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天堂海島辦公兼度假

去年疫情爆發後加勒比海觀光人潮銳減,

靠另類宣傳吸引封城期間居家辦公的美國人到加勒比海辦公度假。

去年美國疫情爆發後,在芝加哥生技公司Tempus擔任副總裁的佛蘭珍(Amy Franzen)很快就被居家辦公壓到喘不過氣。35歲的她懷有身孕,每天跟丈夫窩在家裡辦公,還要應付活蹦亂跳的兩歲兒子。還沒到冬天,她已瀕臨極限,偶然看到阿魯巴觀光局推出的One Happy Workation辦公度假專案。

位於加勒比海的荷屬小島阿魯巴在觀光局網站上問道:「假如你正在居家辦公,為何不選擇來天堂辦公?」這個問題實在太吸引人了,於是佛蘭珍衝動之下全家搬去阿魯巴。

去年11月他們在阿魯巴租下一間雙臥室小木屋,從此展開異地辦公生活。他們在家中和庭院分別打造了工作區,透過Zoom線上視訊軟體和美國同事開會,但為了保持低調選擇將視訊背景設為模糊。

佛蘭珍表示:「真實背景很明顯看出我們身在熱帶,毫無疑問我正在某個美好的地方。」考量到當時美國疫情嚴重,為了不引來負面批評,她並未四處宣揚自己在阿魯巴辦公度假,但事後許多同事得知都驚呼她實在「太天才了」。

佛蘭珍一家就這樣在阿魯巴住了七周,後來是因為她必須回美國待產才結束這趟意外的旅程。她表示在阿魯巴期間她不但心情愉悅,工作效率也大幅提升,每天上班前還有時間陪兒子在戶外玩耍。

高門檻擋不住旅客來訪

過去一年來居家辦公不再稀奇,「天堂辦公」(Work from Paradise)成了巴貝多、百慕達、安圭拉等加勒比海小島的觀光宣傳主題。這些國家仰賴觀光營收,但在疫情爆發後觀光人潮銳減,突發奇想推出數位遊牧簽證(digital nomad visa),吸引封城封到快發瘋的美國人來趟異地辦公度假之旅。

儘管這類簽證的門檻偏高,申請者往往需要負擔昂貴簽證費還要有足夠財力證明,但依舊吸引不少美國人申請。以阿魯巴為例,去年9月推出這項專案以來一共吸引將近1.4萬名外籍旅客持辦公度假簽證入境。巴貝多在去年6月推出一年辦公度假簽證後,也吸引5千多名外籍旅客入境。百慕達在去年8月推出的類似專案也吸引1千名外籍旅客入境。

百慕達觀光局業務行銷主任楚布勒德(Douglas Trueblood)表示:「辦公度假簽證振興了本地觀光產業。」

度假租屋網站Airbnb在今年5月所做的統計指出,今年第一季總訂房天數當中,有24%是連續住宿28晚以上的長期訂房,比例較去年同期增加將近一倍。Airbnb網站上的用戶評價提及「遠距辦公」關鍵字的次數是去年同期的五倍以上,而搜尋「海島」關鍵字的次數更高達去年同期的16倍。

過去全球上班族總是羨慕自由接案工作者能隨時出國辦公度假,沒想到疫情意外讓上班族也有了這項選擇。

並非大家都能享受天堂

但天堂辦公並非一切完美,尤其是對家中有學齡兒童的父母來說,舉家搬到加勒比海生活數月也可能麻煩不斷。

住在北加州的庫爾(Pascaline Cure)在去年疫情期間轉職科技公司,從此展開居家辦公,不巧她的丈夫在去年失業後也一直待在家,再加上九歲兒子和五歲女兒在家遠距上課,讓她每天心力交瘁,因此當他們發現大溪地國際學校可以正常上課後,便大膽決定全家搬去大溪地。

大溪地是法屬玻里尼西亞群島之一,而庫爾的丈夫恰巧持有美國及法國雙重國籍,因此全家輕鬆踏上大溪地之旅,沒想到麻煩在後頭。

庫爾當初在大溪地租屋時房東宣稱裝了「全大溪地最快的網路」,但實際入住後網路卻常常掛點。她為了配合時差與美國同事視訊開會,必須清晨開車到市區找共同辦公空間上網,不料大溪地市區清晨就開始塞車。

精句選粹
“If you’re working from home, why not try working from paradise instead?”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