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義大利用機器採葡萄

去年疫情讓義大利葡萄酒產業人力短缺問題惡化,

加速推動機器自動化採收,

但全球供應鏈缺貨導致一機難求。

在義大利托斯卡尼擁有13公頃葡萄園的卡佩利(Mirko Cappelli)是第四代酒莊老闆。他在當地算是小本經營,往年都靠外籍移工收成葡萄,但今年他毅然決然投資8.5萬歐元(約9.8萬美元)買一台葡萄收成機。

他表示:「對我們這種小農來說這是個艱難的決定,未來要花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回本。但至少現在葡萄成熟我就能採收,不用擔心找不到工人。」

近年來黃豆、玉米等農作採收已逐漸自動化,但葡萄酒產業至今仍有多數仰賴人工採收,因為酒莊擔心機器採收容易傷害葡萄,進而影響釀酒品質。然而葡萄採收耗費時間與體力又屬季節性短期工需求,因此義大利當地人大多不想做,使酒莊近年開始面臨勞工短缺問題。

疫情讓葡萄園無人採收

卡佩利近年開始委託人力仲介公司從東歐及北非引進外籍勞工幫忙採收,但去年疫情爆發後義大利實施邊境管制,外籍勞工無法入境害他差點錯失收成時間。

托斯卡尼葡萄酒產業協會會長巴拉格利(Ritano Baragli)表示,去年當地葡萄酒產業經歷了50年來最嚴重的人力短缺,以致今年改用機器採收的酒莊比去年增加20%。他表示:「連小型酒莊也考慮買機器。」

卡佩利買到的葡萄採收機是由法國業者Pellenc製造。Pellenc農機部門主管艾斯端(Philippe Astoin)表示,以往葡萄採收機業績平均每年成長5%至10%,今年卻成長20%,無奈全球上游零件短缺拖延出貨時間。

艾斯端認為即便在疫情過後葡萄採收機需求仍會繼續成長,因為各國勞工成本持續攀升,自動採收機雖然價格不斐,但長期下來反而為農民節省成本。他表示:「我們在西歐及北美的顧客都擔心往後收成季找不到工人採收。」

相較於義大利及西班牙,法國葡萄酒產區的採收人力以本地勞工為主,勞工短缺問題還不嚴重,再加上勃根地及其他知名產區專門生產高級葡萄酒,因此酒莊顧慮品質不敢輕易使用機器採收。法國香檳區甚至立法禁止機器採收。

機器採收 恐傷葡萄

香檳區酒莊聯盟Comite Champagne發言人韋布羅特(Philippe Wibrotte)表示:「葡萄必須在毫無損傷的狀況下整串壓榨。市面上沒有一台機器能完全不傷害葡萄。」

義大利知名的奇揚地(Chianti)產區則有不少酒莊認為,機器採收的葡萄品質跟人工採收相去不遠。

巴拉格利今年就借用鄰居的葡萄採收機在12公頃的葡萄園完成大部分收成,只剩一個區塊由他一家六人人工採收。他們六人合力採收一排葡萄樹要花30分鐘,但機器只要三分鐘就能完成。

巴拉格利的女兒伊拉利亞(Ilaria Baragli)表示:「我會懷念人工採收,但我也接受新科技。」

今年全面改用機器採收的卡佩利也表示:「這些現代化機器表現優異,有時候甚至比工人還厲害,尤其是清洗葡萄和去除根部的作業比人工更徹底。」以往人工採收要花18天,今年他用機器採收只花了10天就完成,還省下尋找工人的煩惱。

在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地區種植葡萄的索雷(Jaume Sole)以往都雇用塞內加爾移工採收葡萄,但去年疫情害他請不到移工。他本想向農機公司租借採收機,但他的葡萄園位在偏遠山區,附近完全沒有業者可以支援。

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索雷在去年冬天花了4.5萬歐元買進第一台葡萄採收機,而且是上市30年的老舊機型,還得花五年時間才能回本。他表示:「經濟前景不定不宜投資昂貴機器。這台機器老舊,但還能用。」

精句選粹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is pushing the wine industry toward automation.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