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 |新加坡航空一枝獨秀

新加坡航空於疫情期間

積極改善機隊並強化廉航品牌,

進一步拉開與東南亞同業的差距。

在大股東淡馬錫控股(Temasek Holdings)的幫助下,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自疫情以來共募得160億美元,此資金足以確保該公司兩年內不必裁減人力並維持營運,同時擁有充足現金打造現代化機隊,等待日後旅遊需求復甦搶攻市場。

而這與東南亞同業聲請破產與大刀裁員情況形成強烈對比。

新冠疫情爆發危及多家航空公司生存,包括國內市場不大的香港國泰航空與新航在內。這促使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去年打包票保證,政府絕對會「不遺餘力」幫助新航度過難關。

大股東推一把 度難關

星國政府透過旗下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展開全球最大規模的航空公司救援計畫。新加坡航空發行62億新元可轉換債券,便由淡馬錫負責承銷。

航空業智庫亞太航空中心(CAPA)榮譽董事長哈比森(Peter Harbison):「這筆資金可讓新航在不賺錢情況下仍可存活兩、三年。」

在此筆資金的幫助下,新航能夠打造節省燃料花費與維修成本、同時兼顧環境保護目標的現代化機隊。一名銀行家表示:「從這場危機可看出,擁有現金充沛的國家投資者支持是何其重要的事。」

新航與兩大飛機製造商空巴、波音已達成協議,三年內得以延後約40億新元的新飛機支出。但由於疫情爆發前下訂數量過大,新航在新飛機方面仍花費37億新元,今年至少新增19架飛機,其中包括13架寬體飛機。此機隊更新計畫獲得淡馬錫支持。

同業不敵疫情 退出市場

新航擁有滿手現金可靈活運用,令東南亞其他航空公司十分羨慕,畢竟後者獲得的政府奧援有限。

舉例來說,泰航與菲航相繼聲請破產保護,嘉魯達印尼航空(Garuda Indonesia)致力於刪減成本並裁減人手,以求躲過破產命運。這些航空公司被迫縮減飛機數量,而這等於是將部分航線生意拱手讓給新航。

事實上,泰航早在疫情爆發前便不敵廉航競爭、市占率大幅下滑,更因經營不善而連年虧損。馬來西亞航空、菲航與嘉魯達印尼航空處境也十分類似。

新航去年已淘汰舊款飛機並裁減兩成員工,令該公司在裁員方面承受較小壓力。新航執行長吳俊鵬5月時表示,去年裁員過程「令人十分痛苦」,目前並沒有裁減更多人力的打算。

新航除了改善機隊外,更抓緊機會強化廉價航空品牌酷航(Scoot)。在歐洲與北美地區,休閒旅遊需求引領航空業邁向復甦,若此道理在亞洲成立的話,那廉航業務將成為航空公司致勝關鍵。

有別於其他對手因財務問題分心,酷航善用新航提供的資金強化員工訓練,同時投資新軟體以幫助其估算更有利可圖的轉機票價。

酷航執行長威爾遜(Campbell Wilson)表示:「我們的投資項目眾多,當然是為了未來旅遊需求復甦而預作準備。我希望,這些投資日後都能有所回報。」

精句選粹
Singapore Airlines is in a position of dominance among its Southeast Asian rivals as they downsize and restructur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