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韓國修法嚴管媒體

韓國執政黨提出的《媒體仲裁和損害救濟法》修正案,

引發不論左派、右派,進步、保守,國內、還是國外相關組織、人士普遍的反對,

直指這項修正法案最後可能會演變為絞殺特定媒體的繩索。

在韓國媒體組織、世界新聞協會、國際記者協會,還有韓國律師協會組織、在野政黨,學者、專家,不論左派、右派,進步、保守,國內、還是國外相關組織、人士普遍反對下,韓國執政的民主黨雖然有所讓步、妥協,但仍然決定9月27日在國會中表決《媒體仲裁和損害救濟法》修正案。

《媒體仲裁和損害救濟法》是韓國民主黨提出的法案,民主黨本來想在8月30日的臨時國會最後期限前,以占有60%席次的絕對多數強行通過,結果在社會輿論及野黨強力杯葛下,執政黨暫時妥協,8月31日朝野雙方同意成立協商機構並運作到9月26日,9月27日表決。

這項法案,是文在寅政府媒體改革的其中一環。從2021年2月提出後,每一個過程都受到各界的質疑,特別是媒體的反彈最為強烈。

然而,不管社會上有多大的質疑聲,執政黨以「完成國民賦予我們的責任」、「我們一心所想的只有國民」為由,8月19日在國會「文化體育觀光委員會」全體會議上強行通過了《媒體仲裁和損害救濟法》修正案。(相當於我立法院的委員會初審通過)。

法案定義模糊 內外譴責

「The day the press died.」在修正法案初審通過後,韓國不論內、外齊聲譴責這是低劣的惡法,是「堵住媒體之嘴、矇住國民之眼與耳」的違憲立法暴行。

《媒體仲裁和損害救濟法》顧名思義,是為保障因媒體報導而受害者的法律,然而,在修正法案中,雖然明定是針對「虛假、偽造信息」造成的損害,但是虛假、偽造的定義,卻模糊不清,且舉證責任在媒體,不是告訴人。

修正法案中,還明定受害者有權要求媒體刪除問題報導,更是直接違背了《媒體仲裁和損害救濟法》立法初衷,修正前法案是明定,當事人對報導有異議,媒體得通過修正和發表反論的方式留下紀錄,而不是不留下任何紀錄的直接刪除。修正法案甚至對新聞更正的版面大小、長短與發布時間都做出詳盡的規定

修正法案中,還新增「故意與重大過失推定的條款」,明定不得使用可以令人聯想到當事人視覺資料,誘導人們推測出新結論。而且,舉證責任在媒體,而非告訴人。

修正法案中,也明定對受害者的賠償條款,最高可要求五倍的損失。然而,讓韓國媒體與律師感到不可思議的是賠償金額的計算,不是依據實際造成的損失為基準,而是「控制在相關媒體前一年度銷售額的萬分之一到千分之一之間。」

於是這項標榜「是為了國民利益」而提出的修正法案,不但沒有獲得多數國民的支持,反而導致不論左派、右派,進步、保守,國內還是國外相關組織、人士普遍的反對,更讓韓國媒體人想起了當年軍政獨裁時期對媒體提出「報導指南」,並限制憲法保障的公民言論與出版自由的惡行。

淪政治武器絞殺媒體

韓國各媒體、律師組織更為憂心的是,這項修正法案根本就是把立法當成了政治武器,最後可能會演變為絞殺特定媒體的繩索。

不過,讓韓國媒體更為憤怒的是,當年曾經曾發起《保護記者法》案的總統文在寅,在修正法案的過程中,始終保持著沈默。看在媒體眼裡,文的沈默等同是默許與放任。特別是,文在寅才在不久前在國際記者協會大會上說:「言論自由是民主主義的根基」,聽在媒體的耳裡也就更加諷刺了!

精句選粹
The day the press died.

延伸閱讀