完美風暴」。

他說從未遇過目前這種情況,認為非洲國家的貧窮人口肯定首當其衝。因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食物費用大概占家庭支出40%,是全球各地區裡比率最高,是先進國家平均17%的兩倍以上。

即使中產階級也要節衣縮食。肯亞擔任美容產業顧問的卡曼扎(Lucy Kamanja)說,煮食用棕櫚油漲價90%讓她必須減少購買水果和日用必需品。食物價格大漲近一倍,讓她不曉得大家生活要怎樣過下去。

在象牙海岸大城阿必尚(Abidjan)擺攤賣油炸豆餅的攤販貝萊姆(Djeneba Belem),因棕櫚油價格大漲讓她無利可圖,甚至打算收起生意。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最新資料顯示,非洲2020年進口棕櫚油近800萬公噸。不過,非洲有將近20多個國家種植油棕,面積達600萬公頃,雇用大批人力。

精句選粹
Africa consumes significantly more palm oil than it produces in a global market dominated by Southeast Asi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