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自拍館成為消費新寵

在自拍館拍攝的照片比大頭貼更精緻,其人均消費僅人民幣100元至200元,比照相館、攝影棚還實惠。

定位在二者之間的自拍館,熱度在2021年逐漸升溫,

成為大陸年輕人休閒娛樂的新去處。

1990年代,大頭貼曾經風靡大陸,但隨著智慧手機普及率、性能提高,大頭貼的熱度逐漸降溫。但最近,同樣以自主拍照為賣點的自拍館開始在年輕人之間流行起來,店家僅提供服裝、道具,以及中國風、日系等不同拍攝場景,消費者自己就是造型師和攝影師,玩法比大頭貼更多元。

36氪報導,自拍館起源於21世紀初的歐美國家,消費者可以使用遙控器或手勢,控制專業攝影棚的單眼相機,獨立完成個性十足的攝影寫真。同時,大螢幕會即時呈現照片,讓消費者馬上看到拍攝效果。這種新型攝影方式,憑藉著高自由度、可操作性獲得年輕人的喜愛。

2012年,自拍館傳進大陸,一度獲得當地消費者的青睞。但由於消費觀念、娛樂體驗方面等多種因素,自拍館的熱度由盛轉衰。直到近兩年,大陸線下娛樂活動蓬勃發展,沉浸式體驗獲得越來越多年輕人的認可,自拍館這種獨特的拍照方式,才再度走進人們的視野。

自助模式吸引年輕女性

目前市面上流行的自拍館,大多為限時收費模式,只要速度夠快,消費者想換幾套衣服,拍幾張照片都沒有限制。雖然設備與傳統照相館相比較為簡陋,甚至部分自拍館就開設在民宅內,而且沒有專業攝影師指導。但無推銷、全自助的模式還是受相當多年輕女性消費者喜愛。

根據2021年「長三角青年消費大數據報告」顯示,換裝自拍館已成為青年十大消費新業態之一。18歲至30歲左右的女性消費者占比高達90%以上,且以大學生為主,男性主要是陪同或是拍情侶照。

現階段,大陸自拍館市場仍是百家爭鳴,大大小小的自拍館遍地開花。從近幾年的發展趨勢來看,年輕人開始從線上娛樂轉戰到線下娛樂,而劇本殺的市場規模高達人民幣(下同)150億元,也讓資本對同樣能夠提供消費者沉浸式娛樂體驗的自拍館,有更大的想像空間。

自拍館成本低 門檻不高

市場分析,自拍館屬於輕資產項目,而且人力成本較低,只需要1至2人就能撐起一家小型自拍館,進場門檻不高。以位於北京市的Miss X自拍館為例,前期投入僅20萬元,半年左右就回本。

值得注意的是,自拍館的消費者主要是年輕人,而大陸一線城市競爭者眾多,支出也相對較高。至於三、四線城市,不僅面臨年輕消費者數量有限的困境,而且大眾認知度、消費能力相對較低,在自拍館熱度降溫後很可能後勁不足。

再加上自拍館拍攝場景、服裝有限,消費者一次就能拍完所有主題,重複消費的動力不足。而自拍館定期翻修,購買新服裝、道具的成本又太高,以目前多數店家的營收狀況來看,並不實際。

由於自拍館的賣點相對單一,而且同一時段能夠接待的消費者數量有限,既無法依賴單價增加利潤空間,又不能薄利多銷。因此,多業態複合式經營,成為一條可行的出路。例如,加入劇本殺玩法、增加服裝出租業務、販賣特色文創商品等,使自拍館在提升整體吸引力的同時,又降低營業風險。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