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年輕人撐起睡眠經濟

失眠的大陸年輕人愈來愈多,讓睡眠經濟快速發燒。

除了食品飲料、睡眠儀器、床墊等實體產品,

就連哄睡師、助眠APP等相關服務也都出現蓬勃發展。

30歲的小陳在互聯網公司工作,每晚11點結束所有工作、洗漱完躺在床上已是12點,明知已到睡覺時間,卻還是拿了手機看抖音、刷微博,拖到兩三點才勉強入睡,一方面憂慮睡眠不足影響工作,卻又放不下手機,陷入長期的惡性循環中。

小陳該睡又不想妥協的情況並非個案。根據「2022中國國民健康睡眠白皮書」顯示,參與調查的人群中,44%的19~25歲年輕人熬夜至零點以後,而19~35歲青壯年是睡眠問題高發年齡段。

在小紅書等社交平台,關於失眠、焦慮、壓力的討論文章愈來愈多。截止到2022年3月底,小紅書上與「睡眠」相關的筆記量累計超過152萬篇,其中「睡眠神器」、「睡眠品質不好怎麼辦」、「睡眠品質不好如何調理」等相關分享筆記分別超過4萬篇、6萬篇和8萬篇。

市場規模年增兩位數

也因此,失眠問題催生出龐大的「睡眠經濟」。研究指出,睡眠經濟相關產品主要分為家居硬體、藥物保健和助眠APP三類產品或服務模式。根據艾媒諮詢公布的「2021年中國睡眠經濟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6年,大陸睡眠經濟的市場規模約在人民幣(下同)2,600億元,到2021年預估已破4,000億元,幾乎每年都以兩位數的增速成長。

報告還發現,超過四成的消費者會選擇購買助眠商品,其中以年輕人居多。統計顯示,購買過助眠產品的人群中,22歲~40歲消費者占比高達84.3%。「睡不好」的大陸年輕人,支撐起上千億元睡眠經濟。

想搶攻助眠商機的產品可說包羅萬象。從最基本的抱枕寢具、褪黑激素等藥品以外,線下則有睡眠沙龍、睡眠體驗館、睡眠療癒訓練營都成了失眠者改善睡眠品質的選擇之一。

此外淘寶等電商平台上甚至還有「哄睡師」服務出售,可供失眠用戶線上選擇。喜馬拉雅、蜻蜓FM等音樂串流平台也不忘在睡眠市場分一杯羹,將助眠舒壓相關內容設置為專區,連結就放在主頁顯眼位置。

企業搶搭助眠列車

搭上「助眠」列車除常見SPA館和中醫館,現在還流行起采耳館。上文提到的小陳,最近發現公司附近開了一家主打睡眠文化的采耳館。和傳統采耳館相比,多了頭皮SPA、足療、按摩等綜合套餐服務,試圖讓客人「不想睡著都難」。儘管套裝服務價格約300元~400元,比單純采耳服務貴三、四倍,但迫切想解決失眠問題的年輕人依舊願意買單。

正因為助眠商機太好賺,愈來愈多商家和企業加入戰局。天眼查資料顯示,大陸目前已出現約2,700餘家睡眠經濟相關企業,平均每年至少有超過400家企業註冊成立。其中約18%的業成立在1年以內,52%企業成立在1~5年之間。

火熱商機卻不代表產品一定有效,很多號稱助眠產品只是讓使用者買個安心。譬如曾在電商平台流行過一陣「晚安水」、「夢夢水」等助眠飲料,大多已不見蹤影。還有購物網站推出睡眠儀,號稱只要握著儀器,就能通過微電流刺激,促進褪黑激素分泌,藉以緩和焦慮、抑鬱情緒。該款睡眠儀的評價卻是褒貶不一,有些網友吐槽根本是收「智商稅」。

從各式各樣的睡眠商品來看,大陸年輕人為了睡個好覺,真是操碎了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