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 |薩國比特幣草率上路

薩爾瓦多開創全球先例將比特幣列為法定貨幣,

並在7日上路,但人民抱怨政府草率行事,

導致多數人不知如何使用比特幣。

薩爾瓦多首都聖薩爾瓦多的舊庫阿特爾市場(Excuartel)在今年9月裝了一台特殊提款機。這台提款機能將人民存在Chivo電子錢包內的比特幣轉換成美元再提領美元現鈔,但提款機裝設至今卻沒幾個人會用。

在舊庫阿特爾市場經營紀念品店的莫里納(Claudia Molina)表示:「我們不懂比特幣,也不知道這個貨幣的來歷,不懂使用比特幣會帶來好處還是壞處,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莫里納抱怨政府沒有事先宣導人民比特幣相關知識及使用方法,導致多數人不知道如何轉換貨幣使用習慣。

儘管國際貨幣基金(IMF)及世界銀行一再警告比特幣行情波動劇烈又夾帶諸多風險,薩國國會依舊在今年6月通過立法,讓比特幣與美元並列薩國兩大法定貨幣,開創全球首例。

9月7日新法上路前夕,薩國政府在全國架設200台比特幣兌換美元的提款機,並宣稱提款不收手續費,但至今這些提款機乏人問津。路透在舊庫阿特爾市場訪問的18位攤商老闆及路人都表示,政府沒有宣導如何使用這個提款機,因此他們也不打算使用。

薩國政府當初為了推動這項計畫特地支出7,500萬美元,宣稱只要人民在政府推出的Chivo電子錢包開設帳戶,每人能獲贈價值30美元的比特幣。

民眾上街到國會抗議

薩國總統布格磊(Nayib Bukele)表示,政府採用比特幣為法定貨幣除了能吸引外資外,也能讓人民享有更多便捷金融服務,且日後海外人民匯款回國不再需要負擔手續費。

然而,媒體在7月進行的民調顯示薩國有75%的人民對比特幣態度保留,甚至有不少人因不滿政府強行推動立法而發動街頭抗議。聖薩爾瓦多在9月初就出現300人遊行到國會門口抗議,要求廢除新法。抗議人士手舉布條寫著「薩國人民不要比特幣」。

參與抗議的29歲學生赫南德茲(Roxy Hernandez)表示:「比特幣法是政府獨斷政策。」他認為多數人民不想用比特幣,也對政策感到困惑,因為法律規定商家必須接受比特幣付款,但布格磊又表示商家及消費者可自行選擇使用美元或比特幣。

在聖薩爾瓦多以北小鎮務農的瓜達多(Jose Guardado)也表示:「我傾向使用美元,因為我們已經非常熟悉,使用上沒有問題。但我們不懂比特幣,也不知道如何使用。」

布格磊一再強調政府未強制人民使用比特幣。他在8月底再度發布推文表示:「比特幣上路後大家就會發現好處多多,反對派的謊言將不攻自破。假設有人不想用比特幣會怎麼樣?不會怎麼樣。別下載電子錢包,生活照樣過。」

波動大 國家經濟有風險

薩國的比特幣計畫自宣布以來,不僅國內人民不支持,海外反對聲浪也有增無減,主因就是比特幣行情大起大落,令經濟學家質疑規模260億美元的薩國經濟禁不起比特幣市場波動。

薩國央行前任總裁艾席維多(Carlos Acevedo)表示:「比特幣成為法定貨幣將讓薩國搭上雲霄飛車。」比特幣價格動盪不只會影響薩國物價,也會導致稅收不穩定。

2001年薩國將美元列為法定貨幣以來,國內通膨率平均值維持在2%,是拉丁美洲通膨率最低的國家,但經濟學家擔心這樣的優良紀錄將被比特幣破壞。

預算赤字高漲的薩國不僅得仰賴IMF提供金援,主權債信評等還在近日遭到穆迪(Moody’s)降至垃圾等級,日後若發生萬一恐怕更難從國際取得資金救火。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經濟學家韓克(Steve Hanke)表示:「比特幣法注定帶來許多意外的後果,及當初未考量到的成本。」他認為新法能逃過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織(FATF)的監管相當「不可思議」。

韓克表示:「薩爾瓦多最怕的後果就是被FATF盯上。」

精句選粹
“The bitcoin law is something arbitrary by the government.”said Roxy, wearing a t-shirt with a logo that rejects bitcoin.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