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船員不再是疫苗孤兒

很多船員打不到疫苗無法上岸,

被迫滯留海上多月,連帶導致全球供應鏈大亂,

在熱心人道團體伸援下,水手疫苗荒問題終於解套。

全球數以千計的船員成為疫情下被遺忘的一群,因為打不到疫苗被迫滯留海上。而今這群疫苗孤兒看到曙光,在醫療工作者和人道組織的努力下,全球200多處港口的數千名水手都接種了疫苗。

很多船員未打疫苗的關係,沒有辦法下船而滯留外海,好幾個月不能登陸也看不到自己的家人。一旦港口或船舶傳出感染,會造成全球運輸大亂,供應鏈瓶頸羈絆全球經濟復甦。

多處港口幫船員打疫苗

世界吞吐量數一數二的港口,包括洛杉磯、鹿特丹、新加坡,都有港口當局與非營利組織提供疫苗給國際水手,不少船員還是疫情爆發後第一次打到疫苗。

51歲的賈戈諾斯(Iluminado Jagonos Jr.),是運煤船JP Azure的船長,沒有疫苗接種證明的他,被迫滯留海上沒辦法上岸,他的工作合約效期原本是八個月,硬是在船上多留三個月,無法回到菲律賓與家人團聚。

賈戈諾斯船長獲悉溫哥華港的疫苗計畫,10月將船駛進港口,溫哥華沿岸衛生局人員登船,幫20名船員施打輝瑞疫苗。賈戈諾斯打到第一劑疫苗後,帶領手下歡呼慶祝。

近幾個月究竟有多少船員接種疫苗,沒有官方統計數字,但據信已施打數千劑。鹿特丹港8月宣布,提供1萬劑疫苗給所有遠洋船隻。

國際航運商會(ICS)指出,全球170萬船員超過半數來自菲律賓、印尼、印度等開發中國家,這些國家的疫苗接種率處於落後。

化學品船MT Peterpaul的49歲輪機員維拉雷亞恩(Daresh Villarayan)表示:「大家都不好過,我們失去了船員生活的樂趣。」他七個多月前上船後就沒離開過,「我們毫無自由,跟坐牢沒什麼兩樣。」

沒打過疫苗的水手上了船後,發現他們不能請假上岸,除了受限於當地防疫規定,將未接種的拒於門外,船長和船東為避免船員染疫不讓他們上岸也是原因。

未接種疫苗者 不能上岸

國際運輸工人聯盟(ITF)專員拉赫(Peter Lahay)說:「那帶給船員很大的壓力。」

疫情爆發帶來嚴峻的經濟衝擊,船上或港口要是傳出染疫,很快就會影響到全球供應鏈,運輸業因而大力鼓吹接種疫苗。

中國寧波舟山港是全球第三大貨櫃港,貨物運往歐美的重要樞紐,8月傳出有碼頭工人染疫而關閉,貨櫃塞港的情況也擴散到上海及香港。在北美海事傳道協會(North American Maritime Ministry Association ,NAMMA)等地方援助機構帶頭下,4月美國率先幫船員打疫苗。

NAMMA執行董事祖狄馬(Jason Zuidema)指出,各國強調國內人口優先施打的緣故,一開始很難說服當局開放外國船員接種疫苗。他說:「我們試著讓大家相信,如果船員沒打疫苗,一旦爆發感染,你我都會受影響。」

佛州與德州的港口為水手疫苗接種計畫打頭陣,施打的是美國首款單劑疫苗嬌生,接種嬌生疫苗的水手,無須苦惱第二劑沒著落。

精句選粹
Mariners can now get COVID-19 vaccines at port after months stranded at se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