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歐洲經濟引擎生鏽

德國向來被奉為驅動歐洲經濟的火車頭,

如今歐洲整體經濟都見起色,德國老大哥的表現卻黯然失色,

重出口輕內需是一大罩門。

出口導向型的歐洲經濟龍頭德國,一向被捧為帶動歐洲復甦的火車頭,可如今歐洲大陸經濟漸漸從疫情泥淖中翻身,反倒是老大哥德國表現落漆,復甦引擎欲振乏力。

缺零件又缺工之下,德國的汽車和工業設備生產陷入瓶頸。雪上加霜的是,能源價格飆漲,德國恨天高的電價更加高不可攀,製造業者為電費帳單荷包大失血之外,未來幾年還得投資數千億美元,以符合新的乾淨能源標準。

過去在外貿活絡及快速全球化時代下受惠的德國,如今面對地緣政治緊張、運輸瓶頸及當地製造業承受壓力的難題,就連原本是德國企業最大客戶的中國,現在都變成競爭對手。而全球迎接電動車時代來臨,德國引以為傲的豪華車前途難料。

歐盟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德國8月工業生產相較2015年的水準倒退9%,反觀同時間歐元區增加2%。而製造業活動與德國密不可分的義大利,工業生產在這六年間增長約5%。

汽車生產走下坡

今夏德國汽車產量衰退,主要還是晶片持續短缺惹的禍,也是造成整體工業生產下滑最大原因。德國汽車生產自2017年起衰減超過五成,每月只剩20萬輛左右。另外迄至2020的五年內,德國在全球汽車生產的占比,從7%降至5%。

國際貨幣基金(IMF)日前將德國今年全年經濟成長率預估,從3.6%下修為3.1%,並預期德國到明年底之前,雖還能維持與英國和法國一致的復甦步調,但2023年開始恐落在英法之後。

歐元區最大經濟體萎靡不振,在企業與政治領袖間掀起論戰,爭辯德國經濟是否需要重新啟動,以及應該呈現什麼風貌。9月大選後社民黨、綠黨和自由民主黨三政黨協商籌組新政府,喊出擴大公共投資,提高薪資及簡化計畫申請程序,藉此提振內需,降低企業對海外需求的依賴。

德國經濟早在疫情爆發前就陷入疲軟,工業生產與出口自2017年起停滯,從而暴露出德國經濟的罩門,30%的工作及產出與海外需求有關,這個比例約莫是美國的四倍。

德國上次經濟成長落後歐洲鄰國,要回溯到1990年代底至2000年代初期。之後政府厲行一連串不討喜的經濟整頓措施,重振這個國家的競爭力,德國有好幾年穩居全球最大商品出口國的地位。

前德國財長艾謝(Hans Eichel)表示,而今「外在環境比20年前艱困,就連中國都愈來愈傾向內需。」

綠色轉型引爭辯

經濟議題是社民黨三黨協商組閣的重點之一,這個未來的德國新政府提出綠色轉型,視其為經濟新契機,但商業團體與分析師指出,這會增加成本且危及就業。

分析師警告,提高碳價和電價及投資乾淨能源,會侵蝕早就萎縮的獲利,尤其在德國這個以製造業為主、對能源需求若渴的經濟體。

據德國國營開發銀行KfW10月公布的研究,截至2045年綠色能源轉型投資額需5兆歐元,平均占德國每年經濟產出5.2%。

精句選粹
Germany’s export-oriented economy used to be a reliable engine for pulling Europe out of slumps. Now, as the continent emerges from a pandemic torpor, Germany is lagging behind.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