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 |上班族不愛喝酒社交

日本10月初解除因疫情頒布的緊急狀態宣言,

社會與經濟活動逐漸恢復常態,

可是經過先前防疫長時間宅在家,上班族已不再喜愛忘年會等喝酒社交場合。

在日本,邊喝酒邊與同事交流的「喝酒社交」(nominication)的支持率急速下跌。日本生命保險公司的11月調查顯示,回答「沒必要」的人達到六成,自2017年開始調查以來首次超過回答「有必要」的佔比。該公司認為受新冠疫情影響,越來越多的人對於應酬的看法發生了變化。

贊成與反對者的觀點

調查於10月1~13日在網上實施,7,774名男女做了回覆。回答喝酒社交沒必要的人佔整體的62%。認為沒必要的理由中,「費心費力」為37%,「感覺是工作的延伸」為30%,「不喜歡喝酒」為22%。

按年齡來看,回答沒必要的人佔比最高的是29歲以下,達到66%。不過,不是只有年輕人才討厭喝酒應酬,60歲以上的受訪者亦有63.7%認為不必要。大致上,每個年齡層都至少六成覺得沒必要。

另一方面,回答有必要的人佔38%。有必要的理由中,「能聽到真心話、能拉近距離」最多,為58%。「能收集資訊」為39%,「能緩解壓力」為34%。

日本生命保險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Tomoki Inoue表示,質疑喝酒社交的必要性的人已在增加之中,因為先前疫情限制舉辦喝酒會的關係。不過他認為,疫情和緩之後,支持喝酒社交的人或許會再度回升。

對忘年會反感人數增加

歲末年終將屆,傳統上公司行號都會舉辦「忘年會」(bonenkai),但現在很多上班族開始深思值不值得參加。《朝日新聞》調查發現,愈來愈多日本員工對參加「忘年會」(類似台灣尾牙餐會)起反感,不單單是疫情的緣故。

一名50多歲的女讀者毫不猶豫回答:「我不想參加。」她說工作的飯店連續兩年不辦忘年會,反而讓她鬆一口氣。COVID-19疫情爆發前,她的同事曾被強迫參加年終聚會,還得盛裝在舞台上載歌載舞,她對同事花了好幾周時間準備的表演深感同情。

多位受訪者也表示,他們一點都不喜歡公司的忘年會。有人說他們之所以不想參加,是因為必須小心翼翼怕冒犯其他出席者,還有人說參加這類公司聚會根本是種折磨。

疫情也大幅改變公司聚會的形式,有企業改發給員工高檔便當餐盒或購物禮券,有的在線上舉行。有受訪者說:「酒會在線上舉行,就算我不喝,也不必擔心別人怎麼看我。我喜歡隨興的氣氛,希望這樣的形式在後疫情時代也能持續下去。」

但還是有其他受訪者肯定忘年會的好處。大阪一名26歲高中老師指出,疫情的關係工作負擔加重,忙到沒時間和同事交談,以往藉由參加忘年會,可與其他老師討論教育理念,也能得知久違同事的近況,他們多半要照顧家中老小不克出席。

今年10月,日本智庫東京商工調查(Tokyo Shoko Research)以企業是否舉辦忘年會或新年派對為題進行調查,在有效回應的8,174家企業中,70.47%表示無論疫情相關的緊急措施解除與否,都不辦這些聚會。(禁止酒駕,飲酒過量 有礙健康)

精句選粹
Those who shun so-called nominication — a hybrid of the Japanese word for drink and communication — overtook supporters of the practice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Nippon Life Insurance Co. began the annual survey in 2017.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