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南非推自動領藥機

南非

南非醫療資源短缺,去醫院看診往往就耗掉一整天時間,

對於固定需要領藥的慢性病患者來說,更是一大折磨,領藥ATM的出現,讓病患省去長途跋涉的痛苦。

63歲的穆凱茲每個月會有一天必須半夜4點起床,前往7公里外的亞歷山德拉小鎮診所看病,如果運氣好,穆凱茲會在診所7點開門前到達,便可以讓醫師看診治療她的慢性高血壓,但如果運氣不好,她就必須忍受8小時的漫長等待,甚至可能到診所關門都還看不到醫生。

穆凱茲說:「有時候我等了4小時沒辦法等,必須離開去工作。但若沒有拿藥,我整個人會很疲累,幾乎無法做事。」

在貧窮比例極高、全國有逾750萬人感染HIV(愛滋病毒)的南非,2018年推出自助取藥機的計畫,提供愛滋、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以更簡便的方式拿藥,希望紓緩南非負載過重的醫療系統。

自動配藥設備(PDU)是由非盈利醫療組織Right to Care團隊與附屬機構Right ePharmacy共同開發,並與中央和和地方政府的健康部門合作。

每台PDU的裝設成本達220萬南非幣(約15.9萬美元),資金由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全球對抗愛滋病、肺結核和瘧疾基金會(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 Tuberculosis and Malaria)和德國國際合作機構(GIZ)共同提供。

與藥劑師遠端視訊

Right ePharmacy主任亨德里克斯(Fanie Hendriksz)表示,PDU設備就像是醫療界的提款機(ATM),病患在掃瞄身份證條碼或領藥卡之後,輸入個人識別碼,然後透過類似Skype的介面與藥劑師遠端視訊討論,接著該機器就會為病患派藥,列印的收據還會註明下次取藥時間。

亨德里克斯指出,「這台機器讓排隊5到8小時的過程縮短到3分鐘,讓病患節省長途跋涉去領藥的時間。此外,PDU設立在熱鬧的商場內,商場營業時間比診所還長,周末和國定假日也會開門。」

一些批評者認為,PDU只是勞民傷財的花招,令人忽略南非公共醫療系統真正的危機。

2018年南非衛生部長曾表示,該國醫療體系面臨許多困境,其中最大的問題在於藥品嚴重短缺。該年10月,由無國界醫生(Medecins Sans Frontieres)等機構組成的停止缺藥計畫聯盟(Stop Stockout Project)警告,南非的抗愛滋藥物即將用盡。

南非豪登省(Gauteng)在野黨議員布魯(Jack Bloom)表示,PUD設備也可能是解決方法的一部分,但必須架設極大數量才能因應人們的需求。

可藉此蒐集醫療數據

支持人士認為,藉由PDU設備可收集人們的醫療數據,藉此更了解當地人民的病歷紀錄。南非病歷大多是紙本,公共衛生單位迄今仍無法提供。

亨德里克斯強調,「過去我們無法取得這些資料,但是PDU的雲端系統讓我們得到更豐富的資訊。自從架設首台PDU之後,迄今累計10萬次派藥,這代表我們已達群聚效應(Critical mass)。」

儘管穆凱茲已是PDU愛用者,但她認為,對南非吃緊的醫療系統以及人民貧困的生活來說,這套設備並非萬靈丹,她說:「PDU真的很好,讓我們節省時間,但我們仍然很窮,沒有房子,眼前還是一堆難關。」


精句選粹

South Africa’s drug ATMs offer formula to treat chronic illness.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