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日本薪資30年漲不動

歐美、韓國的平均工資30年來大幅增長,

日本則原地踏步,在發達國家中排名後段班。

日本新首相岸田文雄喊出「新資本主義」,欲藉財富重新分配帶動日本經濟成長,但日本薪資漲不動,貧富差距也不像美英等國那麼顯著,岸田的新主張面臨挑戰。

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資料,照去年的購買力平價計算,2020年日本實質年薪平均為38,514美元,與30年前相比僅增加4%。日本在35個國家中排名第22,工資水平僅為榜首美國的六成不到。

然同時間美國平均年薪躍增近50%達6.9萬美元,英國約成長40%。OECD成員國薪資平均成長三分之一,來到4.9萬美元。

企業為利潤 壓低工資

背後的主要原因是泡沫經濟崩潰後長期通縮,企業盈利能力減弱,為了賺取利潤而壓低工資。員工更看重維持就業而非工資,也是原因之一。

日相岸田提出「經濟成長與財富分配良性循環」的目標,但日本薪資漲幅與其他OECD成員有明顯落差,凸顯出岸田新政府面臨的挑戰。岸田強調財富重新分配,將是驅動經濟成長的關鍵,不過日本的貧富鴻溝,沒有美國或英國那麼鮮明。

OECD的數據顯示,迄至2014年,日本金字塔頂端1%家庭,掌握11%的日本總財富淨值。日本政府數據則告訴我們,到2018年為止,日本12%家庭的年收入1,000萬日圓,相較1996年的峰值掉了七個百分點。而美國金字塔頂端1%家庭,掌控整體財富的40%。拜登政府打算對富人加稅,這向來是財富重新分配議論的關鍵。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2012年回鍋執政後,力推靠寬鬆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的「安倍經濟學」,卻也因造成貧富不均加劇而挨批。

但衡量所得差距的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顯示,日本的得分優於英美,且在2010年代微幅進步。日本總務省將所得不均改善,歸功於育兒家庭的就業機會增加,以及中高齡勞工的所得提高。

不分貧富 生活水準倒退

儘管日本的所得差距未如其他地區那麼大,薪資數據顯示,日本不分貧富整體生活水準都在倒退。企業承受幫員工加薪的壓力,可是許多日企的獲利多靠海外貢獻,本土營收增長有限下,很難幫國內員工調薪。

日本被認為從1990年代中期開始持續通縮。企業為了廉價提供商品和服務而壓低工資,導致人們不花錢,消費陷入停滯,這樣的惡性循環持續。工資水平低於正式員工的非正式就業比例從30年前的約2成增至近4成,也導致平均工資低迷。

在力爭擺脫通縮的安倍政府時期,政府通過敦促產業界加薪的「官制春鬥」,使2014~2020年主要企業工資漲幅達到2%以上,但這對包括中小企業及非正式就業等在內的整個經濟的波及效果有限。

日本綜合研究所副理事長山田久指出,重要的是促使商業慣例從價廉物美向以合理價格銷售特色商品轉變。

Annual real wages in Japan averaged about $39,000 in 2020 at purchasing power parity last year, an increase of just 4% from 30 years earlier, according to data by the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